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时代,我们快乐,但不幸福

广油学生会 2020-04-28 04:30:29



有人说 这个时代的人疲于奔波

有人说 这个时代的人乐于享受

其实 躁动时代

我们快乐

但不幸福




幸福是什么模样


那个天真稚嫩的孩子手里握的风筝,飞得很高很高,不被俗世束缚,不在乎到何处归栖,也许,它就是幸福的吧。



我记得龙应台就曾经写下她对所谓“幸福”的理解,让校会君深有感触的是,她笔下的幸福是那么极其迷人而又令人向往的。


龙应台说,幸福就是,寻常的人儿依旧。在晚餐的灯下,一样的人坐在一样的位子上,讲一样的话题。年少的仍旧叽叽喳喳谈自己的学校,年老的仍旧唠唠叨叨谈自己的假牙。厨房里一样传来煎鱼的香味,客厅里一样响着聒噪的电视新闻。


幸福就是,头发白了、背已驼了、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回头叫你起床。



幸福就是,平常没空见面的人,一接到你午夜仓皇的电话,什么都不问,人已经出现在你的门口,带来一个手电筒。


幸福就是,在长途巴士站的长凳上,一个婴儿抱着母亲丰满的乳房用力吸吮,眼睛闭着,睫毛长长地翘起。


黑沈沈的海上,满缀着灯火的船缓缓行驶,灯火的倒影随着水光荡漾。十五岁的少年正在长高,脸庞的棱角分明,眼睛晶亮地追问你世界从哪里开始。两个老人坐在水池边依偎着看金鱼,手牵着手。


春天的木棉开出第一朵迫不及待的红花,清晨四点小鸟忍不住开始喧闹,一只鹅在薄冰上滑倒,冬天的阳光照在你微微仰起的脸上。



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来了,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


是啊,这么多的幸福的事,目前为止,你有真真正正经历过几件呢?




躁动时代



知道一个人的旅行很艰难,但还是要撞到头破血流,那些苦楚从不向外人透露。以为自己脸上有笑脸就可以自欺欺人,其实不然,躁动时代,我们并不幸福。一群人的狂欢,往往都会是一个人的孤单。


许知远的文字总是令我印象深刻:我们的生活就像网页上永远没有穷尽的链接一样,从这一点到一点,我们无法把精力集中在任何一点上,而青春与才情就消耗在这没完没了的跳跃过程中。我们的周围是如此的喧嚣,我们的偶像是互联网世界风起云涌的惊世富豪们,而后现代主义者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由偶然造成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失去了让自己静谧的能力。我们必须不断把自己置身于吵闹声中,不管这种吵闹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感到安全。



因为没有静谧,我们诠然也就失去了获得激情的环境。激情是在全部身心的力量,选择狭窄的突破点,才可能实现的。而我们的肉体与心灵上带有了太多的接触点,有了太多的兴奋带,所以,我们最终丧失了激情的可能。我们可能是快乐的,但这种快乐可能也永远是不痛不痒的。


所以,我们快乐,却不幸福。幸福需要的是一种心灵的力量,它让你如此地专注你的兴趣,它可能是爱情,可能是理想,甚至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玩具。于是,在这个时代里,我们最终沦为了浮士德。在我们年轻的身体中,充满了各种知识与技能,却唯独没有了灵魂。所以,我们的身体虽然丰满,却没有脊梁来支撑。


“在这个躁动的时代,能躲进静谧的激情深处的人确实的幸福的。”这个时代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很忙,忙着上课、上班、应酬、活动,但,翻开你去年今日的照片,你拍了一堆又一堆,又可否细细欣赏过呢?我们静不下心来,就是弊病所在。


别让生活的忙碌压得你喘不过气,也静不下心来,一个人,一个休闲的午后,静坐,品茶,任它马路边是喧嚣,人群是拥挤……




光阴有限 何必奔忙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每每读史铁生,校会君总能感受到他那种大无畏和沉稳淡定。其实,生命是一个倒计时的过程,我们追求的永远都不是追赶,不是阻止它溜走,而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地来拓展生命的宽度和深度。


这种洒脱和自由在沈复的文章中我们可以领略: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


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看那秋风金谷,夜月乌江,阿房宫冷,铜雀台荒。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机关渗透,万虑皆忘。



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缰,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

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傍,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


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



幸福 其实离你很近

当生活得累了

记得

静下心来稍作调整

再继续出发


     


-END-





图片来源/网络

排版/校学生会宣传部 陈依媛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