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季【湿地 豫见】舌尖上的故乡(三)

语文湿地 2018-12-05 15:37:14



舌尖上的故乡(三)



卷首语:
美丽周三,我们在 “豫见”再次相见。不得不承认我们每个人的情感深处都有这么一种怀恋旧时光的需求与依赖。当视觉投向悠远的过去,透过漫长的记忆,再现清贫简陋,品味质朴 本真,体会新旧碰撞,感叹世事变迁时,泪水会被往事发酵,情感会被怀恋迷醉。于是心头百种滋味甚至历久弥新,笔端文泉汨汨继而汪洋恣肆。正所谓“文生于 情,情生于身之所历”。王兴伟老师的文章即是如此,以小见大还原真实人生,再现一个时代,反观自我成长。从当初的遗憾缺失中砸摸出别样的甘醇与遐想。诚 然,回顾往昔,意在以昔鉴今,思考比对,奋勇向前。辛苦执着的“豫见”人,你也要常回头看看,今天的辛苦受累,必定是明天的幸福回味!



香甜的回忆----麦乳精

文/王兴伟

麦乳精,曾经是风靡老家风靡数年的“奢侈品”。

记忆中的那个年代,人们不论是回娘家的、串亲戚的、探病人的,都要用网兜提两瓶麦乳精。那些人满脸春风地走在村里,就连与街坊四邻打招呼的声音也仿佛飘着淡淡的乳香味;而街坊四邻的眼睛更是如追光灯一般,跟着那两瓶麦乳精跑来跑去。可是只要客人一走,主家不管多远总要送到村口桥头老槐树下,然后就坐在树下的大石头上,高声说道“闺女回来了,又拿了两瓶麦乳精,和她爹真是喝不完呀!”“外甥前晌来了,专门给俺捎了两大瓶麦乳精!”“俺娃子朋友来耍,你说耍都耍吧,还非拿两瓶麦乳精,真是的!”这些话听多了,心里痒痒的——真想尝尝麦乳精是个什么味?

 因此,我就天天去奶奶家,希望碰到爷爷喝麦乳精时,奶奶也能给我冲一碗尝尝。但“可气”的是,我从不见爷爷喝麦乳精。所以,我只能望着放在上屋正厅三斗桌上的两瓶乳白色的一粒一粒的麦乳精发呆了。有时,我还一字一顿的念着玻璃瓶身的红色“麦乳精”仨字,爷爷奶奶却只是哈哈一笑,高兴地只表扬我识字多,丝毫没有看出我的小心思的意思。好几次,我想鼓起勇气给奶奶要麦乳精喝,但看到爷爷凳子旁黑里透红的打过我的拐杖时,还是掐死了自己的“馋虫”。于是,我把对麦乳精的希望寄托在了外婆家,希望能在外婆家碰上好运气。
一到星期天,我就催妈妈去外婆家。妈妈说:“等你爸月底回来买两瓶麦乳精咱好去。”于是,我就掰着手指头倒计时25、26、27……盼着爸爸赶紧回来。爸爸竟然没有回来,我就使性子说:“妈妈骗人!妈妈骗人!……”妈妈就严肃认真地告诉我说:“爸爸让人捎信说,他临时有事,5号才能回来。”在焦急的期盼中,爸爸准时到了家并且还捎了两瓶我朝思暮想的麦乳精。看着近在眼前的麦乳精,我竟天才般的想到了“偷吃”,正当计划酝酿的差不多时,麦乳精却被“无情”地送到了外婆家。那天恰逢周末,麦乳精、爸、妈和我一起到了外婆家。外婆看到爸爸提去的麦乳精就嚷着说:“乱花钱,山里的外甥刚拿了两瓶。”吃罢午饭,外婆拿着一瓶麦乳精交给我,让我拿回来冲着喝。爸妈却不同意,和外婆拉来拉去,直到外婆生气了,爸妈才勉强同意,而我赶紧牢牢的抱住麦乳精瓶。不过,外婆却格外叮嘱,麦乳精喝完之后,瓶子一定要还她。她想要给上高中的舅舅每星期腌两瓶萝卜丝,现在每星期只有一瓶,不够舅舅吃……

 一回到家我就以外婆急着要瓶子为由,迫不及待的让妈妈给我冲麦乳精喝。妈妈说了句“小馋猫”,就小心地打开瓶盖,一股从未有过的香甜味弥漫在屋里。妈妈挖了两小勺倒在碗里,滚烫的白开水一浇,热浪之上香甜味更浓啦!我双手捧着碗,浅浅的抿一口:香香的、甜甜的,一种崭新的味道“统治”了我的舌尖。但是,一只小黄狗的到来,差点毁了我的“舌尖皇帝”。

有天,爸爸带回一只胖乎乎的小黄狗。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亲昵它、喂它,但这只小狗在惊恐尖叫中不吃不喝。于是,我就偷偷地冲了一碗麦乳精给这个小东西,尖叫停止了,吧嗒吧嗒就吃完了。看着小黄狗和我一样对麦乳精的渴望,我就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把麦乳精让给小狗喝!我刚喂了三天,就被妈妈发现了,训斥——这么金贵的东西怎么能让狗喝呢?!警告——再喂狗麦乳精一口就别想喝!但此时的我对小狗的喜爱远远超过了对麦乳精的渴望。因此我再冲麦乳精时,首先想到的是那只小馋狗,所以冲好麦乳精后把碗放在嘴边,偷瞟几眼妈妈,趁着妈妈不注意,小心翼翼地又给小狗一勺又一勺地倒,看着小黄狗伸着舌头舔麦乳精水的憨态,我乐了,但旋即有了一丝怜悯。

多年后,我定居城市,老婆给老家父母逮了一只小猎犬,为了让小狗适应老家环境,老婆专门买了两桶名牌奶粉让父母喂它,父母却乐此不疲。唉,今非昔比呀,可怜的小黄狗!假如现在,小黄狗大快朵颐岂是难事?

 麦乳精,如今早已退出历史舞台,被什么脑白金、蛋白粉所代替。但麦乳精永远退不出那时代人们的过往记忆。当然,对我而言,除了那份希冀与渴望,还有一份提心吊胆的独特经历!


冰爽的回忆----老冰糕

王兴伟

 “冰糕!冰糕!冰糕!冰糕!”当吆喝声还在村口时,一群小伙伴就跑着喊着“吃冰糕喽!吃冰糕喽!”“卖冰糕的,等等!等等!”一群人挤围在二八自行车后座用绳子捆住的白木箱前,一只只小手举着一枚五分硬币,抢着往小贩的手里塞,争着从小贩手中接过一块细竹条插着的四方白冰糕,冰糕纸还未揭掉就放到嘴里一口接一口的吸溜着。
每当看到这一幕时,我就默默地站在小伙伴旁边,直勾勾的瞅着小伙伴嘴唇边的冰糕,嗓子眼仿佛就有了冰凉甜丝的感觉,一瞬间,这感觉泛滥到舌尖、嘴唇,赶紧也吸溜一口,只不过是热热的口水而已。刹那间,“伟,不敢吃啊你!”的声音直击耳膜,扭头一看妈妈严肃的站在我身后,紧紧拽着我就往家里拉。

 而在这之前,我也过了一把冰糕瘾。那年四月舅舅带我去赶寺庄会。会上人山人海,一家挨一家是卖水煎包、蒸面条的,一摊挨一摊的是卖镰刀、扫帚等收麦工具的,推着自行车穿梭在人流中是卖冰糕的。一个大孩子带着一个小孩子赶会,早已把外婆和妈妈“不敢乱吃”的叮嘱忘的一干二净,敞开了的就是吃!舅舅就问我想吃啥,那当然是要没吃过的冰糕啦!舅舅每人买了一块,吃完我还要。舅舅就再买、再吃。最后舅舅一下给我买了两块,一手拿着一块,左一口右一口的吸溜着。那天不知吃了多少块冰糕,反正嘴里就是甜丝丝的味道,肚子里更是感觉凉凉的,初夏的滚滚热浪对我如春风般惬意。傍晚回到家,冰糕的惬意渐渐消退,随之而来就是浑身寒颤,嘴唇哆嗦,上下牙齿碰得咯咯响。妈妈、外婆围来一摸额头,烫手!妈妈一边背我去村里卫生所一边问舅舅在会上让我吃什么了,舅舅说没吃啥,就是几块冰糕。外婆一听几块冰糕,伸手就是一巴掌,舅舅低头不吭声,外婆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看到外婆打舅舅,我颤抖着说,是我让舅舅买给我吃的。舅舅抬头冲我笑着扮了一个鬼脸!那一次的冰糕瘾换来的是打针、吃药三天,这之后妈妈再也不让我吃“冰糕”,夏天只要听到卖冰糕的吆喝声就寸步不离的看着我!

 转眼村小毕业,我考入水库对岸的乡中。离家远了,妈妈也看不住我了,但每年夏天总要与爸爸到学校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吃冰糕,渴了买瓶草莓汁喝。我也总是保证一定不买。但我看到同学们买冰糕有滋有味的吃着,我还是会偷偷买一块吃。但当偷吃第一块冰糕后,有了一丝担心,但结果却喜出望外。于是,以后就放心吃了。

那年初三放一周麦假,我在家复习备考。爸妈顶着热辣辣的太阳割完麦子,爸爸去挑麦,妈妈顺脸汗流拿着一块雪糕回来了,一进门就叫我来吃新出的雪糕。看着妈妈一脸黑汗,再看看手里的雪糕是我经常在学校偷吃的。我就说,我不敢吃,你吃吧!妈妈把雪糕塞到我手里,说没事,这可是新出的雪糕,不是冰糕!我撕着雪糕纸问妈为啥只买一块呀?妈说“哪是买的呀,村口小卖部你那姑看我热,就给了我一块新出的雪糕,我给钱人家也不要。我就想着你肯定没吃过,快中考了,我就拿回来给你吃!”我把雪糕放到嘴里,竟有了一股咸咸的味道。那一刻,我既感动又惭愧。

 如今,一到夏天老婆就变着花样地买冰淇淋,家里的冰箱从来没断过。有一年,爸妈过来,老婆专门买了奶油水果味的冰淇淋让父母吃:妈妈吃了几口,就给老婆讲我贪吃冰糕发烧的囧事;爸爸在一旁起哄,你咋不讲,割麦天一块雪糕给你娃子吃,不让我吃的事呀!老婆看着父母斗嘴,我哈哈的笑了……而那一刻,我心里泛滥的却是家庭的爱的洪流:暖暖的、热热的!

作者简介

王兴伟

王兴伟,洛阳市四十四中语文教师,河南省文明教师、洛阳市名师、洛阳市教师教育专家、洛阳市骨干教师、洛阳市优秀班主任、洛阳市师德标兵。行走在语文教学探索道路上的80后教师,用写作丰盈工作与生活,主张教育追求乡村田园之美。

豫见编辑部


策     划: “豫见”@语文湿地编辑部
总     编: 我心飞翔
编     辑: 刘玉珍   陈卫星
                江东云   孔书民
                陈向琼   董春香   
                杨晓芳   刘  娜  
                刘龙飞
本期编辑:  董春香   刘龙飞
美    编:  杨晓芳   刘  娜   刘龙飞  
顾    问:  秦  勤
终    审:  李红玲

制    作:  包    运



郑重声明

yuwenshidi

本期内容为“语文湿地”(微信公众号:yuwenshidi。以下简称“湿 地”)原创首发内容,任何微信公众平台进行转载、复制、摘编前,必须得到“湿地”及原创作者的共同授权许可;未经“湿地”和原创作者本人的共同授权许可, 禁止以任何名义进行转载、复制、摘编等任何形式的使用。一经发现,我们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相关法规的相关规定,追究其侵权行为。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优美文章与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