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嘴上说着无后为大,却不教我怎么正确啪啪啪

酱油公社 2020-11-17 09:51:42



在我们这代人的成长过程中,有些经历格外相似:


  • 电视里的男女主人公,开始接吻亲热,爹妈就连忙换台,或是干脆捂上了我们的眼睛,不叫我们看;

  • 因为怕黑、怕鬼睡不着,半夜跑到爸妈的房间去,明明听到了动静,却许久都没人来开门;

  • 青春期的时候懵懵懂懂,对有些事有了初步了解,看有性描写的书籍都会面红耳赤,生怕被旁人发现;

  • 上大学后,被各种旁敲侧击“要自爱”、“要保护好自己”、“有些事结婚之后再做”。


而几乎没有人以一种冷静、客观的态度告诉我们,性是什么,怎样正确的谈论性、对待性。中国人将生孩子看得极度重要,却始终觉得如何造人,是一件羞耻的、不该被公开谈论的事。

 

这自相矛盾的态度,令我国的性教育,与西方发达国家比起来,落后甚多。我们中的许多人,以一些奇怪的路径,实现了自己的性启蒙。


特别的性启蒙姿势


《新华字典》



念小学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人买本《新华字典》装在书包里,遇上不认识的字,就赶紧查查,记在小本子上。在某一个昏昏欲睡的下午,同桌的男同学,轻戳胳膊递来小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字,“嬲”,面色神秘带着意思邪恶,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偷偷摸摸地通过偏旁查找,得知了它的涵义后,还意犹未尽的将女字旁相关的字、甚至是“阴”、“阳”释义都瞧了个遍。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这本以现在眼光看起来略显乏味的前苏联名著,在当年,被视作指导青年人坚韧奋斗、战胜困难的经典。男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出生于贫困的乌克兰铁路工人家庭,早年丧父,家庭贫苦。在成长过程中,他加入了红军,忘我地为国家、为革命奉献。保尔的初恋冬妮娅,是林务官的女儿,善良美丽的白富美,但最终因为阶级出身的原因,放弃了与保尔的爱情。

 

在二人离别的前夜,谁都没有睡意。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呈现了一段含蓄的性描写,但足以给许多抱着“学习保尔柯察金钢铁战士精神”的中国年轻学生不小的冲击。

 

“青春啊,无限美好的青春!这时,情欲还没有萌动,只有急促的心跳隐约显示它的存在;这时,手无意中触到女友的胸脯,便惊慌地颤抖着,急速移开;这时,青春的友谊约束着最后一步的行动。在这样的时刻,还有什么比心爱姑娘的手更可亲的呢?这双手紧紧地搂住你的脖子,接着就是电击一般炽热的吻。从他们建立感情以来,这是第二次接吻。除了母亲以外,谁也没有抚爱过保尔,相反,他倒是经常挨打。正因为这样,冬妮亚的爱抚使他分外激动。”

 

《故事会》



这本创刊于1963年的,仅有114个页码、32开本的杂志,是中国最通俗的民间文学小本杂志,在纸媒当道的九十年代与二十世纪初,有着不俗的影响力。1998年,它的发行量甚至在世界综合类期刊中排名第5.《故事会》网罗了大量的民间笑话、情感故事,并追求夸张、猎奇的呈现手法,以此来吸引受众。

 

这些故事里,不乏以《绝对诱惑》、《初恋回来了》、《我做小三的那段日子》、《我在包房的堕落生涯露陷了》为标题的作品,有时上厕所时随手抓一本,就能看到一些露骨、直白的描写。这对于当时那些啥都不太懂的青少年来讲,似乎是有点超纲。

 

《中华小当家》



连载于1995年至1999年的日本漫画《中华小当家》,以其“神乎其神”、自带灯光火焰特效的中华佳肴,吸引了无数中国小孩,在放学后霸占电视机,看看特级厨师刘昴星(小当家)如何和黑暗料理界进行对抗。

 

故事的女主角,小当家的得力助手赵梅丽(嘟嘟),是一位开朗、娇蛮的小姐姐。作为广州阳泉酒家赵瑜的女儿,嘟嘟突出的特质不是她的厨艺,而是傲人的上围。动漫中小当家的徒弟四郎,经常将嘟嘟的胸部视作馒头、包子,并且直接袭胸。



很难说这种情节不是制作组刻意为之,这些镜头,一定程度上地引导了部分懵懂男孩的性别意识,有意无意地,对和他们身体完全不同的女孩子产生探索兴趣。


谈性色变还要持续多少年


当代中国人获得性相关知识的渠道千奇百怪,但仍有许多人,因为诸多原因,对这一领域完全空白。


几年前,湖北一对高知夫妇(丈夫是博士,妻子是硕士),结婚3年都没怀孕,去医院检查才发现二人根本没有过性生活,夫妻双方以为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能怀孕。这一案例虽然极端,却赤裸裸地展现了中国性教育的匮乏。

 

2011年,《中国性科学》上曾经刊登过一篇名为《青少年性教育现状调查》的文章,研究者对222位年龄在13-18岁的高中生进行随机抽样发现,他们所掌握的性教育内容非常有限,大多仅限于青春期生理现象——76.1%的初中生不知道“人流”的危害,67.3%的初中生和45.5%的高中生不知道如何避孕,64.6%的初中生和48.2%的高中生不知道女孩如何防范性侵犯。

 

在他们之中,62.7%的高中生,所获得的性知识来源于互联网、影视作品、书籍刊物,只有22%的人接受了来自学校的性教育课程,而由家长告知性知识的则更加少,只有13%.



从性教育的方式上来看,国际社会上存在着三种模式:明确反对婚前兴行为的禁欲型教育,主张守贞、避孕相结合的综合型性教育,和正面看待性、提升经营亲密关系能力的整合型性教育。

 

在我国,大多数性教育的场景,都属于与守贞型教育。青少年要防止性侵害,甚至杜绝正常的、基于男性女性自主选择的性行为——这样的教育,实质上是关于性的恐怖教育和耻感教育。

 

性教育绝对不是关于“避免性行为”的教育,在国际主流观念上,它包涵着性与生殖健康、性行为、性别、情感与关系、价值观念、社交技能乃至文化与人权。而在中国,学者潘绥铭曾总结过,“中国大陆的性教育自20世纪80年代萌芽,主要是在中学开设生理卫生课程,但很多学校对此课程都流于表面形式。而且,这种萌芽式的性教育仅单纯局限于性的生理知识介绍,而对于性的价值观念、性行为、性权利等议题基本没有涉入。”他也曾感慨,“瑞典的性教育历史都有七八十年了,我们现在还没赶上人家30年代。”

 

中国人的谈性色变,似乎已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未接受全面性教育的成年人,将它视作洪水猛兽,始终着眼于“贞洁”、“羞耻”、“侵犯”这样的词,将相关的意识灌输给下一代。在孩子接触正规的性教育知识的时候,因为不理解而感到恐慌与排斥,害怕它们因为看到了课本里男孩女孩的生殖器,而变得堕落。今年年初,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推出了《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因守旧网民提出的“尺度过大”而被迫收回,可以说是这种现象最好的佐证。



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由于合理、有效性教育的缺位,要么他们对性相关的问题抗拒排斥到底,要么对此好奇不已、偷偷探索,却由于知识储备不足,甚至犯下本该避免的错误。


李银河曾说,“我国现代社会不乏大方谈性,但是却很少人正确谈性。大学生连自己青春期发育特征都不了解,你还指望他们会戴避孕套吗?”而这样的他们,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又重复了父母的老路。


性教育,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是无师自通。


教育孩子前父母也需资格考试


在谈论如何进行性教育前,我们需要明白,父母才是最该被教育的那群人。

 

仍然以那本被收回的北师大性教育课本《珍爱生命》为例,这本书基本上贯彻着全面性教育,除却基本的生理知识外,还教育儿童要打破性别刻板印象、正视多元性取向、拒绝年龄性别歧视,这些观点对于塑造正确的价值观念相当有帮助,却被学生家长不断质疑——“我的孩子这么小,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好奇尝试性行为?孩子了解LGBT后,会不会也有不正常的性取向?”

 

首先,没有任何研究结果能表明,性教育会使青少年性行为提前。非营利组织 GuttmacherInstitute 在2014年发布过一篇研究报告,他们调查了4691名15至24岁的被试者的性行为,发现接受过正规性教育的青少年发生性行为的时间相对更晚,并且,他们比没有接受过性教育的同龄人更可能使用避孕措施。

 

其次,性取向问题里理论众多,但大多数学者都认为,性取向由先天决定、无法通过后天改变,性取向因人而异,它并不是一种选择,也不能由自己控制。人类的生理性别(sex)至少有7中,社会性别(gender)至少有5中,性取向理论至少有35种,都并没有“正常”与“不正常”之分,更不存在小孩子了解LGBT人群就会变成非异性恋之说。



美国性教育读物,科普“生理性别”、“心理性别”,你可以做100%的女孩,也可以做60%女孩40%男孩


最后,性教育越早越好。性教育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并不是仅限于某一个阶段。通过性教育,建立亲子间的互相信任与分享机制,才是重中之重。永远不要认为你的孩子还年幼,什么都不懂——早在1942年,瑞典就开始对7岁以上的儿童进行性教育;挪威广播电台专门推出了针对8-12岁儿童的性教育节目;英国也在孩童5岁时,通过电视节目 The Sex Education Show对孩子进行科普。

 

在教育孩子前,许多人也许都需要经历一场资格考试。他们需要通过学习,明白这样一些事实:


  • 私密部位同眼睛鼻子手脚一样,都是身体的一部分,那些科学名词不是脏话,也并不应该被羞耻;

  • 保护自己的隐私、尊重他人的隐私;

  • 身体是属于自己的,没有人有权利不经允许触碰;

  • 繁殖是自然规则,生物都会经历这一历程,繁殖并不肮脏、也不恶心,更不应该被当成可耻的事物。

掩耳盗铃地喊着“保护孩子”,却不让他们了解性知识,这并不是为孩子好,也不能为他们塑造出所谓纯净、天真、无菌的环境。性本来就是天性,并不能用好坏定论。不带羞耻地、开放平等地教育孩子,需要一代人持久的努力。


参考材料:

1.Walker.,J.(2004) Parents and     sex education—looking     beyond 'the birds and the bees', Sex Education:Sexuality, Society and     Learning, 4:3,239-254

2.《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 联合国科教文组织,2010

3.何开四,《〈性的知识〉的风波》,《晚霞》2012年第1期

4.黄盈盈、潘绥铭,《性,研究ing》,万有出版社,2009,P228-229

5.柳扬,《青少年性教育现状调查》,《中国性科学》2011年第7期

6.林珊珊等,《性教育60年 在蒙昧与尴尬中摸索》,《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第29期

7.关于「性教育」,你大部分的担心都是因为无知,封面新闻,http://www.yidianzixun.com/home?page=article&id=0FosEDVH

8.不容忽视的性教育,我们要怎么做?, 闻是教育,https://www.douban.com/note/646508848/

9.聊聊孩子性教育那些事,火苗子,https://www.douban.com/note/624367732/

10.性别和性取向的种类远比你想象的多,雨亦奇,https://zhuanlan.zhihu.com/somethingabouteverything/19917907

11.中国的性教育有多匮乏?这可能造成哪些影响?,Konw     Yourself,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593693/answer/151981363


 精 彩 推 荐 





酱油公社长期招聘轻科普类型文章的自由撰稿人,单篇稿费300—1200元。在酱油公社公众号后台(非评论区)回复“招聘”即可查看招聘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