【案例传真】母亲怠于履行抚养义务致幼女饥渴致死构成故意杀人罪(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地方参考性案例中确定的审判规则)

上律指南针教育 2019-01-16 03:45:43

摘自:指导性案例审判规则

【审判规则】  

母亲作为法定抚养义务人,明知年幼的两名女儿在无人抚养照料的情况下会发生死亡的严重后果,仍怠于履行抚养义务,仅提供少量的食物和饮水并将两名幼女置于封闭的住所内,使两名幼女失去自救和他救的可能。而其自身长期沉溺于毒品,以致疏于照顾导致两名幼女因缺少食物和饮水饥渴致死的,该母亲对两名幼女的死亡主观上具有放任的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两名幼女死亡的结果,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关键词】

刑事 故意杀人 抚养义务人 明知 死亡 严重后果 怠于履行 封闭住所 毒品 饥渴致死 间接故意


【法律规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四条 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

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四十九条第一款 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 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审判规则评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从客体上看,本罪侵犯的客体为他人的生命权。从主体上看,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我国刑法分则规定的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一般身份的人,均可构成本罪。从客观上看,行为人必须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包括作为和不作为。其中不作为形式的故意杀人,一般是指负有防止他人死亡结果发生的特定义务人不履行此特定义务而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从主观上看,本罪的行为人须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其中间接故意是指已经预见到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仍然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而过失则是指应当预见危害结果的发生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到危害结果可能发生但轻信能够避免。即间接故意和过失的主要区别在于对危害结果的态度不同,无论何种过失,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都持否定态度,主观上并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而间接故意则是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漠视危害结果的发生。


本案中,乐燕作为李梦雪、李彤的生母,对两名幼女负有法定抚养义务;在李文斌因犯罪被羁押后,乐燕虽无固定工作,但其在社区救助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有一定收入来源,具备抚养能力,应当承担抚养义务。但乐燕却长期疏于照料女儿,怠于履行抚养义务。客观上,乐燕明知李梦雪、李彤完全没有自理能力,长期无人抚养照料会因缺少食物和饮水而死亡,却紧闭门窗,仅留够吃三四天的食物和饮水后,离家长达一个多月,并在外沉溺于吸食毒品和玩乐,不回家履行抚养照料李梦雪、李彤的法定义务,此种不作为导致了李梦雪、李彤的死亡。主观上,乐燕已满二十一周岁,具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其明知长期不回家李梦雪、李彤将可能会发生因缺少食物和饮水而死亡的后果,却未把家门钥匙交予他人,也未委托他人帮忙照顾李梦雪、李彤,即其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李梦雪、李彤死亡的危害后果,却对此持放任态度,漠视李梦雪、李彤死亡结果的发生,主观系间接故意而非过失。综上,乐燕的行为已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乐燕故意杀人案

【权威公布】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2013年十起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检 码】 P0815++180JSNJ++0313D

【罪 名】 故意杀人罪

【审理法院】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3)宁少刑初字第5

【审级程序】 第一审程序

【判决日期】 20130918

【审理法官】 周侃 赫静 黄琼花

【公诉机关】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被 人】 乐燕

【辩 人】 曹骏 张雪梅(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乐燕系非婚生子女,从小由其祖父母抚养长大,十六岁离家并长年吸毒。2011年,乐燕与李文斌同居,并共同抚养两名幼女李梦雪(殁年2岁,生父不详)、李彤(殁年1岁,生父系李文斌)。后李文斌因犯罪被羁押,乐燕作为李梦雪、李彤的生母,独自抚养两个女儿,乐燕虽无固定工作,但因其家庭生活困难,其居住的社区每月均提供一定补助,并已于案发前一次性提供了四千元的困难补助费,亲戚、邻居、朋友亦不时提供帮助。但乐燕长期沉迷毒品,无心照料两个女儿,曾离家数日并将两幼女独自留置家中,导致女儿生病无人照管,后被人发现送医。20134月底,乐燕将李梦雪、李彤独自置于其住所主卧室内,留下约够吃三四天的少量食物和饮水后外出。离家时,乐燕为防止女儿跑出家门,将主卧室窗户的锁扣用布紧缠,并在孩子够不到的位置用尿不湿夹紧门边与门框,使孩子无法拉开。随后一个多月直至案发乐燕从未回家。乐燕离家后将家门钥匙遗落至朋友家,并将索取的救助金用于吸毒玩乐。同年621日,社区民警发现李梦雪、李彤已死于住所内。经鉴定,李梦雪、李彤无机械性损伤和常见毒物中毒致死的依据,不排除其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另外,乐燕系毒品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公诉机关以乐燕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乐燕辩称: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乐燕的辩护人辩称:乐燕自李文斌入狱后独自抚养李梦雪、李彤,履行了抚养义务,且乐燕对李梦雪、李彤的死亡结果主观上是过失,不构成故意杀人;乐燕自幼缺乏父母关爱和良好教育,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应从轻处罚。


【争议焦点】

母亲明知年幼的两名女儿在无人抚养照料的情况下会发生死亡的严重后果,仍怠于履行抚养义务,仅提供少量的食物和饮水并将两名幼女置于封闭的住所内,而行为人自身长期沉溺于毒品,以致疏于照顾两名幼女,使该两名幼女因缺少食物和饮水饥渴致死,该母亲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


【审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乐燕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乐燕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起抗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效力与冲突规避】

参考性案例 有效 参考适用


【审判文书内容】 (如使用请核对审判文书原件内容)

《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乐燕,曾用名刘欢、葛然,女,19911219日生。曾因吸毒于2012227日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行政拘留十二日(不予执行行政拘留)。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6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26日被指定监视居住。

指定辩护人:曹骏,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张雪梅,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宁检诉刑诉[20136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乐燕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8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9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余红、代理检察员李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乐燕及其辩护人曹骏、张雪梅,鉴定人姜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上半年起,被告人乐燕及其男友李文斌共同居住在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503室,二人共同抚养被害人李梦雪(女,殁年2岁)、李彤(又名李梦彤,女,殁年1岁 )。2013227日李文斌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服刑,乐燕作为两个女儿李梦雪、李彤的唯一监护人,独自承担抚养义务,但一直怠于履行抚养义务。

20134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被告人乐燕为被害人李梦雪、李彤预留了少量食物、饮水,将二人置留在家中主卧室内,用布条反复缠裹窗户锁扣并用尿不湿夹紧主卧室房门后,锁上大门离家。此后,乐燕多次从社区领取救助金用于在外吸食毒品、玩乐。其明知二被害人无生活自理能力,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会饥渴致死,但直至同年621日案发未曾回家,致二被害人死在家中。经鉴定,二被害人无机械性损伤和常见毒物中毒致死的依据,不排除其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

201362114时许,公安机关在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宣义路将被告人乐燕抓获归案。

为支持起诉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如下证据:钥匙、锁芯等物证;出生证、儿童预防接种证、入院记录、通话记录、南京市农村现金统一支付凭证等书证;证人王平元、孟奎、董素勤、鲍友海、鲍培等人的证言;被告人乐燕的供述和辩解;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物证检验报告书、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出具的尸体检验意见书、物证检验报告书等鉴定意见;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制作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刑事摄影照片以及视频光盘等视听资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乐燕负有法定抚养义务且有履行能力,明知不履行抚养义务会导致二被害人死亡,仍然采取放任的态度,致使危害后果发生,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乐燕当庭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表异议。

被告人乐燕的辩护人当庭提出,乐燕在李文斌被判刑后履行了母亲的抚养责任,没有一直怠于履行抚养义务;乐燕对两个亲生女儿的死亡结果主观上是过失心态,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乐燕自幼未受到父母的关爱,未接受良好的教育,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希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乐燕系非婚生子女,自幼由其祖父母抚养,十六岁左右离家独自生活。有多年吸毒史,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20111月乐燕育有一女李梦雪(殁年2岁,生父不详)。2011年起乐燕与李文斌同居,20123月育有一女李彤(殁年1岁)。乐燕身为被害人李梦雪、李彤的母亲,在李文斌于2013227日因犯罪被羁押后,依靠社区发放的救助和亲友、邻居的帮扶,独自抚养两个女儿。乐燕因沉溺于毒品,疏于照料女儿,2013417日,因乐燕离家数日,李梦雪由于饥饿独自跑出家门,被社区干部及邻居发现并将两幼女送往医院救治,后乐燕于当日将两女接回。乐燕在其因未尽抚养义务,曾致两幼女因饥病被送医的情况下,仍于20134月底的一天下午,将两幼女独自置于其住所的主卧室内,留下少量食物、饮水,用布条反复缠裹窗户锁扣并用尿不湿夹紧主卧室房门以防止小孩跑出,之后即离家不归。同年53日,乐燕将其随身携带的家门钥匙遗落在朋友家,至案发一直未取回。乐燕离家后曾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索要救助金,领取后即用于在外吸食毒品、玩乐,其明知两幼女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会饥渴致死,直至案发仍未曾回家。2013621日,社区民警至乐燕家探望时,通过锁匠打开房门后发现李梦雪、李彤已死于主卧室内。

经法医鉴定,两被害人无机械性损伤和常见毒物中毒致死的依据,不排除其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

201362114时许,公安机关在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宣义路味之恋汉堡店将被告人乐燕抓获归案。

经司法鉴定,被告人乐燕系精神活性物质(毒品)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当庭出示、宣读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关于被告人乐燕怠于履行抚养义务:

1、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南京市江宁医院住院病历及儿童预防接种证,证实乐燕之女李梦雪、乐燕与李文斌之女李彤,分别出生于2011127日、201233日。

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宁公物鉴(法证)字[2013]130号物证检验报告书,证实案发现场提取的女童1的牙齿DNA与乐燕血样的DNA以上基因座的基因型不排除单亲关系;案发现场提取的女童2的指甲的DNA与乐燕血样的DNA和李文斌血样的DNA以上基因座的基因型符合亲缘关系,似然比为4.09×1011

证人李文斌的证言证实,乐燕于2011127日生下李梦雪,后来其和乐燕的孩子,是201233日在江宁县医院出生,取名李彤。2011年后其和乐燕住在一起,平时孩子都是其和乐燕带,大多时间是其带的,没有别人帮其和乐燕带过孩子。

证人施春香(乐燕的邻居)的证言证实,乐燕与李文斌于2011年搬入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503室,带着两个女儿共同生活。

被告人乐燕供述证实,其在20111月底生下女儿叫李梦雪,2011年后李文斌和其在一起,于2012年初生下一女叫李彤。两个小孩由其和李文斌一起照顾。

以上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身为李梦雪和李彤的母亲,对两幼女有抚养义务。

2、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江苏省龙潭监狱狱政科证明证实,李文斌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期自2013227日起至2013826日止,在江苏省龙潭监狱服刑。

证人李文斌、鲍友海、高子伟(两人均为泉水社区工作人员)、王平元(社区民警)等人的证言证实,乐燕与其男友李文斌自2011年起共同居住在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503室,共同抚养两个女儿李梦雪、李彤。李文斌被羁押后,由乐燕独自在家抚养两个女儿。

证人王光红(李文斌的外婆)、丁春秀(李文斌的祖母)、刘玲(乐燕的母亲)的证言证实,三人均没有李文斌、乐燕家的钥匙,且没有被委托照顾小孩。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李文斌在20132月被判刑后,两个小孩一直由其照顾。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自2013227日起独自承担对李梦雪、李彤的抚养义务。

3、南京市农村现金统一支付凭证证实,为补助李文斌家庭困难,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于20132月共计提取2100元,3月提取300元。2013417日发放4000元,由王平元代领。

证人王平元提供的发放钱款记录及其证言证实,王平元自20133月起代社区为乐燕家发放救助金,累计发放2850元。王为防止乐燕把钱一下子花完,分次自己或委托他人给乐燕钱,自201351日以来,乐燕总共拿了七次钱,分别是51日、8日、13日、29日,61日、8日、19日。619日下午,乐燕到麒麟街道建南警务室找其要钱,其与乐燕通话后,告知乐燕次日到她家中看望小孩后给钱,并让辅警范兴林先给乐燕20元钱。

证人鲍友海、高子伟的证言证实,李文斌服刑后,社区每月给乐燕家生活补助费,20134月一次性给乐燕家4000元困难补助费,由王平元代为分批发放。

证人宋志田、马晶、高玉军、李成家、范兴林的证言证实,按照王平元的安排,20135月初辅警宋志田给过乐燕200元,513日民警马晶给过乐燕250元,521日民警李成家给过乐燕200元,61日民警高玉军给过乐燕100元,619日范兴林给过乐燕20元。

证人孙天明、施春香、杨小凤(三人均为乐燕的邻居)、刘玲、王光红、丁春秀等人的证言证实,亲戚、邻居、朋友平时帮扶乐燕家,刘玲不定期每次给乐燕两、三百元,乐燕从王光红处拿了两次钱,丁春秀、孙天明、施春香、杨小凤等人为乐燕的孩子送过吃的。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无工作,李文斌服刑后社区、民警每月会发放八、九百元的补助金,累计拿到4000多元,5月份之后,曾先后多次找过民警王平元拿钱,其中5月份4次,6月份3次,截至端午节(612日)时,共拿了800元。最后一次在619日下午,其到警务室找王平元要钱,与王平元电话联系后,王提出要第二天到其家看小孩再给钱,先让保安给其20元。另其向李文斌外婆拿过1000多元,其母亲刘玲也曾不定期的给过钱。其从民警处领取的补助费,有1500元左右用于购买冰毒、1500元左右用于购买香烟、1000元用于购买衣服,剩下的钱用于给孩子买吃的、打车、上网等。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案发前虽无固定工作,但每月有一定的收入,有抚养被害人的经济能力。

42013417日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麒麟派出所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证实,2013417日上午827分,有人报警称麒麟泉水新村有小孩迷路,民警到泉水新村了解到该小孩系乐燕家的,因乐燕不管两小孩,致三岁多的大女儿从家中跑出,一岁多的小女儿被关在家中,民警让锁匠打开门后,乐燕家中一片狼藉,后民警与社区及相关部门人员到场处理。

民警王平元2013417日用执法随身录拍摄的视频证实,乐燕家中一片狼藉,乐燕的大女儿躺在泉水新村空地上,小女儿在家中主卧室的床上。

证人谢万琴、申静(二人均为泉水社区工作人员)、谢立琴(乐燕的邻居)、施春香、鲍培(乐燕的邻居)、王平元、鲍友海、高子伟、杨祥(锁匠)、骆玉凤(麒麟卫生院工勤人员)、邵金霞(麒麟卫生院护士)等人的证言证实,2013417日,乐燕的大女儿李梦雪因乐燕不在家,独自打开房门跑到小区里,身上有粪便,睡在草坪上,报警后,民警王平元赶至现场,安排锁匠打开503室的房门,屋内肮脏凌乱,在主卧室的床上发现乐燕的小女儿李彤,其身上也有粪便,随后王平元、谢万琴、鲍培、申静等人将两个女孩送至麒麟卫生院,并对其进行了清洗。护士对两个小女孩检查时发现,小女儿的屁股和外阴处有多处溃烂,两个小孩身体虚弱,显得营养不良,后对其伤口进行处理。

证人时翠英、夏桂琴、郭培翠、高子伟的证言证实,2013417日,因乐燕家实在太脏乱,泉水社区就安排村民帮其打扫卫生,平时社区经常往她家里送米送油,但发现乐燕都不烧饭。村民时翠英、夏桂琴、郭培翠等人到乐燕家打扫卫生时,发现房间里到处都是屎尿,气味难闻。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很少在家做饭,外出的时候会给孩子留面包、牛奶等。李文斌服刑后其经常至董素勤的店里吸食冰毒,一般是将两个孩子喂饱并预留一些食物后离家,隔个两三天时间再回家照顾孩子。因吸毒的原因,头脑变得昏昏沉沉,很难想起回家照顾小孩的事情,离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51日前几天,因其长期未回家,小孩独自从家中跑出并被民警送去医院,看到孩子时发现她们很憔悴,下身有感染,很可怜。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在李文斌被羁押后独自承担抚养义务期间,怠于履行抚养义务,曾致两幼女处于饥饿和不健康状态。

二、关于被告人乐燕最后一次离家后一直未履行抚养义务:

1、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现场勘验笔录证实,现场位于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泉水新村29503室,发现尸体的南侧主卧室内,门呈半开状,门锁脱落,窗户关闭且锁扣呈锁闭状,上捆扎有白布条。

民警王平元的执法随身录录像证实,2013621日,王平元进入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泉水新村29503室,发现主卧室门上夹有白色尿不湿,王平元多次用力后才推开主卧室房门。

证人王平元的证言证实,2013621日上午9点钟左右,其带着协管员范靖去乐燕住处找她,敲门没反应,遂打电话给乐燕,乐燕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其联系锁匠将门打开,后其进门发现主卧室的门关闭,在靠近门锁处的门边与门框之间,夹着一块白色的尿不湿,其先轻推,门推不动,其又用力推了一把,门才被打开。证人杨祥的证言证实,2013621日上午9点,其在民警王平元等人在场的情况下,打开麒麟街道泉水社区11号泉水新村29503室的门。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最后一次离家时给孩子在房间内预留了十几块的肉松面包,十个左右的小面包,半水壶凉开水,放在他们能够得着的地方,这些东西够他们吃三四天左右。离家时,其因怕女儿再次跑出家门出事,把主卧室窗户的锁扣用布缠了起来。因卧室门的锁坏了,其用一块尿不湿夹在了门边与门框之间,这个位置小孩是够不着的,还试着推了一下卧室门,发现推不开,这样小孩从里面应该也拉不开。随后其关闭大门离家。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最后一次离家时仅为孩子预留了少量的饮水和食物,为防止孩子独自跑出家门,用布条将卧室内窗户锁定,并用尿不湿将卧室房门夹紧,使孩子处于封闭的房间内无法外出。

2、被告人乐燕的手机通话记录证实,乐燕20135月起分别与孟奎、董素勤、魏银等多人通话,根据基站位置反映,乐燕短暂去过本市浦口区,至案发其余时间主要在本市江宁区白水桥、麒麟街道等地。

证人孟奎(乐燕的朋友)的证言证实,其在2013425日因盗窃被行政拘留5日,释放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其接到乐燕的电话,后乐燕到孟奎家,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乐燕离开,其发现乐燕将钥匙遗忘在房间床头柜上。隔了几天碰见朋友文哥,听其讲被乐燕的姐夫带人打了。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拘留执行回执证实,因盗窃,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于2013425日对孟奎作出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处罚,执行期限自2013425日至2013430日。

证人董素勤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乐燕多次在其足疗店内吸毒,20134月底5月初的时候,因为毒资以及乐燕的朋友与其男友曹小罗打架等事和乐燕发生过矛盾,其曾经把乐燕骂走,57号左右,乐燕带了一些冰毒到其店里,和其一起吸毒后离开。5月中旬的时候,乐燕也经常到其店里。

证人魏银(从事个体运输)的证言证实,其在20135月中旬曾送乐燕去浦口,因乐燕无钱付车费,将手机押给其。其还送乐燕去过光华门、孝陵卫和汤山的八三医院等地方。

证人吴德喜(乐燕的朋友)的证言证实,201356月期间,其在麒麟镇的宣义路网吧一条街、华联超市、游戏机室等地方多次见到乐燕。

证人陈苗苗、王培树(星河网吧工作人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6月份多次看到乐燕到麒麟镇星河网吧上网,乐燕一般晚上过来,多次在网吧睡觉。

证人贺腊红(秦虹旅社工作人员)、慈天霞(泉源旅社工作人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乐燕在6月份有2次到麒麟镇秦虹旅社,在56月在麒麟镇泉源旅社各住宿一次。并证实乐燕经常白天在麒麟镇大街上闲逛。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最后一次离家后,先至董素勤足疗店,两三天后到浦口。从浦口回来后,因和董素勤吵架,离开董的足疗店,后其朋友与董素勤的老公打架。离开足疗店后,其经常在星河网吧上网、和他人一起吸毒。其白天基本在游戏机房,晚上住网吧或者找人吸毒。从最后一次离家到案发,其未回过家。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最后一次离家后主要在江宁区麒麟街道附近吸毒、上网、玩游戏机,并在态和足疗店、网吧、旅馆等处留宿,直至621日案发,没有回家照顾小孩。

3、物证钥匙、门锁及证据调取清单、辨认笔录证实,2013621日公安机关从孟奎处调取钥匙三把,经被告人乐燕辨认为其家门钥匙。

侦查实验笔录证实,通过实际使用,确定从孟奎处调取的三把钥匙均能插入泉水新村乐燕家的锁芯,且均能转动。

现场勘验笔录证实,乐燕家门锁及门完好无撬痕,虽在门框边发现有一缺口,但并未与锁舌、锁洞处相连,排除撬锁进入的情况。

证人缪军(锁匠)的证言证实,20133月其为乐燕换锁,一个月后曾上门为乐燕开门,两次乐均未给钱,此后未再去过乐燕家。

证人孟奎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乐燕打电话跟其说钥匙丢在其家,其回去之后看见有一串三把钥匙放在楼上房间床头柜上。55日,其让乐燕来拿钥匙,之后其和乐燕还通过几次电话,其问她钥匙什么时候来拿,她总说过几天来拿,但直至案发乐燕未找他取回钥匙。

证人施春香(住麒麟街道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404室)的证言证实,20134月乐燕家大女儿跑出来那件事之后,其让乐燕把钥匙留给她,以便其帮忙给乐燕的小孩喂食,几天后乐燕回家时,把钥匙还给了乐燕。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最后一次离家后没有撬过家门门锁,将钥匙丢在孟奎家后,曾经和孟奎联系过去拿钥匙,但一直未去拿,因为欠了锁匠不少钱,也不好再找他开门,更不敢去找派出所,怕再被民警说其长期不回家。其在从麒麟医院接回小孩后曾将一把钥匙交给404室的阿姨请其帮忙喂孩子,几天后其把该钥匙要回去了。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最后一次离家后,于5月初把家门钥匙丢在孟奎家,案发前一直没有取回钥匙,且没有通过找锁匠、报警等其他方式开门回家。

4、证人王来红(泉水新村24幢地下室小卖部店主)的证言证实,乐燕4月份到社区小卖部买过一箱旺仔牛奶,一根棒棒糖和一包香烟,5月份没有来买过东西。

证人郗奎(泉水新村19幢地下室小卖部店主)的证言证实,乐燕最后一次到其店里买东西是在乐燕女儿跑出来的前后两三天左右,5月份乐燕未到其店里买过东西。

证人钱平平(泉水社区澳盈面包店店主)的证言证实,乐燕在4月底前到其店里买过面包,5月份没有到其店里买过东西。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在20135月份后没有在泉水社区附近的面包店、小卖部买过食品。

三、关于致被害人死亡的危害结果:

1、证人王平元的证言证实,2013621日,其找锁匠打开乐燕家房门,进门后看到两个小孩的尸体,随即报案。

证人范靖的证言证实,2013621日上午,其和王平元去乐燕家,联系锁匠开门后发现孩子已死亡。

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具的发破案经过证实,20136219时许,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麒麟派出所接到王平元电话报告称:麒麟街道泉水新村29幢二单元503室发现两具幼儿尸体,怀疑是乐燕两个幼儿已经死亡。后麒麟派出所民警对现场进行勘验检查。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麒麟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侦查人员通过现场走访周围邻居及社区工作人员,得知两幼儿的母亲乐燕已一个多月未回家,且乐燕此前曾连续多日不回家导致两幼儿在家无人照顾。侦查人员认为乐燕具有未尽监护人抚养义务而导致其两幼儿饥渴致死的重大嫌疑,遂决定对犯罪嫌疑人乐燕实施抓捕。当日下午14时许,麒麟派出所民警李珉、朱君携带乐燕照片寻找乐燕时,在麒麟街道宣义路“味之恋”汉堡店内发现乐燕,遂将乐燕带回接受调查。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本案案发以及被告人乐燕到案的经过。

2、刑事摄影照片、现场勘验笔录证实,麒麟街道泉水社区11号泉水新村29503室南侧主卧室内的床和衣橱之间有一床棉花胎,上有一具尸体;靠西墙的电水壶下方有一具尸体。

证人张飙(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主任)、李梅(南京市儿童医院医生)、毛春婷(南京市儿童医院副主任医师、儿科学博士)证言证实,根据基础医学知识和临床经验,因儿童处于生长发育的高峰,新陈代谢率高,对水的需求量高于成人,需补充足够的水分和能量。在无食物和饮水的情况下,三岁左右儿童经2-3天死亡。但具体条件不同,生存天数存在变化,具体到本案,综合环境和两名幼儿的情况,考虑在全饥饿条件下存活大约3天至1周,在有水摄入的情况下,生存时间会更长一些。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检验时间为2013621日的宁公江刑物鉴(验)字[2013]59号、宁公江刑物鉴(验)字〔201360号尸体检验意见书、宁公物鉴(化)字[2013]1572号物证检验报告书证实,12号幼儿年龄分别为2.51.5岁左右,其死亡时间距检验时为2周以上,无骨折,毒物检验未检见常见有毒成分,无机械性损伤和常见毒物致死的依据,分析认为不排除该幼儿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

鉴定人姜鹏对检验意见书的说明证实,根据尸体的位置及其呈现的相关特征,分析认为被害人因缺少饮水、食物而饥渴致死。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害人李梦雪、李彤的死亡原因是缺少饮水和食物。

四、关于被告人乐燕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放任心理态度:

1、现场勘验笔录证实,被害人所在的南侧主卧室内,共计有28个小“三辉麦风”包装袋,其中房内地面上有17个,席梦思床下有11个;另有一个“三辉麦风法式香奶面包”大包装袋,一个“沛鑫小馒头”小包装袋,一个“法式风味食品”袋,以及两个红色空的“双汇台式烤香肠”小包装袋。电视柜旁有一个标刻“最小0.7L最大1.5L”字样的电水壶。衣柜与床头柜之间有一个带黄色卡通图案的圆柱形塑料空杯子,直径8.5cm,高10cm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麒麟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案发现场主卧室内发现的有卡通图案的圆柱体水杯,经测量水杯直径为8.5厘米,高10厘米,测算出水杯容积为567毫升。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最后一次离家时给孩子预留的食物和饮水够他们吃四、五天左右,没有把钥匙给过其他人,也没有委托他人帮忙照顾孩子。其知道长时间不回家,小孩会饿死,并认为这是常识。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被告人乐燕最后一次离家后预留食物和饮水仅够两小孩生存四、五天,其知道长时间不回家,小孩会饿死。

2、证人王平元的证言及其提供的发放钱款的记录证实,平时每隔一个礼拜左右,乐燕会和其电话联系或者直接到派出所、警务室来,找其拿钱,乐燕每次来其都问小孩的情况,她都讲小孩很好。

证人魏银的证言证实,20135月中旬一天晚上其曾送乐燕去过浦口,因乐燕无钱付车费,将手机抵给其,过了几天,其在麒麟网吧碰到乐燕,问其是否要手机,乐燕掏出几十块钱说是要买东西给娃娃吃的,其就未拿乐燕的钱。

证人王光红的证言证实,20136月的一天,乐燕坐马自达找其要了一百块钱,其问两个娃娃怎么样了,乐燕回答说很好。

证人孟奎的证言证实,201355日以后,乐燕和其通过几次电话,其问乐燕什么时候来拿钥匙,乐燕说过几天来拿,但一直未拿。

证人董素勤的证言证实,2013578号左右,乐燕到其店里说没钱了,其给了乐燕400元钱让其买吃的给小孩送去。半小时后乐燕回来说找人看过孩子,孩子很好。

证人魏有松(味之恋汉堡店店主)的证言证实,201361日晚,乐燕在其家弄门时压到其侄女的手,其责怪乐燕,乐燕说,其也有两个女儿。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最后一次离家之后,几乎天天在外面吸毒,打游戏机,虽然不吸毒的时候会想起孩子,也知道长时间不回家小孩会饿死,但是毒品和游戏机的诱惑太大,其根本顾不上照顾小孩。其在5月份多次找王平元拿钱,王曾问小孩的情况,其都谎称小孩很好。董素勤也曾经问过她孩子的情况。孟奎的朋友与董素勤男朋友打架后20天左右,其打电话给孟奎要钥匙,谎称孩子在医院等着抢救,其意识到有二十几天未回家看小孩了,当时想回去看孩子,但因为要与朋友到浦口吸毒,就未回家。其在离家一个月左右时找李文斌的外婆王光红要钱,李的外婆问两个小孩状况,其谎称小孩很好。2013年儿童节那天,其在魏有松店里玩,看到魏的侄女后,想起自己的小女儿,其当时哭了,因其猜到其孩子已经死亡。

以上一组证据证实,被告人乐燕在离家后被人问起孩子的情况,也多次想起小孩,主观上意识到应回家照顾小孩,但是在毒品和游戏机的诱惑下最终未回家。

3、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提供的地图2份,证实乐燕家至其最后一次离家后常去地点的直线距离,距态和足疗店3.4公里、距星河网吧、秦虹旅社、味之恋汉堡店4.3公里、距孟奎家6.7公里。

以上证据证实,乐燕明知两幼女在家长时间无人照料会发生饥渴致死的危害结果,但沉迷于吸毒和游玩,即使其离家很近却未回家照料其女儿,主观上具有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故意。

五、关于被告人乐燕的主体身份和刑事责任能力:

1、刘玲提供的原江宁县禄口乡卫生院的出生证明证实,乐燕出生证上名叫刘欢,生于19911219日。

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日期为20091016日的物证鉴定书证实,因乐燕违反社会治安管理规定,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对乐燕的骨龄进行鉴定,当时乐燕的骨龄超过17岁骨龄标准,未达(接近)18岁骨龄标准。

证人刘玲的证言证实,其于19911219日在江宁县禄口乡卫生院生下乐燕,乐燕的父亲叫乐健,乐燕随母亲姓刘,在出生证上登记的名字是刘欢。乐燕小时候由其爷爷奶奶抚养。

证人乐健(乐燕的父亲)的证言证实,1991年其和刘玲在一起后刘玲怀孕,后与刘玲断了联系。当小孩五岁的时候,刘玲把小孩送到其家里,之后小孩一直由其父母抚养,为小孩取名乐燕,小名叫小燕子。乐燕于四、五年前离家出走。

被告人乐燕的供述证实,其自幼与爷爷、奶奶共同生活,1516岁离家在外独自生活,2011年与李文斌相识并一起生活。

以上一组证据证实被告人乐燕的自然情况,乐燕在案发时已年满二十一周岁。

2、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宁脑司鉴所[2013]精鉴字第36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201374日,南京脑科医院对乐燕作精神鉴定,乐燕系精神活性物质(毒品)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出具的宁公江(麒)刑决字[2012]228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因乐燕在家中吸食冰毒,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于2012227日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不予执行行政拘留的行政处罚。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宁江公物鉴(化)字[2013]128号物证检验报告书,证实乐燕2013621日到案后的尿样呈甲基安非他明阳性。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刑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南京市第一医院门诊病历、报告单、诊断书证明,在办理本案过程中,侦查人员于2013624日带乐燕在南京市第一医院进行体检,经检查发现乐燕已怀孕。

以上一组证据共同证实,乐燕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系吸毒所致精神障碍,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案发时已怀孕。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客观真实,证据之间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乐燕身为被害人李梦雪、李彤的生母,对被害人负有法定的抚养义务。乐燕明知两年幼的被害人无人抚养照料,其不尽抚养义务必将会导致两被害人因缺少食物和饮水而死亡,但却仍然将两被害人置于封闭房间内,仅留少量食物和饮水,离家长达一个多月,不回家抚养照料两被害人,在外沉溺于吸食毒品、打游戏机和上网,从而导致两被害人因无人照料饥渴而死。乐燕主观上具有放任被害人死亡的间接故意,客观上造成两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因此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乐燕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被告人乐燕的辩护人提出的,乐燕在李文斌被判刑后履行了母亲的抚养责任,没有一直怠于履行抚养义务的辩护意见,经查,在乐燕的男友李文斌因犯罪被羁押后,乐燕独自承担对李梦雪、李彤的抚养义务,其虽无固定工作,但在社区的救济和亲友的帮扶下,有一定收入,其虽因家庭原因未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其本人身体健康,也具备独立承担抚养义务的条件。在此情况下,乐燕未尽到母亲的责任,疏于对两幼女的照顾,不能给孩子提供整洁、适宜儿童生长的生活环境,甚至为满足自己吸毒、游玩的不良嗜好,经常离家,无法保障两幼女饮食、卫生、健康的基本生存需求,以致曾在2013417日发生两幼女因饥饿和疾病被送医的情况,因此,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乐燕的辩护人提出乐燕对两个亲生女儿的死亡结果主观上是过失心态,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辩护意见,经查,乐燕在最后一次离家前,仅为两幼女预留少量食物和饮水,并封闭门窗,使两幼女丧失自救和获得其他救助的可能。乐燕作为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刑事责任能力,其本人也供认明知两幼女处在封闭空间,缺少食物和饮水,长时间无人照料会饥渴致死,且在其离家外出期间,虽然和王平元、董素勤、魏银、王光红等多人接触并被询问到女儿的情况,但仍沉迷于吸毒和游戏,离家后长达一个多月,直至案发也未归家照料女儿,以至于发生两幼女死亡的严重后果。上述事实足以证明乐燕主观上对危害后果的发生有明确认识,并放任此结果发生,因此,本院认为,被告人乐燕主观上具有放任危害后果发生的故意,故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乐燕的辩护人提出的,乐燕自幼未受到父母的关爱,未接受良好的教育,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希法庭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乐燕系非婚生子女,自幼主要由其祖父母抚养,未接受应有的学校教育,十六岁左右即离家独自生活。本院认为,抚育未成年子女不但是人类社会得以繁衍发展所必须遵循的最基本的人伦准则,更是每一位父母应尽的法定义务与责任,个人的文化、受教育程度、经济条件乃至境遇的不同,均不能成为逃避义务的理由。固然乐燕的成长经历值得同情,但不能成为其不负责任、违背人伦、漠视生命的借口,也不能成为对其从轻处罚的理由。关于乐燕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将在对其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

综上,被告人乐燕在负有抚养义务、具备抚养能力的情况下,不履行抚养义务,造成两被害人死亡,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鉴于被告人乐燕审判时系怀孕的妇女,且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乐燕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