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家园:心系延长油田的中科院院士李德生(侯小龙采访)

油田清风哨 2021-08-04 08:55:47


心系延长油田的中科院院士李德生


陕北这片厚重的黄土地,总是以大度的胸怀包容着所有的来访者和栖息者,延长油田作为中国大陆石油工业的发祥地吸引和培育着数代前仆后继的石油人。这片黄土大塬绽放革命根据地的光芒,地下的“黑金”油流则让陕北脱贫致富,聚焦世人的目光。石油地质学家李德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来到这里从事艰辛的地质勘探工作,为石油兴国之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这里也留下了他魂牵梦萦的故土情、故乡梦。

1在艰苦的陕北为国贡献


李德生,上海人,原籍江苏苏州。1945年7月从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地质系毕业后去甘肃油矿局玉门油田地质室任实习员、工务员。1946年他调任上海中国石油总公司勘探室任助理地质师。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中国石油总公司迁往北京,改组成立燃料工业部石油管理总局。

1949年,延长石油厂的干部职工在新中国成立的喜悦中,发扬“埋头苦干”精神,迅速恢复多年战争的创伤,积极发展石油生产,原油产量从1948年的158吨直接跃升到820吨。毛主席和党中央高度重视石油工业的发展,1950年4月,燃料工业部在北京召开第一次全国石油工作会议,陈郁部长在会上作“中国石油工业的方针和任务”专题报告,决定在陕北进行重点石油勘探的任务。6月在西安成立西北石油管理局陕北石油勘探大队,由副局长张俊兼任大队长,组成7个地质队和两个重力队,前往陕北地区开展野外勘探工作。从玉门、兰州、四川、上海等石油单位抽调勘探队人员集中开展工作。李德生于此时从上海中国石油总公司勘探室调往陕北石油勘探大队,担任第二地质队队长。同队还有沈乃箐、包茨、宋四山、王方、富堂兴和测量员陆绳祖等,在陕北中部黄河以西,绥德以南,黄龙、宜君以北,子午岭旬邑以东地区进行1:50000石油地质详查工作。

李德生从西安带领第二地质队工作人员到达延长油矿时,首先感到能为革命老区工作而兴奋,但黄土高原的奇特地貌不同于以往其它工作过的地区,二、三百米厚的第四纪黄土覆盖在整个详查工作地区,只有在河谷和两侧小沟,才能观察到中生界的地质露头。他们只能入乡随俗,雇了一个毛驴队作为交通工具,每天计划好工作路线,用“地质点”工作法大约每一公里定一个点。毛驴队则由驴夫和厨工驮着粮菜和工具、办公桌、绘图用具等物品,向约定的村庄赶去,租个窑洞安锅立灶,准备晚上的伙食。而李德生他们则背着工具徒步沿着延河及各条山沟,在地质露头好的地点定为“地质点”,在每个地质点的岩层上仔细寻找油苗从节理渗出的痕迹,用罗盘确定节理的方向、倾角和走向,用皮尺丈量地层厚度,观察记录露头岩性,用榔头采集各个区域的不同砂样和化石标本。中午简单吃点随身携带的干粮,困了就找个干净点的石头休息一会。有几次在老乡的西瓜棚前午休,他们花一块多钱就买到一堆西瓜吃。秋天在老乡家枣树下乘凉,老乡让随便摘熟了的红枣吃。他们一天能完成二、三十个地质点,在延河及北侧支沟发现了青化砭构造;从张家滩一直工作到志丹县;清涧川及两侧支沟的工作,从延川县工作到瓦窑堡及安定,证实了永坪构造;洛河及两侧支沟的工作从富县一直工作到永宁镇;葫芦河及两侧支沟的工作从直罗镇一直工作到陕甘交界的子午岭。宜川的工作从壶口一直观察到南泥湾;黄龙县观察关山油苗;宜君县观测四郎庙构造。在焦家坪煤矿发现煤成油。沿马栏河观测到旬邑县。最后还东渡黄河,到韩城,勘察古生界至太古界地层剖面。地质队详细记录地质剖面和岩芯性质,晚上回到住宿的窑洞在煤油灯下绘制成区域地质图。工作中最让他们发愁的是遇到延河发洪水就不能按时到达预定的地点,生活用品都已被雇来驮运的老乡带走,只得临时找地方住宿。晚上跳蚤咬得无法入睡,浑身被咬的连片发痒,连续几天都痒的难受。陕北秋季阴雨连绵,有时四五天都过不了河,只能自己动手做饭。

春去秋来,李德生和他的地质勘探人员在野外普查半年后回到西安纸坊巷陕北石油勘探大队部整理资料,他根据区域详查资料编写“陕北地区南北地层对比报告”,提出两个新观点:一是侏罗系延安组与三叠系延长组之间为一侵蚀面,延安组下部为充填式河流相沉积层,最下部一层充填式砂砾岩层另命名为富县层,厚度0-100m。二是宜君、焦家坪煤矿侏罗系衣食村煤系中的含煤层普遍含油,具有煤成油的特征。

1951年4月,李德生再次率第六地质队从西安出发去陕北工作,任务是细测永坪构造,制图比例尺为1:10000。全区黄土覆盖多,露头少,在永坪川两侧16条小沟内,下侏罗统瓦窑堡煤系地层中层间滑动产生的小褶皱,从瓦窑堡系底部厚砂岩为标准层测出该构造有60m的闭合度。还从永坪—延川—延水关—黄河边测量上三叠统延长组634米地层剖面,提出钻探永坪构造10个详探井位,井深120-400m,目的层为长2油层。11月回到西安,向西北石油管理局局长康世恩及副局长兼陕北石油勘探大队长张俊汇报了工作。

1952年4月,李德生、曹润伍、张文昭等再次率队前往陕北细测青化砭构造,制图比例尺为1:10000,地面出露瓦窑堡煤系。由于全区黄土覆盖厚,大量采用槽探挖开地层剖面,以薄层炭质泥岩和薄煤层为标准层,用地质点工作法完成构造制图工作。证实青化砭为一西倾单斜上的平台带,含局部圈闭。设计探井井深200-400米,以长2砂岩为目的层。9月回到西安总结野外工作。

1952年10月,石油管理总局在北京举办地质地球物理学习班,李德生接到通知到京参加学习。全班学员来自全国各油气田和探区共约六、七十人。主要是总结工作经验,推广前苏联地质点工作方法,同时聘请国内地学专家为学员讲课。12月学习班结束。

1953年元月,康世恩被任命为石油管理总局局长,撤销西北石油管理局,在西安分别成立石油地质局和石油钻井局,张俊任地质局局长,张文彬任钻井局局长。陕北石油勘探大队撤销,李德生被调任延长油矿主任地质师兼地质室主任,专职搞采油地质工作。地质室副主任由支部书记许明兼任。地质室主要技术人员有曹润伍、刘启发、王学飞、胡克杰、张文昭等。地质室归延长油矿矿长柏映群、党委书记只金耀领导。由于油矿工作比野外勘探工作稳定些,李德生申请将家属从上海调来延长,得到批准后,由总局给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发商调函办理调动手续。李德生的爱人朱琪昌带着4岁的女儿李允晨从上海到北京,再由北京到延长油矿分配到人事科工作,配给位于西坪的一眼黄土窑洞为家。于1946年中央大学外文系毕业的朱琪昌到职后为油矿技术干部办了两期俄文速成班,每期4个月。

地质室成立后,首先研究1907年以来已完钻141口油井的资料,其中顿钻打的78口井,出现17口旺油井及5口中等产量井,平均井深150米,产油层位以15砂层和21砂层为主。旋转钻机用循环泥浆共钻58口井,未出现旺油井及中等产量井,平均井深180米。当年共有84口采油井,1952年油矿采油906吨,均用提捞法采油,各井采油周期不同,采油层位为第8至23层共12个砂岩油层,其中主要油层为第12、15、21砂岩油层。含油砂岩均为细粒至中粒长石砂岩,岩性致密,平均总孔隙率为10.2%,有效孔隙率为9.7%。平均渗透率为0.023~0.591md。建立了岩芯库,将钻井单位保存的岩芯全部整理编号存放在专用的窑洞内。

他根据延长油矿化验室一年来做过的93口油井269次水样分析、研究和整理,将地下水分为靠近地面浅水层、氯根基淡水层、半盐水层、油层共生水四种基本形式,并撰写了《延长油田地下水研究报告》。7月25日,李德生组织延长油矿地质室第一次技术座谈会,讨论主题是:延长油田的地下水和油水关系。他为工程技术人员所做的报告细致地讲解了地下水层的归类,遇地面浅水层要用套管封堵,遇半盐水层和油层共生水,则是旺油井的先兆,要抽汲试油。

1953年9月15日,在槐里坪村用顿钻钻七97井至96.3m,在15砂层获高产。李德生在井场上根据油层水含盐量变化,决定完井抽采,初产量为自喷日产油23.55吨。第一旬(10月17-26日)采油64.9吨,全矿职工倍感振奋。

10月,地质室组织以胡克杰为队长,由宋四山、朱明恭、李海珊 、朱进有、刘彦斌等人参加的地层节理调查测量队,进行了从延长县张家滩到延安姚店沿延河剖面的地层节理调查测量,作出地层节理“玫瑰”图,以求探寻地下油层裂缝展布规律。李德生也抽出时间在有油苗的重点地段参加野外勘察工作。

12月,李德生执笔编写了《陕西延长油田上三叠统浅油层的储油和出油条件》作为延长油矿1953年地质年报。这是一篇比较详实的地质科学文献,收录在《李德生文集上卷69-95页》。

1953年延长油矿共钻井79口,其中探井63口,生产井16口,总钻井进尺22302.4米,平均井深282米。全年共有采油井84口,年产原油1367吨,平均每口井年产油16吨。

1954年开春后,李德生利用苏联专家招待所会议室开办“地质培训班”,学员为地质室、矿部及井队基层地质人员。由李德生、曹润伍、张文昭、胡克杰等轮流讲课,除基础石油地质知识外,结合苏联专家特拉菲穆克通讯院士的建议及1953年地质年报的数据资料观点、野外地质实际资料等,一面讲课,一面开展讨论。为期十天,效果很好。

1954年,钻探区域自七里村逐步向西曹家圪坮一带扩展。用“找油苗、顺节理,保持适当井距,封淡水、抽盐水、自上而下开采的布井原则和打开油层的程序”,用顿钻所钻的生产井获得了不少旺油井和中等产量井。

吸取七6井爆炸事故经验教训,改进老井爆炸增产方法,选择固井质量较好的老井,下入炸弹后在油层以上打悬空水泥塞,使引爆后爆炸波直接对准油层,在油层内产生更多的泄油裂缝,然后再钻开悬空水泥塞采油。这样既不破坏套管鞋以上的井身,又便于进行重复爆炸增产。

延长油矿设立了增产实验室,张扬洲为主任,试验油层水力压裂法及其参数等,在室内用手压泵增压,观察岩芯压裂后产生裂缝的数量和走向。在井上用150大气压水泥车清水压裂几口井,都因压力太低没有形成裂缝。又进行了油层酸化试验及油井热洗试验等。

永坪油田进行构造细测后,永坪钻探大队根据细测资料在1952年~1953年间共钻探井24口,进行试油后证实长2油层具有一定产油能力,油层平均孔隙率14%,渗透率10md左右。延长油矿决定成立永坪采油车间,由副矿长焦玉振兼任永坪油田车间主任。地质技术人员有曹润伍(地质师)、朱明恭、王点玉、刘启发等。1954年永坪油田共有生产井22口,当年采油1344吨,占全矿产油量3536吨的38%,永坪油田正式投入开发。

1954年6月5日,朱琪昌在西坪新窑洞内生下次女李延(为纪念在延长油矿生育的孩子起名李延),当时延长油矿尚无职工医院,只有一间医务室,有一位苏州医学院毕业前来西北支边的苏医生(女)来窑洞接生,李德生当助手,烧水、洗涤。产妇没有奶水,陕北老乡不养牛,没有牛奶,李德生买了一头有奶的母羊,每天挤羊奶给李延喂食。

2中外联合攻关低渗透油藏


延长油田低渗-特低渗透的物性,油井压力低,油不容易流出来,单井产量低,油田开发和增产困难很大。老百姓都知道延长油矿是井井见油,井井不流。在国家对陕北油田开发的高度重视下,中外专家纷纷来到延长油矿会诊救急。

1951年,苏联顾问、专家组组长莫谢耶夫首次来矿,主要针对油井完井方法不正规,提出了大修井计划。

1953年3月,石油管理总局派来一位年青的苏联专家克列罗夫斯基及两位翻译张鼎华和刘则仁,带来油井爆炸增产方案。3月~11月共实施爆炸油井73口,128井次,共用炸药13吨,增产原油545吨。占油矿1953年产油量1367吨的40%,但也炸坏了许多油井。如3月14日在七6井的事故,当时辛同哲、秦同洛、 童宪章、韩大匡、戴行铮和李德生都在井场,由黄先驯操作钻井机,钢丝绳上提到套管鞋处卡断,炸弹落入井底爆炸,7根6寸套管全部被炸得飞出井口,下落时幸而未砸到井场人员和地面堆放的未下井的炸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爆炸增产工作导致油井井身和套管损伤严重,炸后修井工作量太大,1954年以后改为研究水力压裂法增产措施。但因缺少高压压裂车组,工作难以开展,仍选择下套管固井条件好的油井进行爆炸增产。莫谢耶夫又提出在储油层内采用坑道采油和火烧油层的增产措施,但因油层的渗透率太低,含水饱和度高,火烧油层难于形成设计要求的燃烧面而基本被否定。

如何提高布井成功率成为延长油矿提高产量的关键因素。

1953年11月13日,康世恩率领以苏联特拉菲穆克通讯院士为首的专家组来到延长油矿考察。同来的还有地质专家索科洛夫、萨依多夫、库依多夫和采油专家拉福鲁什科,俄语翻译刘永山、李国玉、刘太明等。陪同康世恩局长同行的有总局副总地质师陈贲、总工程师姜辅志、地质处长刘南、副局长沈晨等一行。延长油矿的领导和主要技术专家也全程陪同。11月16日,李德生在油矿新盖的苏联专家招待所会议室内给专家组做延长油田的地质汇报。内容有:油田开发简史、油田构造、地层剖面、油层节理性质、油井采油规律(递减情况)和地下水,并回答了专家提出的几个问题。专家提出要看岩芯,他们事前已做了准备,将窑洞内保存的延长组第6层砂岩至第25层砂岩岩芯,包括砂岩层之间的页岩夹层,及生油岩张家滩页岩,在窑洞外的平地上一字排开,每层标明厚度、孔隙度、渗透率等数据。这时黄土高原地区的气温很低,并遇到寒流,李德生陪着特拉菲穆克院士看岩芯,见他已冻红了鼻子,仍坚持看完全部岩芯。

以特拉菲穆克为首的苏联石油专家组在听取了李德生的地质报告、研究图件资料并作岩芯观察之后,特拉菲穆克在总结会上作了初步结论:

1、延长油田是裂缝型油田,由于有很多裂缝,储藏了旺油井的产油量。如打井遇到裂缝便出旺油,如未遇裂缝便不出旺油。如裂缝不大出油有限,垂直和水平方向都有裂缝。

2、第15层为弹性水驱油层,油和水流向井口是由于本身的膨胀力量,这种力量是很小的 ,只能在开采初期有一定作用,以后便改变为重力驱动,从比较高处流向低处。第21层驱     动形式不明显,厚度变化很小。好像水驱但水层来源很小(由于渗透率、孔隙率低)。

3、延长油田用体积法可以算出总地质储量,但与可采储量  出入很大,可采储量是完全与裂缝有关,可采储量的计算,要利用采油曲线,用统计对比法求算。

4、今后选定井位必须满足三个条件:(1)靠近油苗,有油苗地下即有裂缝。(2)仔细研究地面地层中的裂缝现象,选择裂缝多的地方打井。(3)在鼻状构造比较发育的地区选择地层倾角较陡处。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便有70%把握,只具备一个条件是不够的。

5、钻井的关键问题是穿透油层的方法。最先进的方法是使用顿钻,以免泥浆将裂缝堵塞。同时套管下至油层顶部,将油层裸露。如井内没有大量出水,可以数层合采。

6、爆炸是有效的措施。爆炸后可以造成很多裂缝,如与储油裂缝沟通,可以大量出油。油层压裂法可能比爆炸法效果更好。

最后,延长油矿还办了一个欢送领导和苏联专家的晚会,延长油矿职工演唱了很有特色的陕北民歌,李德生四岁半的女儿李允晨登台用俄语唱了一首妈妈教唱了一个星期的“红梅花儿开”,苏联专家高兴地打拍随唱。西安解放日报的记者在12月初的解放日报上报道了此次苏联专家来油矿的文章。

3离别延长油矿


1954年9月,李德生接到北京石油管理总局调令,离开延长油矿调到玉门矿务局工作。延长油矿派一辆汽车将他一家从延长送到西安,换乘火车到兰州,再转乘长途汽车到酒泉。离开延长油矿时,李德生对生活了四年的黄土山区和工作相处融洽的领导和同事依依不舍。

李德生1954年调离延长油矿,先后任玉门油田总地质师,四川川中油田总地质师,大庆油田会战指挥部地质所副指挥,胜利油田地质指挥所副指挥,大港油田、任丘油田地质研究所主任地质师。1959年至1963年,他参加了大庆会战,是大庆油田的发现人之一。1984年起担任全国石油天然气储量委员会副主任,对全国石油天然气勘探规划制定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现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总地质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长期致力于渤海湾盆地的综合研究。根据多年的工作积累,开拓创新地划分中国含油气盆地类型。他于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地学部),1996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第三届)。2001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还是美国石油地质家协会荣誉会员。

4回故里看油田


        李德生离开延长油矿后一直心系这片故土,时刻关注着延长油矿的发展。他说在延长石油的经历、“埋头苦干”的精神,使他终身受用。

        1984年12月1日至5日,李德生和爱人朱琪昌在西安参加完油气储量专业委员会会议后,应延长油矿矿长朱明恭的邀请,前往新发现的子长油田考察。他们在朱矿长陪同下考察了子长县城东部的一口高产油井子2井,该井井深675.7米,开采上三叠统延长组长6油层,1979年 7月完井,共钻遇9层油砂层,总厚51.86米,1979年10月进行加砂压裂,获得高产。第一个月产油160吨,最高日产油量15.26吨。该油田1984年共加砂压裂探井20余口,全年生产原油15374吨。据朱明恭测算,子长油田已探明二、三级含油面积77平方千米,用容积法计算二、三级地质储量3830万吨,至1988年全面开发后年产油量预计10万吨。大家为延长油矿发现新油田而感到高兴。李德生从子长油田回到驻扎在永坪的延长油矿矿部,又重回到延长县的七里村油田参观故土新貌。后从延安搭乘支线飞机回北京。

       1985年10月25日,延长油矿在永坪举行“延长油矿创建八十周年纪念大会”,邀请曾在延长油矿工作过的领导和石油部曾在陕北老区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及陕西省有关领导180多人前来参加盛会。李德生和爱人朱琪昌带了大女儿李允晨于22日乘火车到西安,24日再乘大巴车到达延安,25日自延安乘大巴车到永坪参加了大会。会上朱明恭矿长所做工作报告称,目前延长油矿开发了七里村、永坪、青化砭、甘谷驿和子长5个油田,现有职工5000人,年产原油15万吨,今后有三个后备油田,即:安塞探区、子州探区和富县探区,预计在“七五”计划末(1990年)产油量可达到45万吨。由于配备了加砂压裂工艺装备,成为提高油井产量的主要措施,自1971年以后停止了油井爆炸作业。26日,与会人员集体前往七里村油田参观延1井,大家都分别在康世恩副总理题词“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的字碑前合影留念。李德生还请人带妻子朱琪昌、李允晨同去西沟石窑洞旧居参观,窑洞保存完好,由一位器材处的职工居住,李德生一家三口在窑洞前合影留念。27日李德生一家从延安乘车到西安后乘飞机回到北京。

        2004年8月4日至8日,应延长油矿管理局邀请,李院士和爱人朱琪昌乘机飞抵延安,参加“延长油矿特低渗透油田百年发展”座谈会,120多人在延安宾馆参会,原石油部副部长焦力人、原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到会指导,中石油总公司、长庆油田分公司、各石油院校及延长油矿主要领导和技术干部参加座谈。李院士在会上作了“重新认识鄂尔多斯盆地油气地质”的学术报告(会后该文发表在《石油勘探与开发》2004年31卷6期第1-7页),报告以鄂尔多斯盆地地质构造发展史及四套中生界、古生界含油气系统沉积特征,认为延长油田和长庆油田已掌握了一套因地制宜、适宜特低渗透率致密储层油气藏勘探开发工艺技术。在黄土塬上打丛式井、水平井,将加砂压裂作为油井、气井投产的必要工序。再经过10年继续努力,鄂尔多斯盆地中生界油田有望达到年产量3000万吨(长庆油田与延长油田合计),古生界气田天然气产量将达到200亿立方米,全盆地油气当量达到5000万吨是可能实现的。

        在延安考察开会期间,适逢李院士的女儿李延博士从美国出差到北京,她代表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参加评估塔里木盆地克拉2气田和西气东输管线的项目研究,得知父亲在延安后立刻乘机飞抵延安,随会议代表去七里村参观了延1井,重去西坪探访她出生的石窑洞。焦力人副部长笑着说李延是这次会议最远道而来的客人。

       2005年10月23-26日,李院士应延长石油集团邀请,由儿子李肃陪同从北京飞延安,次日乘车去永坪参加“延长油矿百年华诞纪念大会”,并作为应邀嘉宾代表在大会上发言。次日由永坪再到七里村油矿和矿上年青的科技工作者一起讨论老矿的稳产方案,帮助制定长期发展规划。在延长油矿管理局总部,他和管理局领导、科技工作者座谈交流,介绍国际、国内石油开发的先进水平,对延长油矿的整体探勘开发提出许多建设性意见。

        时隔两年后的2007年9月26-29日,他再次由助手李伯华博士陪同参加“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出油100周年纪念” 大会。他看到延长油田当年原油产量将突破1000万吨后非常高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动情地说:“延长油矿诞生了伟大的陆相生油理论,指导了新中国石油的勘探开发。延长油矿见证了中国石油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延长油矿的历史就是中国石油工业的缩影”。

        2013年10月18-23日,91岁高龄的李院士第六次重回延长油田这片故土。20日到达七里村采油厂,参观了刚修缮完成的1954年修建的原苏联专家招待所。他向随行人员讲述曾经在这里和苏联专家们一起工作的场景,并在留言簿上挥笔寄语:“延长油田为中国陆相生油理论的发源地,百多年来,为陕北地区的经济建设与人民生活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贡献!希望延长油田职工继续发扬“埋头苦干”的优良传统,为二十年千万吨原油稳产和再建一个“百年油田”而努力奋斗”。下午他在延安崖里坪为延长油田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做了一堂题为《中国多旋回叠合含油气盆地的理论与实践》专题学术报告(该文刊于《新疆石油地质》2013年10月34卷5期,497-503页)。

5耄耋老人心系油田发展


来油田,就在油田努力工作;回油田,总有感概万千要诉说;离开油田,仍然把这里的人思念。李院士身在北京却经常惦念着延长油田的发展动态,凡是谈及延长油田的人他都高兴的说是故乡亲人。2015年1月16日、17日,李院士连续两次在办公室与笔者见面,热情地为采访团讲过去的故事,鼓励油田青工勇敢担负起“再建百年油田”的时代使命。

作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的资深院士,李院士不仅对延长油田过去、现在的资料信息掌握的非常清楚,更胸有成竹地对延长油田千万吨产量稳产20年以上的规划和未来发展方向提出了专家建议。

李院士回忆,延长油矿前70年都是依靠地层自然能力生产,就是打井、捞油,产量很低,50年代初只有二三百口油井,年产量最高就是3000多吨。苏联专家根据裂缝规律打了一些旺油井,一天能出几十吨。也试过对致密砂岩制造人工裂缝,用油井爆炸技术炸了几十口井,有一定的生产效果,但是破坏性很大。那时候最有效的方法是加深,油层采的差不多了,油的产量降低了,再往下打几十米,产量就提高了。延长油田比较有序的大规模开发是上世纪70年代以后用了水力压裂法,生产能力大大提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措施就是上塬打井,动用的面积和储量增加了,而且钻井技术可以打斜井、打丛式井。勘探范围也扩大了,到2013年探明地质储量有22亿吨,原油年产量达到1240万吨,有9万多口生产井,一万多口注水井,一千万吨以上产量保持了8年,这是很不容易的成绩。

93岁高龄的李院士体谅到采访人员难得到北京采访,认真地把自己整理的一大摞手写稿资料详细地向这些门外汉讲解。他提出,油田的长远发展必须要有可靠的储量做保障,勘探是油田长远发展最根本的问题,现在我们只考虑到二叠系、石炭系找气,实际上靖边有个气田是奥陶系马家沟组灰岩产的气,一年有40多亿方的气。延长油田的延深一井也曾打到了奥陶系马家沟灰岩,只是当时没有下套管没有试油,不知道有没有油气。鄂尔多斯盆地根据重力资料发现富县重力高。靖边的气田、苏里格气田都在古隆起偏北的方向,而古隆起的东坡就是延长油田的范围。所以希望延长油田将来一定要走深层勘探的思路,打一些深井去探探奥陶系、寒武系。既有碳酸盐岩,也有海相的生油岩,好几百米厚。再往下就是震旦系,像华北油田的高产井雾迷山组,一直到震旦系,就是元古界的地层。博大的地球深处的地层是一个未知的很大的领域,我们在奥陶系只是打开了一个古隆起的顶,地质上的未知区和新的远景区、新的资源等待年青同志一代一代的去努力发现。

在交流中,李院士拿起《延长石油企业歌曲》光盘仔细盯凝良久,认真地读完光盘页面上标注的每首歌曲的名字。笔者详细为其讲解了《延长石油企业歌曲》面向全国征集作词作曲,专家评选制作的过程。李院士兴致勃勃地谈起50年代他在延长、延安、延川地区进行野外地质调查工作的艰苦场景,经常能在山里工作的时候听到对面的老乡高唱着陕北信天游,歌曲悠扬高亢,给单调乏味的生活带来了乐趣。虽然在延长油田工作了几年,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学会唱陕北民歌。

李院士赞扬延长石油制作企业之歌和企业文化歌曲是很有必要、很有意义的,是可以弘扬精神、凝聚力量的好做法。表示会多听听这个光盘里凝结延长油田企业文化和职工温情的歌曲,希望能经常听到延长石油的声音。

李院士回忆,50年代初在延长油矿进行地质勘探工作时没有工衣这一概念,大家都是穿的缝缝补补的衣服,生活节俭,但是工作很敬业、效率很高。李院士感叹现在的生活条件进步很多,工人劳动保护做得很好,尤其是绣有山丹丹花的红工衣直观地代表了延长油田的企业形象,寓意深刻。交谈之际,李院士高兴地试穿了延长油田红工衣,并与采访团人员一起在他曾经参加延长油矿成立一百周年庆典大会合影照片前合影留念。

栏目介绍

       作者:侯小龙,现担任杏子川采油厂采油四队副队长,系陕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延长石油报》特约通讯员,国家高级摄影师。

李德生为采访人员讲述五十年代老照片

 

为弘扬“埋头苦干、开拓创新”企业精神,深化讲述“风清气正”油田好故事,清风家园特开辟本栏目。

(栏目编辑:张庭学  投稿邮箱:463178853@qq.com)


延伸阅读:

尚俊喜到吴起采油厂宣讲十九大精神

清风家园|难忘延长油矿的日子(董彦昌 作)

纪委书记访谈录|钻井公司:曹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