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生存游戏》·第1章,皇帝的两把刷子

历史博弈 2020-03-03 21:24:23

 

      公元178年,是东汉的光和元年,皇朝第十一任领导人汉灵帝刘宏,顺利执政的第十一年。国家也算安定和太平,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一年,除去大型文化工程“鸿都大学”隆重落成外,都索然无味。不过,国家狗仔队(稗官),音乐采风队(乐府)却欣喜的发现一些奇闻异事,比如这年正月,国家智库办公大楼(侍中寺)饲养的母鸡,变成了公鸡。温德殿里突然冒出龙形的黑烟,玉堂宫出现了彩虹,这种全民娱乐的大事,就连古板老头司马光也忍不住在《资治通鉴》中记下一笔。


        这些宫廷秘闻,自然逃不过“言官”和清流派楷模们的如炬目光。从古到今的言官,似乎脑袋中都被植入了一套共同的代码,对待看不惯的恶势力、坏分子,有机会要弹劾,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弹劾。灵帝自然是明白这里面的道理的,干脆先下手为强,放开舆论管制,化被动为主动。

        特级言官蔡邕,果然打响了第一炮。用他天才般的思维,巧妙的将母鸡变公鸡,这种生物学未解之谜,联系到了皇家服务员,皇帝贴身秘书们(宦官)头上。宦官们虽然身残,但不脑残,对这种躺着中枪的事,自然恨得咬牙切齿。灵帝面对蔡楷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口才,着实怕了。内心无比纠结,要论讲道理,是说不过的。但做为读过书的皇帝,对待臭老九还是要表现尊重的,内心里厌恶和鄙视是要收起来的,敷衍是必须的,首先必然表示赞同,其次对坏分子深恶痛绝,最后对楷模大加表彰!楷模们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唱着小曲,屁颠屁颠的回家。

         宦官们,身残志坚,眼里容不得沙子。他们对异己份子,当然毫不犹豫的打击,坚决剿灭,不会对职业高低区别对待。自然,蔡楷模是要遭到打击报复。然而对于皇帝来说,谁敢动朕的奶酪,谁就是大大的坏人。宦官和清流互相厮打,两败俱伤,与我何干呢?权术是一种烧脑子的游戏,显然不适合汉灵帝这种娱乐型选手,迟早要栽跟头,不但摔坏了自己,还要摔掉祖宗基业。

        对普通百姓来说,皇帝是高高在上神,有使不完的钱,娶不完的老婆,穿不完的衣服,住不完的房子。馒头,吃一个,丢一个。房子住一间,烧一间。对生活各种满意度统统排第一!

        对于身在其上的真龙天子们而言,帝位却是极度危险,别无选择的职业。今天身居高位,明天或许就被伊尹和霍光拉下马。而身边的女人,都在成为“吕太后”的路上。万口赞誉的外公,或许就是另一个“王莽”,也许一句怨言,就召来揣着“烧饼”的舅舅!

        每当夜深人静,推开何皇后的灵帝,陷入深深的恐惧,对朝廷中如黑暗旋涡的权力斗争的深深恐惧。抚着何皇后雪白的背肤自言自语“朕本是权力边缘的小人物,当年的河间国呵!风景还是依旧么?朕何尝不想做一个好皇帝,记得进宫的第一年么?太傅陈藩、大将军窦武被宦官杀害,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堆满了洛阳的菜市场!让朕接连数日的噩梦!十常侍,这十个该死的奴才,才是这深宫之中,懂得我孤独和寂寞的人啊!大臣们咄咄逼人,无休无止的党争,深深让我感觉厌恶!只有逃避、逃避和沉湎酒色,一万年都过这种日子,才能让朕从内心深处获得解脱!”
     
        建宁元年,汉桓帝殡天,没有子嗣!窦国丈和女儿窦太后从边远山区,选出了新皇帝刘宏。窦皇后就成了窦太后,朝廷就成了窦家的朝廷。这一势力集团,专业术语叫外戚,也就是通过裙带关系,获得高官厚禄的一群皇亲国戚。东汉传统观念里,外戚自然是要掌握军权的,窦外公自然就成为了大将军!

        那么外戚是如何炼成的呢?光有个漂亮的女儿是不够的,被皇帝宠幸的几率还是很渺茫。生在东汉,如果不是窦、梁、阴等几家豪强大族的千金闺秀,就算成了外戚,也是低级外戚,到顶成了混吃等死角儿!光武皇帝陛下,就是通过联姻,摆平各个地方的扛把子,最终成为全国总扛把子。这种先天缺陷,让外戚和宦官成为在东汉舞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腕!皇帝年幼的时候,外戚横着走。等小皇帝长大了,就训练打手宦官,将外戚揍得满地找牙!当然外戚和宦官,自己是掰不倒对方的,还需要官僚集团的介入。

        朝廷中还有一股势力,当时人称清流。这些人来自士族豪强的儒生,属于国家高级知识分子,是官僚中的实权人物。太傅陈藩便是当时颇有代表的中坚力量。“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就来自他。这位名重天下的读书人,自然成为天下清流瞩目的代表。这一年他已七十余岁,可谓高寿。读书人都有一股倔脾气,坚持的事,哪怕粉身碎骨,家破人亡,都要拼一把!

         外戚和清流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对付共同的敌人宦官!触犯了皇家大忌,自然成为最大的输家!皇室一举消除外戚,和削弱了清流,成为最大获益者。这也是窦太后,举棋不定的本质原因。
 
        对于帝王而言,外戚是亲家,宦官是家奴,都掀不起大浪。而真正可怕的是官僚集团和地方豪强,对于整个皇族而言,地方豪杰才是最可怕的力量。任由它们茁壮成长,将成为危及自己权力的定时炸弹。所以外戚和宦官就成了帝王对付官僚的两把刷子。外戚和宦官的本质是依附于皇权而存在的。这也就回到了开头,清流集团主动对宦官势力发起进攻,最终宦官们安然无恙,而蔡楷模最终被撤销职务,发配管制的根本原因。

         东汉的外戚对宦官最后一次反击,发生在公元189年,中平六年,草根出生的何进,很荣幸成为皇帝的大舅哥,在侄子少帝即位后,顺利成为大将军。贸然对宦官发起进攻,结果被杀。从此以后,外戚势力彻底的退出东汉的历史舞台,成为历史名词!缺少了外戚的皇帝,就好比一位跛子,步伐自然踉跄难行。

        外戚彻底消亡后,紧接着就是对宦官的毁灭性打击。何进刚死,“绍复令军士分头来杀十常侍家属,不分大小,尽皆诛绝,多有无须者误被杀死。”宦官势力,彻底从东汉舞台上清除。外戚和宦官,皇帝的左右两把刷子,都被斩断,东汉王朝便名不副实。从此,地方豪强和官僚集团登上舞台,三国大幕至此正式开启。

         三国演义是一部电影的话,那么陈藩、窦武就是片头序幕。罗贯中从这一段入手开启三国史诗,是有大手笔和大见识的。不过他认为汉朝灭亡是因为宦官专横导致,这不过是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无奈妥协!

      桓帝禁锢善类,这是一行无比苍白的行文,几乎可以略过。在《三国志通俗演义》就连这一行字都存在!而恰恰导致东汉覆灭的本质原因,正是这些善类!这一类人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力量。整部三国以及其后的历史,无不直接或间接由这群人推动!这些人才是正真的脊梁,他们有陈藩、窦武、李膺、郑玄、卢植、范滂等人,一个个都是闪着二十四K金光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