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典故 大同婚俗

山西老乡俱乐部 2019-08-16 11:09:28


古代的婚姻,青年男女是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结合在一起,其婚姻礼节也是相当繁杂的。


正如《大同县志》所述:“媒妁通言两家父母,既许诺,然后送庚帖合婚、卜日、下聘,名曰:换帖,即古问名,纳彩礼也;迎娶有日,行纳币礼,名曰:下茶;即以请期书附之,名曰:通书,即古纳吉、纳征。请期礼也;迎娶之前一日,婿家备肉、面纳于女家,俗谓其肉曰:离娘肉,面曰:离娘面,名曰:催妆;女家即以所资妆奁纳于婿家;及期,婿家备肩舆,择女眷中娴礼者二人以迎女,名曰:娶亲。女家也择女眷中娴礼者二人舆至婿门,名曰:送亲;绅士家行亲迎礼,庶人多不亲迎,仅以女眷摄之,婿则俟于门外而已;既迎入于中堂,外设香案行礼,婿拜,女不拜,名曰:拜天地,行合卺礼如古制;次日,新夫妇同拜先祖及父母及长族亲,名曰:拜堂,即古庙见舅姑礼也;是日,女家具酒馔送于婿家,即古馈舅姑礼也;婿见妇之父母,有于三日行者,有三五日后卜吉行者,女也随婿省亲,名曰:回门;至弥月也如之,女住一月乃还,名曰:住对月。此则俗礼也。”


解放以后,随着时代变迁,大同地区的结婚礼节也比以前简化多了,但为了取结婚吉利,迎亲时,新郎一般要戴红花。傧相由新郎的姐夫或者好友担任,新郎要给新娘带去一根红布裤带,名曰:“喜结良缘”;带去一个瓶子,瓶中插一棵葱,名曰:“生根立后”;还要带五根肋骨的猪肉一块,叫做“离娘肉”,名曰:“五方吉庆”。新娘上车时,女方家中定要送给新郎家中一盘饺子,上面盖着纸剪的大红喜字,名曰:“合家欢乐”;与此同时,女方家中要将“离娘肉”劈出几根肋骨来交给新郎带回,表示婚后夫妻和睦,名曰:“筋骨不离”。新郎与新娘在举行婚礼时,院中悬挂五星红旗。


定亲是婚姻进程中最重要的环节,也是婚姻进程中最耗材的一个项目。

通过媒人撮合,男女双方对婚事都持肯定态度,便可以正式定亲了。定亲又称订婚,一般选择三、六、九等吉日,双方家长要在选定的一天分别设筵款待亲友,名为“吃定亲饭”。定亲饭过去都在家里吃,主食一般是面条,表示男女两家已经成为情深谊长的儿女亲家。男女筵席上必备饺子,意取“捏嘴”,表示希望不能再讨彩礼了,而女方家则以“臊子面”回敬,取其长,表示面子可以给,但彩礼少了可不行。


定亲之前,男方还要托媒人给女方送见面礼。五六十年代,大同人生活贫困,有钱的人毕竟是少数,一个红布包里包上两块花布一双尼龙袜子五块钱,已经很不错了。后来生活好了,见面礼的份量也加重了,钱由十元、二十元一直发展了现今的数千元。接受了男方的见面礼,女孩儿便是有人家的人了,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考虑定亲了。常言说夜长梦多,婚姻的事儿宜早不宜迟。倘若久拖不决,就说明婚事遇麻烦了,要么是男方没钱、没房,要么是女方又看上了更好的人家。


定亲又叫压书、下花红。定亲时,女方会可着劲儿要彩礼。上世纪六十年代,能要上一块灯芯绒布就很不错了,女人成家很多年还把那块布压在大衣柜底,向人炫耀说,这还是我跟他爸定亲时给的呢,以示富有。上世纪七十年代,定亲物品上升了,除了几百元现金,最流行的是“三转一响”。三转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自行车是飞鸽、凤凰、永久牌的,手表是英格、梅花牌的,缝纫机是上海、蜜蜂牌的,一响就是半导体收音机,大多要北京、熊猫牌的,而且还是双卡的。这“三转一响”,现在看来真是小意思,可在当年,许多人家为这“三转一响”愁白了头,有的就把要到手的媳妇没了。到了八十年代,“三转一响”不要了,人们又时兴要“三大件”,也就是彩电、冰箱、洗衣机。再到了九十年代,定亲的彩礼又进步了,彩电要平板的,冰箱要三门的,洗衣机要自动的,音响要成套的,人们称之为“四大件”。发展到现在,人们的生活更加富裕了,思想观念也更新潮了,定亲的彩礼更是五花八门,礼金要到了上万元或几十万元,物品要到了汽车、楼房、金银饰品,象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金镏子等,这些金银饰品加起来也得好几万元。


定亲那天还真热闹。女方一般要在家中摆上一桌,招待送东西过来的男方人。当然,媒人是主角,毕竟这一大堆东西都是经他的手要来的,自然坐到了上席,邻里乡亲们还会到女方家里看,询问男方的工作、地位、家境状况。上年纪的女人们还会感叹自己结婚时如何寒酸,但也只是叹息而已。即将定亲的女孩儿眼光灼灼的,瞅得真真的,发誓自己定亲时要比这个还鲜亮,还上档次。


定亲之后,男方就可以给女方下聘书,通知由阴阳先生看好的黄道吉日。聘书要叠成九折,表示婚姻天长地久,绵绵不绝。其实,女方家人也巴不得让他们赶快成亲,否则孩子们把握不住自己,将生米做成了熟饭,两家就显得没什么意思了。


结婚前天,男方要派人到女方家把允诺给女方的所有东西全部送过去,大同人称之为“下茶”。


“下茶”又名“催妆”,一般由男方派一位长辈和媒人一起去办,时间大约在下午四时左右。这一天,男方将全部彩礼、茶钱、全副金银首饰以及糕点、喜酒等装入“食盒”里,由穿红褂、戴尖形红帽儿的两个人抬着,隆重送往女方家中。


常言说得好:“茶为婚作合,酒是色媒人。”下茶的名义是去给新娘送结婚时穿的衣裳,看女方准备好了没有,实则是男方去女方家的最后一次定调。当然,该说的话大都是由媒人代替男方去说的。一杯茶水下肚,媒人盘腿压脚坐在炕上,一边嗑瓜子,一边询问女方婚前准备得怎么样,还需要男方置备点儿什么,说出来,好让男方有时间去准备准备。男方派来的长辈也会让女方多想一想,看还有什么不周全的,不如意的,尽量弄周全了,不如意的尽量弄如意了。


其实,该给的都已经给送来了,漏掉的都是些儿小零碎,容易忽略的。如娶亲时的毛毯置备了没有?因为按大同习俗,男方聚亲时要给新娘准备一块上好的纯毛毛毯,在新娘上轿(或者是坐小轿车)时坐在屁股下面,等到了婆家,再把这块毛毯儿压在衣箱底下,这毛毯预示着夫妻婚后生活厚实,是有底子的。另外,女方还会问男方给女儿的通心长命钱准备了没有,这也是女方向男方索要的一项必不可少的东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通心长命钱通常是依据新娘的岁数而定的。新娘的岁数有多大,每岁两块钱,最后再加两块钱。如新娘整二十岁,男方就应该给四十二元,再多一岁,就再多两元,直至无穷。当然,通心长命钱也是要压在箱底的,一般情况下也是不能动用的,即便是以后当了婆婆,这钱也不会用,只是时不常拿出来看看,给自已的生活增添点儿幸福的回味罢了。


女方说完,男方会一一给以答复。准备好了的,就告诉女方准备好了,没准备好的,会告诉女方立马去办,一时无法办好的,就会跟女方商议能不能缓一缓办,或等新媳妇过门以后再办。若女方不同意,这桩婚姻可以会遇到些麻烦,弄不好还得往后拖一拖。拖着拖着,这桩婚姻也就拖黄了。


仔细想来,男女成亲,最吃亏的还是女方。活生生个大姑娘都送给人家了,再跟人家磨叽又有什么意思?婚前跟人家要七要八的,到结婚那天,还不是一件不少地全部拉回?男方为置备彩礼、家当借了那么多外债,到头来还不得小两口儿勒紧了腰带去还?这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说不清楚。


娶亲是件大事。就男方而言,前期那么多的努力为的就是这一天。而从女方来说,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大,也不能不明不白地送与人,因此道道儿也特别多。


迎娶前一天,女方要给男方送去陪礼和嫁妆。往些年,嫁妆一般为桌椅箱柜、衣服被褥及梳妆用具,并都要贴上大红喜字儿或扎上台布,还要带上一只面盆,在里面放上核桃和红枣,意思是希望新婚夫妻早生贵子,儿女双全。另外,还要找一位全人给女儿“上头”和“开脸”。所谓全人,就是有丈夫和孩子的妇女,并且娘家、婆家二老健在,家境也好。上头即改变头发式样,把辫子盘成发髻。开脸又叫开面,其实就是对新娘进行美容修面,以此表示少女时代的结束。


这天,一对新人还要做两件事:一是洗,一是吃。洗,又称“净身”,这对将出嫁的姑娘相当讲究。小伙子可以随便地自个儿洗洗身,姑娘则不然。上年纪的人说,姑娘出嫁前的“净身”关系到一生的和睦幸福,关系到婆家的兴衰,似乎洗不净就会将晦气带进婆家,这辈子便过不好日子。吃,就是吃“翻身饼”,这是过去家人渴望“翻身”过好日子的具体表现。老早的翻身饼多用玉米面做成,后来发展为玉米面掺白面,继而是纯白面。“翻身饼”在大锅里烙得金黄,油不少放,一咬满嘴油。尽管如今有了香酥饼什么的,做妈的还是会对新人说:“妈妈烙的翻身饼,哪怕吃一口,这是习俗。”在新人吃的中间,亲友们会故意高声问:“翻身了吗?”新人就答:“翻了!翻了!”全家便是一阵幸福的大笑。


娶亲之日,五更天,男方要在自家的院子里放三个大麻炮。一来为喜庆之日增添欢乐的气氛,二来是告诉街坊邻里今儿我家要办喜事儿了,三是敬告四方神灵,今个儿娶亲,请诸神退位。


过去,大同人娶亲,队伍是相当壮观的。一对新人坐的是花轿,男蓝女红。走在最前面的是穿红褂、戴红帽的响器班,叽哩哇啦的一路吹过。民国前后,大同人习惯“等亲”。新郎穿上袍褂,“靴帽蓝衫”,头插金花,十字挂红,欢迎新娘的到来。新娘一下轿,脚不沾尘,踩黄色堂布,便有两位男亲一位在新娘新郎前头铺,一位在后面卷,还要请一位亲戚,手提内装切碎干草的金斗,随新娘左后方,边走边抓出干草撒在她身上,以“避灾辟邪”;另派一位小姑娘,手提内放鲜花或五色纸屑拌盐的花篮,随新娘后方,边走边抓出盐花撒在她身上,以“添缘分”。新娘进院时怀揣护心镜和小米坛儿,手捧“保平壶”(酒壶),同时还得握住新郎的红引绸,走向天地桌前,男左女右站好,请出先生,唱礼拜天地。北拜天,南拜地,即“天作之合”“地载万灵”,乃祝愿夫妻和好,家兴人旺,寿享天年,白头偕老。拜罢天地,新郎引新娘先到堂屋,曰“升堂入室”,两人“交杯换盏”饮了“喜酒”,才揭“盖头”。揭盖头后,新娘要掏出怀中小米坛来,寻找婆母。婆母当然故意隐藏起来,新娘到处寻找,叫唤:“妈,米往哪里倒?”婆母几时应答:“金米倒在银盆里!”才算完事。


新娘倒罢米,会有新郎的妹妹或弟弟把洗脸盆和毛巾立马端过来,让新娘擦一擦。而新娘也知道,这洗脸水可不是白端的,脸也不是白擦的,因而立马就会掏出红包来,交给对方,以示感谢。


另外,新娘子上下轿,也有很多讲究。这是新娘的最后一道杀手锏。上轿要上轿钱,下轿要下轿钱。其实,娶亲的人身上早已准备好了,在新娘忸怩着不上轿、不下轿时,娶亲的怕耽误了时辰,就会把准备好了的上下轿钱拿出来,求新娘上轿、下轿。大同人有“车到门前还得个牛钱”之说。


解放初期,大同人也学习起了西式的结婚礼俗,穿西服,坐马车。当年狮子街有一位姓李的马车主,专门为新郎新娘造型打扮。经他一打扮,新娘穿上崭新的白色婚纱礼服,头披花纱,胸着礼花,新郎穿上崭新的黑色燕尾服,头戴礼帽,胸别白手帕,别有一番西洋风情。娶亲时,新郎新娘坐在玻璃透明的马车里,后边踏板上站着一位装扮严肃的伴郎,马车夫鞭子一甩,“啪”的一声,金色辔头的高头大马一路小跑。马车过四牌楼、四大街,一路上炫耀,十分引人注目。

娶亲是喜庆的事儿,但对女方家来说,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一阵吹吹打打,女儿上轿远去,亦把一份喜庆带去。这时,作娘亲的才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哭起来,拉也拉不住。虽然是人世间不断重复的一件事,但发生在每一个家庭时,照样让人肝肠寸断。毕竟,骨肉分离是惨然的,不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


┥山西老乡俱乐部┝

以乡音 ♥ 聚乡情 ♥ 爱乡土


——更多功能

回复 城市名称 即可在微社区找老乡

回复 2 全国400城市QQ群、海外QQ群里找老乡

回复 3 各县人在外QQ群、各县人在北京QQ群

回复 帮助


山西老乡总联络人微信号 1017323265

山西新老乡点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