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活】含山方言

含山县华阳社区微服务工作站 2019-11-09 19:04:04


月亮叫月亮巴巴(幼儿用语)

 云叫云灿

 冰雹叫盐豆子 闪电叫牵闪 
 天阴了叫天打变 暴风雨叫打暴
 闷热叫焐燥 风凉、凉爽叫凉润
 败色叫落色 现在、这时候叫杠子
 刚刚叫将才 今年叫根年
 明年,明读门音叫门年 去年叫旧年
今天,今读该音(北)叫街个 今天,今读高音(南)叫高个
明天,明读埋音(北)叫埋个 明天明读毛音(南)叫毛个
 昨天,昨读锄音 叫锄个前天,前读北京茄音(北)叫茄个
前天,前读北京茄音(北)叫桥个 大前天叫向茄个、大桥个
 月夜叫亮月头 列月的夜叫黑月头
 微明叫麻麻亮 上午叫上昼
 中午叫中上 除夕叫三十晚上
 垃圾叫落索
 灰尘叫弹灰
 难闻的气味叫气道 土块儿叫泥巴团子
 上坡叫上坂子 这里叫死块
 上面叫高头 中间叫中安心
 周围叫四转 两边叫二面二

动物、植物

 蝙蝠叫檐老鼠子 公水牛叫牯牛
 母水牛叫水牛 生崽猪叫老母猪
 阉割后的公猪叫犍猪 猫头鹰叫哼呼
 公狗叫牙狗 公驴叫驴
 半大的鸡叫隼鸡 阉鸡叫镟鸡
 阉猪叫劁猪 劁音消 八哥叫八鸽
 乌鸦叫老鸹 蟾蜍叫癞癞蛄子
 像青蛙叫大黄狗 蚌叫蚬蚬子
 鳖、脚鱼叫沙鳖 蝴蝶叫叶蝶子 
 晴蜓叫晴晴子 螳螂叫九螂子
 萤火虫叫火萤虫 蟋蟀叫七七子
 蚂蚁叫蚂蝇子
 壁虎叫四脚蛇
 鱼鳞叫鱼厣子 面粉叫灰面
 高梁叫芦粟子 禾秆叫秸子

居室、衣食

 台阶叫搭步子 角落叫拐拐子
 厨房叫锅间 厕所叫茅缸
 碗橱叫盖栏 毛衣叫头绳褂子
 棉坎夹叫绑身子 背心叫背褡子
 短裤叫裤头子 围嘴儿叫枷口子
 耳套子叫耳焐子 聚餐叫开伙
饭前先随便吃一点儿叫垫下子 斟酒叫泻酒
 面条叫面 馅儿叫心子
 酥糖叫懂糖 米汤叫饮汤

称谓、人品

 邻居叫家门口 祖父叫爹爹
 父亲叫阿爷 父亲叫大大
 三叔叫三爷 姑母叫姥姥
 姑父叫姑爷 外公叫家公爹爹
 外婆叫家婆奶奶 下辈叫下人
 长辈叫上人 小孩儿叫霞们
 最小的儿子叫罕儿子 岳母叫丈母奶奶 
 继父叫继父老子 继母叫晚妈
 寡妇叫半边人 男人叫男灿
 妻子叫家里人 男人们叫老的们
 妇女们叫奶奶们 弟兄们叫兄弟伙子
 夫妻叫妯娌伙子 单身汉叫寡汉条子
 穷人叫光蛋 孕妇叫大肚子
五、六十岁的老头儿叫二五老头 小伙子叫半桩子
 小青年(男)叫小汉子 极固执的人叫臭头犟
 常被敲竹杠的人叫肉头

器具、物品

 被子叫被窝 被单儿叫被单叶子
 羹匙叫挑子手电筒叫电灯
 顶针儿叫顶顶子手帕叫手捏子
 电灯叫电灯火电池叫电石
 卫生丸叫臭(虫)丸印章叫戳子
 摇篮叫摇窝子一种大而响的爆竹叫打雷炮
 信封儿叫信壳子小船儿叫小划子
一种划双桨的小船叫猫劈子帆船叫板船

生理、禀性  

 额头叫额里头 太阳穴叫太阳筋
 眼珠叫眼睛珠子 眼角叫眼拐子
 嘴唇叫嘴门沿子 下巴叫嘴桠子
 颈脖的后部叫脑颈巴子 喉咙叫喉嗓
 气管叫喉咙眼子 胸口叫胸门口
 心叫心果子 臂膀叫胛子
 手心叫手门心 拳头叫锤子
 手指叫掼拇子 食指叫大指拇子
 中指叫中指拇子 指甲叫指甲篷子
 膝头叫磕膝头子 脚趾叫脚指拇子
 唾液叫唾沫子 肚脐叫肚脐眼子
 腋窝叫胛老窝 手掌叫手巴心
 手腕叫手颈子 髁骨叫脚骨拐
 脚趾叫脚爪头子 腮腺炎叫蛤蟆气
 食道癌叫隔食病 胃病叫心口疼
 近视叫斗视眼 发烧叫发热
 着凉叫冻之 发疟疾叫打脾寒
 体弱多病叫病虾虾 小病叫不调和
 病愈叫调和之 病情好转叫松泛毫
 强壮叫坨实 硬朗叫硬扎
 打哈欠叫打张口 令人生气叫胀气
 气愤叫胀肠子 难受叫不受用
 小儿顽皮叫皮脸 寡言叫晕式头
 可爱叫心痛巴拉 有心眼儿叫有心数
 认真叫实打实 平易近人叫小意
 有自知之明叫见亮 架子大叫大相
 难与相处叫搭僵说话、做事认死理,不知变通 叫木骨
 骄傲叫烧包 多话多事叫韶叨
 小气叫算小 狡猾叫尖头巴些 
 无能、不中用叫不顶龙 不知好歹叫不清头
 没出息叫不主贵 拍马叫呵 
 质差叫下

生活、劳作

 睡觉叫挺尸(贬)觉音告,午睡叫睡中觉
 打鼾叫扯呼 回家来叫家来
 回家去叫家去 回家叫赵家
 不爱叫懒 忘记叫忘失
 责怪叫记挂 吻叫香嘴 
 清洗鱼叫治鱼 泼水叫戽水 
 折断叫擗断 对接叫斗
 有意去关照叫卫气 放置叫顿
 拧叫扭 嚼叫噍
 翻跟头叫搭跟头 熄灭叫过

 做饭叫焐饭 

 行叫照
 担心叫心拎着 遗漏叫卯
 剩叫落 欠叫赅
 付钱叫汇账 合伙叫叉伙
 谈谈,聊天叫聒聒、聒淡 说故事叫聒经
 捉迷藏叫躲猫 散步叫逛趟子  
 假装的叫假马的 劈柴叫剖柴
 糟糕叫砸蛋 男结婚叫接人
 嫁人叫跟人 死叫走得之
 幼儿死了叫丢得之 有趣儿叫得味
 不成问题叫老牌子  便宜叫巧 
 太贵了叫太黑之  容易叫易在
 差、缺叫讹   不简单叫不瓤筋
 罕见叫稀巴巴   不可思议叫怪气
 奇怪叫入鬼 吉利叫顺序
 脾气叫脾家味  精力叫精气神
 窍门叫别别窍 地方叫工程
 捧场叫架相 开心叫开胃 

 同情叫慈念

 合得来叫开胃
不落实叫一头塌之一头抹之 挑拨叫戳 
 捣乱,惹是非叫操蛋 央求叫求屁 
 阻挠叫打拦头板 对着干叫佯干
 说慌叫屁磨 连累叫带兴
 谢谢叫蒙安 串门叫唠门子
 玩玩叫唠唠 开玩笑叫逗猴
 发脾气叫发毛 训斥叫擂狠狠
 讽刺叫打笑 说下流话叫糟扯
 乱说叫糟讲 打赌叫绑东道
 邋遢,不讲究叫遢萨 生孩子叫养小伢
 生小猪叫过小猪

形容、夸张

 很稀叫浇 舒服叫伸朗

 动作麻利叫刷刮

 有本领叫过劲
 难看叫歹怪 妇女能干叫停当
稳重、前后一致叫宜当做事慢腾腾,效力低叫摸
 做事磨蹭叫捱 笨叫膪
 噜苏、唠叨叫碎牙齿 麻烦叫拾弄
不通情理,不宜当叫不弄 很淡叫津淡
 很嫩叫丰嫩 呱呱叫叫呱气
 食品变质发出酸味 叫瘟 馊 很小叫毫毫大
很暗、很黑叫漆黑八乌 滞很稠叫浓 滞
 很老叫老八代 慢慢的叫搭搭的
身体不硬朗叫瓤巴巴 不讲究卫生和整洁叫拉刮
很酸但味不好吃叫酸不溜秋 歪邪倒塌叫倒廊壳壁
 黑洞洞叫黑不隆洞 急急忙忙叫慌打慌忙 
无能、行动迟缓叫脓现对较小的事过分喧染叫暄番 

谚 语

 三月桃花雪,四月麦秸霜。  正月雷打节,二月雨不歇。
 春东风,雨家公。

 月亮起毛,太阳坐牢 鸡子上笼早,门 朝天必好。

 霉过伏,热之哭。月亮红,有雨不远。 蜘蛛收网天将雨,蜘蛛放网于放晴。
 不怕栽得能,就怕扦不平。 稻薅三交出良米,棉锄九交白如霜。
 立夏三日连秸响。 蜘子叫,割早稻。
 清明点瓜,急之眼花。  歇田如放帐。
 肥田不如壮秧。  早稻争日,晚稻争时。
 干锄棉花湿锄麻,毛毛小雨锄芝麻。 椿树一捧,泡芽撒种。
 和州官,管得宽。桑树条子从小育。 人到四十四,眼睛就长刺。
 斧打凿,凿入木。 笑人不如人。
 拔起萝卜带出泥。  点头哈腰,怀里揣刀。
 蜜罐子嘴,秤钩子心。

 大处不算小处算,黄瓜打大锣,一去一 大段。

 家里不吃肉,狗子不衔骨头。 铁匠没样,边打边像。
 只有状元学生,没有状元先生。 疑心生暗鬼。
 一个朋友一条路,一个对头一方墙。 家宽不如心宽。
 不看鱼情看水情。  省掉一回事,免去百日忧。
 一只手只能捺一个鳖。 人老话多,树老根多。
 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 胡琴不到手, 到手就要扭。
 夸嘴郎中没好药。买不尽便宜吃不尽亏。

歇后语

 裕溪口的纤—— 搭上就背下雨不打伞—— 淋头(林头)
筲马子装菱角—— 里戳外捣 老鼠拖秤砣—— 自堵门路
红大椒拌豆腐—— 有红似白  阳沟里老鸭—— 顾嘴不顾身
 木匠戴枷—— 自作自受 苍山小白龙—— 出门就闯祸
鞭索子拴蛤蟆——没打死给拖死之 屙屎拔茅针——一事两勾当
三尺长的梯子—— 搭不上檐(言) 家婆家杀猪  —— 指实之 
 槽坊关门 —— 歇 作 四九天吃冰棒 —— 寒 心
 茶馆里筷子—— 两头忙老蓝布大褂子——里外蓝(难)
 张旺山锣鼓—— 各打各的 山王出棺材  —— 杠得之
大褂子不洗—— 在撮(作)  山头上晒盐—— 咸(含)山
琵琶掉到井里——深弹(谈) 桂花落之叶子 —— 香 棒
外孙端板凳——家公坐(加工做)  一分钱买一大把—— 不是货
十八岁进养老院——享福太早 二姑娘围腰子—— 一干仁净
万岁的茅缸——没我的粪(份)万年古松千年蕉—— 粗枝大叶
中堂挂草帘——不像画(话) 小孩吃泡泡糖—— 吞吞吐吐
八股绳打疙瘩—— 难解难分三个铜钱放两处——一是一,二是二
 十人分四组 ——三三两两  木匠拉大锯—— 有来有往
七窍只通六窍——一窍不通三十晚上写对联—— 不能再拖
围棋盘上下象棋——路子不对 没病抓药 —— 自讨苦吃 
戴放大镜看书—— 显而易见 胸门口挂钥匙—— 开  心  
芦粟秸子挑水—— 担当不起 骑马不带鞭—— 全靠拍马屁 
维吾尔姑娘—— 辫子多 打鼓不打面—— 旁敲侧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