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傻妃:腹黑鬼王爆萌妃

穿越架空小说帮 2020-03-14 21:31:21

 “慕你逃不掉了最好赶紧束手就擒。”


    在一架逃走用的飞机上,飞机还未起飞,20多个国际刑警团团围住了中间的黑发女子。


    “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都没想到,原来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助手背叛了我”黑发女子笑的有点张狂,目光狠辣的盯着跟了她五年的助手,眼神中迸射着杀机,“楚你干的真不错啊”


    叫楚的男人,低垂下头,不敢去看这个气势霸道的女人,“慕,对不起,我是卧底。”


    “好一个卧底反正我今天也没打算活着”黑发女子眼中都笑出了泪,“哈哈哈要死一起死”


    她大笑着按下了掌心的引爆器,强大的爆破气流,滚烫的热气


    飞机爆炸,国际头号通缉罪犯“慕”和20多个国际刑警同归于尽


    霜寒料峭,嫩冰尤薄。凛凛清霜,蒙蒙细雨。


    昨夜,京城上空电闪雷鸣,黑云狂暴,北风呼啸。到早晨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天空飘着柔柔的细雨绵绵。


    国公府。


    后院废园。


    薄床冷被,破褥寡衣。


    床上只有一个人儿高烧不退,脸红的跟关公似的。口中一直不停的喃喃自语。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她的烧自动退了下去,浑身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双眼猛地睁开,先是对奇怪的天花板建筑造型纳闷了3秒,旋即倏然坐起身,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断裂重组了一般,痛苦难当。此时,大脑中有东西在如潮水般涌来。


    这一晃,就又是半个时辰。期间闭着眼睛,表情却时而阴狠,时而狰狞,时而脆弱,时而痛苦


    再度睁眼,这个面黄肌瘦孤苦可怜的人儿,目光阴如寒霜。


    旋即嘴角扬起了古怪又疯狂的笑意。


    天不亡我啊。


    让她重生复活了


    只是原主的身体有点弱跟她同名同姓。


    身为国公府的四小姐,却是嫡出。


    原是慕辉耀袭名镇国公之名以前,已经纳了小妾。而慕辉耀袭名的根本,就是必须娶平原侯的女儿涂氏为正妻。涂氏生下慕芙蓉后,就直接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一个可怜的小女儿独自受苦。


    却说这慕芙蓉是和京城名媛白水烟同时出生的。据说那天京城上空五彩光华,百鸟飞舞,让人们一阵啧啧称奇。


    白水烟直接被人们叫为了天女至于慕芙蓉,出生就克死了亲娘的人,谁会认为她是天女。


    不过三岁以前的慕芙蓉相当聪明伶俐,活泼可爱。还被皇帝陛下一道圣旨,与楚王皇甫连城订下娃娃亲。


    不幸的是,刚订下娃娃亲后,慕芙蓉就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整个人就变得痴傻呆笨,什么都不懂。整天只会呵呵傻笑。一见到皇甫连城就犯花痴。


    成了京城内有名的傻子。


    未婚夫皇甫连城自然一直对这傻子厌恶至极。


    前日,是慕芙蓉十六岁生日,也是和楚王皇甫连城成婚之日。


    虽然慕芙蓉傻了。圣旨就是圣旨。该成亲还是得成亲。


    大婚当晚,被带去检查。却很惊愕的发现。


    “王爷,她不是处。”


    “你这个傻子你是本王的女人,之前却和哪个野男人鬼混过了”


    如果是处,楚王也会想办法处置了她,偏偏雪上加霜,竟然婚前失贞所以当夜就被气怒戴绿帽子的楚王皇甫连城,打断了双腿,再直接一封休书摔在了她的脸上。


    回到国公府后,卑微怯弱的傻子,觉得没脸活下去了,就撞墙自尽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重生后的慕芙蓉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个傻子,死了从今天起,就只有她国际头号罪犯慕芙蓉

慕芙蓉的眼中闪过了一缕颇具深意的笑容。


    她怎么也没想到,国际刑警追杀她,被逼到绝境时,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爆炸后的她,身体早已尸骨无存。没想到来到了这里,还得了一具身体


    老天给了你重活一次的机会,谁会放弃。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新的慕芙蓉。


    那个小痴儿,你放心虽然你没了。我会却替你活下去。


    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我通通不会放过。


    “欠我的,十倍奉还。”


    慕芙蓉咬紧了苍白的嘴唇。


    眸底是一片阴寒的光。


    想到了三个庶姐、姨娘白氏,还有楚王尤其是楚王,打断我双腿的这笔账,咱们改日再算


    以及慕芙蓉忽然忆起那个检查,两个婆子检查出的结果,她非处。


    今年刚满16岁的痴儿,是哪个男人夺了她的清白。


    关于这片记忆,一片空白,看来是痴儿特地遗忘了那个人。


    对于这点,身为现代人的慕芙蓉倒觉得没什么。能活着已经是幸事。


    挣扎着坐起身,看着自己坏掉的双腿,抓紧了手中的冰帕。手帕是谁的在这里还有人会关心她。


    正在慕芙蓉胡思乱想时,有人推开了破门,门外的冷风吹了进来。


    是一个扎着团子头的小丫鬟,一身青粗布麻衣,小脸被冻的通红,一双手更是通红如萝卜粗,她手里还捧着一个破了一个角的白瓷碗。边走边嘀咕着,“小姐,你看我给你弄来了什么好的”


    小桃虽然是自言自语着进来,却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有人在看她,一抬头,望着坐起身的慕芙蓉,差点激动的打翻了汤碗,手忙脚乱的接住碗放在旁边的板凳上,身体却是立即冲到了床前。


    抓住慕芙蓉的双臂,“小姐,你可醒了啊。急死我了。”


    激动的双眸都泛出了眼泪,看着慕芙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小桃紧张的吞吞口水,“小姐,您说句话让我听听,让我知道你还好好的啊。”


    慕芙蓉的这个婢女小桃,几乎是和她一同长大的,与其说是主仆,不如说姐妹来的更为贴切。


    小桃一直照顾着可怜的四小姐,两个人相依为命。


    所有人对慕芙蓉打骂痴傻,只有小桃不离不弃的陪着她,每次挨打都她先上前。小桃是慕芙蓉2岁那年捡的小女孩,那年小桃五岁。


    尽管之前被楚背叛,让慕芙蓉的心狠狠的受到了伤害。


    但是一看到小桃,慕芙蓉冰冷的心泛起了一丝丝温暖,“小桃,我没事。”


    她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小桃如遭雷击的定在原地。


    “小姐,你竟然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了。”小桃整个人激动的落了泪,抹着眼泪,喃喃自语着,“老天爷啊,一定是老天爷显灵了。难道一场发烧把您的脑子给烧好了。小姐,这是几”


    她笑的有些朴实傻气,伸出了两根手指在慕芙蓉的面前。


    虽然很想继续装傻,可是面对小桃的无聊举动,慕芙蓉还是张嘴回答:“二。”


    以前的痴儿要不要傻的连两根手指都不知道是几啊。


    小桃一激动就抱住慕芙蓉,“小姐,识得这个数字你竟然,天啊菩萨啊你真是待小桃不薄啊,小桃改日一定去菩萨庙里拜拜您还神谢恩。”

松开慕芙蓉,小桃又有点紧张的问,“小姐,你真的好了吗”


    “”


    慕芙蓉这一回没吭声。


    她前世是知名的罪犯,当然干的不是杀人放火,而是国际怪盗兼职sk集团首席刺客一职。


    常年的罪犯生涯,让她对任何人都警惕百倍。


    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相信。


    经历了楚,现在的她感动于小桃,却依然保留着警惕。


    她跟这个小丫鬟,还不熟。


    “小姐,你没好啊。”小桃抹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子,笑的很暖意的说,“不过小姐能清醒过来,小桃已经很开心了。”


    然后就在墙角那边的竹篓里翻了翻,边说着:“小姐,你的腿该换药了。”


    将干掉的药草放到碗里捣碎成粉末,这倒是让慕芙蓉目光略奇怪的问,“这些草药”没钱的话草药哪里来的。


    “这些草药是我求了郎中,人家看我大冷天可怜,于是施舍给我的。”


    小桃一副小心翼翼的将捣碎的干药材用温水和成药泥,旋即到床边,掀开棉被,卷起慕芙蓉的裤腿,小心的将之前干掉的药泥块清理,又仔细的用湿布擦了擦小腿,才细心的将新的药泥敷上去。


    慕芙蓉望着低头低垂温柔的脸,眼底闪过一抹琉璃色的毫光。


    她根本不担心腿的问题,她还有个杀手锏呢治疗这腿是小意思。


    “小桃没用。没钱给小姐看病。只能这样。不过小姐放心,那药铺的掌柜说了,这些草药绝对可以治好你的腿,就是速度慢了些。嘿嘿。”


    抬起头就冲着慕芙蓉傻笑,小桃朴实善良的心肠,跟了她这么一个倒霉主子,竟然没有落井下石,该说是老实的娃,还是蠢笨呢。


    “小桃,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慕芙蓉打算直接问清楚,看她怎么回答。


    她除了看错了楚外,其他时候看人可相当的准。


    “小姐,你忘了。”小桃拉好慕芙蓉的裤管,又仔细的盖好薄薄的棉被,才笑的憨憨的说,“小桃是您捡回来的啊。我的命是你给的。那个雪夜,要不是小姐施舍给的一口饭,小桃早就饿死在门口了。”


    小桃是个孤儿,在五岁那年,想要来国公府应聘奴才,人家却嫌弃她年纪小长得又瘦弱不要她。各大王府都一一去遍了。没人要她。最终坐在国公府的后门外,她以为她会就那么成为“路有冻死骨”这句诗的真实写照。


    谁知道,雪夜朦胧中,她看到了一个精灵般可爱的小姑娘,从后门走出来了,趁着没人注意在悄悄的玩雪。一个人玩的相当开心。在看到小桃后。“你为什么在我家门口”精灵般可爱的两岁小姑娘娇憨的问着。小桃又冷又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个小姑娘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转身走进去,过了半日,天色黑了下来,她才歪歪扭扭的回来,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说:“你是不是饿了啊。这是我的晚饭。我可以让给你。”


    就是在那个雪夜,那一碗清汤面条救了小桃的命。小桃当时就发誓,这个人就是她的主子,她要此生都忠于这个人。因为带了一个人回去,年幼的慕芙蓉还被打了一顿。


    三岁后生了一场大病,聪明活泼可爱的小主子变成了痴儿,只有小桃知道,小姐是被人下药毒害了,没死成却变傻了。


    小桃就更是可怜主子,今生今世她都不会离开她要一生一世的守护。


    望着小桃怜惜的眼神,慕芙蓉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啊,对了你看我这脑子。都忘了”小桃转身去小板凳上端来了那碗汤水,“都是小桃的错,你瞧瞧,好好的汤都凉掉了,不过还可以喝小姐,快点趁温温的喝掉,喝了的话,你这腿啊,也会很快好起来。”


    待小桃端过来,慕芙蓉看了一眼那缺了个角的汤碗,皱起了眉,那根本不是什么肉汤,分明是别人吃剩的几种汤混合在一起。


    残羹剩饭


    慕芙蓉上辈子虽然过得是风里来雨里去的生活,不过什么时候吃过别人的残羹剩饭更别说她住的地方,不是私人小岛就是豪华别墅


    国公府的嫡亲小姐,竟然过的是这种日子生病了没钱看,靠别人的残羹剩饭过活,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以前过的什么日子


    也怪不得细胳膊细腿,十六岁的年纪竟然长得瘦弱不堪面黄肌瘦。


    “小姐,你不要嫌弃这些肉汤,他们吃剩下了也证明没毒,为了身体好。这些肉汤还是要喝掉哦。”


    小桃谆谆叮嘱着,生怕慕芙蓉嫌弃汤不干净。


    门口推门而进一个身穿着粉紫色小夹袄,紫衣裙的姑娘,头上插着金步摇和碧玉簪,嘴里不住的嫌弃着,“哟哟这种地方太脏了。也不知道收拾下,是人住的吗里面住的是两头猪吗”


    慕芙蓉的眼倏的眯起,不速之客这么快就上门了。


    她还没有请君入瓮呢。


    小桃一向很怵国公府的其他小姐,见了华贵的人到这种地方,不免很拘束,赶紧站起身福了福身,“二小姐好。”


    连眼皮子也没施舍给小桃一下,走进来目光就落在床上坐着的病秧子慕芙蓉身上,唇角不屑的勾起,“傻子,你终于醒了啊。”


    “唉,你说说。怎么就醒了呢。怎么没有就那么一命呜呼呢。”


    慕芙蓉眼底滑过一抹毫光,表面上装作呆呆蠢蠢的模样,小脸上净是疑惑的问着:“二姐姐都没死。人家又怎么会死呢。”在慕璎珞怒目瞪视下,慕芙蓉一副怯生生可怜兮兮的说,“我比二姐姐还小上一岁呢。论年龄,肯定是二姐姐先死的哟。”


    装傻,谁不会啊。


    她对国际刑警装傻时,慕璎珞估计在绣花呢。


    小桃有点震惊的看着小姐,慕芙蓉悄悄的冲小桃使了一个眼色。


    小桃了然的点头。


    慕璎珞柳眉倒竖,有点不敢置信的说:“傻子,你竟然敢顶嘴。”


    “二姐姐在说笑吗”慕芙蓉一副超级无辜的模样,扁着小嘴,双眸清澈中带着天真笨呆,“人家有顶嘴吗明明是实话实说。”


    让慕芙蓉装作口齿不清当然是不可能的,最多到这种限度,口齿不清的话怎么反击啊


    慕璎珞咂咂嘴,一双眼满是轻蔑:“你这个傻子你撞墙了一次,竟然撞得口齿伶俐了不少嘛”


    “有吗。”慕芙蓉很适合符合情节的摸摸后脑勺,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算你变得口齿伶俐了那又能怎样呢。”


    慕璎珞想到就忍不住的唇角泛起笑意,“已经被连城哥哥休了的女人这辈子再也嫁不出去了。”


    连城


    皇甫连城楚王就是那个新婚当夜打断了她的腿的人。

慕芙蓉眼波流转,天真烂漫的说:“二姐姐,人家想告诉你一个关于连城哥哥的事情。”


    关于连城哥哥的?这个话题让慕璎珞顿时感兴趣的看向这个痴儿,就算口齿伶俐了,想必她也没学会说谎。


    慕芙蓉歪着头蠢蠢的说:“成亲那晚,他休了人家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


    “他说什么?”慕璎珞瞪大眼睛。


    “他说他其实喜欢的是二姐姐。趁此机会休了我。正是想娶二姐姐呢。”


    慕芙蓉一张脸上写满了不解世事,所以慕璎珞不疑有他,惊喜的说:“啊,连城哥哥真的那么说吗?”


    “二姐姐觉得芙蓉会骗你吗?”


    蹙着黛眉,很是怯生生的可怜巴巴。


    慕璎珞满意的说:“量你也不敢。”


    “连城哥哥还说……”


    “连城哥哥还说了,你不要卖关子,快点说啊。”慕璎珞着急的看着摸着肚子发傻的慕芙蓉。


    慕芙蓉抬起头,小脸上满是欲哭的模样,用手抹着眼睛,假哭着说:“可是人家肚子饿饿,现在有点头晕眼花,所以有点想不起来连城哥哥的话了。”


    慕璎珞扫了一眼小板凳上放着的破碗,嫌弃无比,咬了咬牙,看着大哭着的傻子,“你等着啊,我马上去给你拿吃的。”


    慕璎珞也是个急性子,就向外冲去,慕芙蓉逮着机会,抬着头,假哭着边说:“人家要吃翡翠虾饺、糖醋鲤鱼、小糖窝头、西湖牛肉羹,杏仁豆腐。好了,就这几样就行了。”


    还敢给她点菜!简直没把慕璎珞给气死,偏偏这货是个傻子,跟傻子讲道理没用。


    “你……好,你等着。”


    在慕璎珞已经到门外,慕芙蓉冲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二姐姐,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万一被三姐姐看到,她给我带好吃的话,人家可能就会为了吃的告诉三姐姐了哦。”


    “你给我等着。”


    直到慕璎珞离去,慕芙蓉的脸一下子恢复了平静,没有眼泪什么表情,一切平静的……似乎从未发生过。


    只有小桃在一边,满脸都是兴奋的膜拜之色,就差没有五体投地表达一下内心的激动。


    “小姐,你刚才好厉害啊。”


    “……”


    慕芙蓉心想,有什么可厉害的!普通的技能而已。本来慕璎珞是来找茬的,茬儿没找成!先要给她孝敬一顿人吃的饭再说。


    “小姐,骗了吃的。”


    小桃真的要对她家小姐五体投地了,三言两语就把来找茬的慕璎珞给玩的团团转,还骗了一顿吃的。


    “一个消息交易五道菜而已。”这是一桩很公平的买卖!


    慕芙蓉这个人从不肯亏待自己,就算要算账,也得先把五脏庙给祭了。之后再和慕璎珞慢慢来。打狗这事儿一棍打死了多没意思,要慢慢折磨才划算。


    交易?


    小桃觉得苏醒后的小姐在不断的刷新她的三观!长见识了。


    半个时辰后拎着个黑色食盒鬼鬼祟祟跑过来的慕璎珞,气喘吁吁的说:“你,你要的五道菜齐了!你可以说了吧。”


    慕芙蓉立刻呆呆蠢蠢的看着食物,“人家肚子真的饿饿,可以边吃边说吗?”


    “可以。”


    掀开食盒,里头真的放了慕芙蓉说的五道菜,翡翠虾饺、糖醋鲤鱼、小糖窝头、西湖牛肉羹,杏仁豆腐,还都热腾腾的冒着热气儿呢,跟刚才的残羹剩饭比起来,显然这个才是人吃的。


    慕芙蓉也就毫不客气,小桃迅速的摆好矮桌在床上。


    慕芙蓉边吃边说。


    “他说,他以前经常来咱们家。就是为了看二姐姐。”


    这个翡翠虾饺做的还不错,糖醋鲤鱼的鱼肉也够鲜!

 “真的吗?怪不得我总觉得连城哥哥每次来咱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原来他暗恋了我那么久啊。”慕璎珞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他还说,三姐姐慕璇玑也对他有好感。如果想娶二姐姐,可不容易呢。”翡翠虾饺的味道真够不错的,慕芙蓉说起谎来真的是信手拈来,“二姐姐和三姐姐姐妹情深,他不想因为他让两姐妹不和。他很惆怅。”新婚当日我不是处,估计让那个楚王的脸丢尽了,他自然很惆怅。


    “该死的,我都忘了三妹也喜欢连城哥哥了。”慕璎珞的脸上泛起焦虑不已,似乎很作难。


    正在吃东西的某个小吃货停下筷子,仰着小脸呆呆的问,“原来三姐姐也喜欢连城哥哥吗?”


    “没有。没有。三妹没有喜欢连城哥哥。连城哥哥是我一个人的。”慕璎珞低头就冲慕芙蓉哼道,“吃你的饭吧。少乱嚼舌根。”


    慕芙蓉低头闷不吭声的吃饭,慕璎珞见她不作声又忍不住的问,“连城哥哥还有没有提起我啊。”


    “有啊。”既然你想听好话,慕芙蓉这个从前的国际罪犯,常年跟国际刑警打照面还要装傻,那骗死人不偿命的功夫早已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甜言蜜语和好话通常都不花钱,又能迅速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说他生命中唯一魂牵梦萦的女人,就是在国公府游赏花园,偶然碰到一个身穿紫绿松尾纹的少女。”


    慕璎珞捧着一张爆红的小脸,喃喃自语着,“对啊对啊,我有一件紫绿松尾纹的短曲!黑底红暗纹锦衣缘!”那一定是我没错了。


    “他说他这辈子都忘不掉那个少女的倩影。他唯一想娶的也只有那位少女。人家知道二姐姐有一件那衣裳。想来楚王真的对二姐姐情深意重。”被那个楚王打断了双腿,再用你骗点好吃好喝,慕芙蓉觉得真不亏,至少你还有点用处嘛。


    “呜呜,没想到连城哥哥那么爱慕我!该死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慕璎珞想到皇甫连城那英俊不凡的脸,双眸激动的泛着泪花,一边抹泪一边娇嗔着。


    “因为他不好意思啊。大男人啊。怎么能说出自己对一个女子魂牵梦萦茶不思饭不想,连晚上做梦都梦话说的是你。”


    既然你那么想听好话,慕芙蓉张嘴就来。


    “你怎么知道他说梦话说的是我。”慕璎珞也不算太蠢,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因为慕芙蓉根本没和皇甫连城同床过。又怎能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梦话。


    慕芙蓉半点紧张都没有,施施然的抬起头,无辜的双眸倨住慕璎珞的眼,“二姐姐……当日他打断我双腿时,亲口告诉我,他有心仪之人。”非常可怜委屈的捂住胸口,表态道:“你觉得以人家的智商唬得了聪慧伶俐的你吗?”


    她的智商180,就是不知道慕璎珞的智商是多少呢。


    “以你的智商确实骗不了我。”慕璎珞心想,这个蠢货蠢笨至极,能骗得了聪明智慧美丽无双的我!


    不过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跟傻子正面对话说了不少,让慕璎珞不免觉得脏了自己耳朵,轻蔑的说,“你这个傻子,嘴巴变得利索了不少么!” 

 “那肯定是多亏了二姐姐来看我。让人家神智开窍了。”


    慕芙蓉傻笑着。


    慕璎珞不知为何,觉得这个傻子今天很会说话,糟糕!这个傻子才不是她妹妹呢!


    国公府慕家四个女儿,白氏生的三个女儿分别是慕珊瑚、慕璎珞、慕璇玑,名字都是璞玉王字旁。只有慕芙蓉。草字头的字。白氏说了,涂氏生的野种,就祝她如杂草一般活在烂泥里。


    所以慕璎珞才不要这个傻的破坏慕家门风的妹妹了。


    “嘴巴还蛮会说话的!哼!不要以为翅膀硬了就真的能飞了。告诉你。婚前失贞的女人,又被连城哥哥休了。真是太不要脸了!娘亲说了,你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若是死了就算了,没死的话你这个傻子回头只能嫁给王员外或者刘员外做小妾了。你好自为之吧。”


    王员外和刘员外……小妾。


    慕芙蓉的眼眯了眯,很想发作,却将怒火在千钧一发之际,忍住了,憨笑着虚与委蛇:“多谢二姐姐提点。”


    “谁提点你了,大傻子!白痴!”


    被一个傻子谢来谢去,慕璎珞觉得心烦意燥,她在骂她啊,这个傻子!忽然觉得欺负起来很没意思,慕璎珞的嘴角勾起神秘的笑意,不怀好意的道,“听说王员外和刘员外都性情暴虐,喜欢玩些不同的花样。哼哼!你就等死吧。”


    这样的话总该发作了吧。


    慕芙蓉装作根本没有听懂那句“不同的花样”句中的含义,还非常执着的再见着。


    “喔。二姐姐慢走。”


    不同的花样?s-m?古代的性-虐-狂吗?


    慕芙蓉眼底凝聚着暴风雨,望着慕璎珞离去的背影,慕璎珞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着。


    “脏地方,谁愿意来这种猪窝啊!万一弄脏我的新衣裳可怎么是好。”


    小桃一直还停留在慕芙蓉之前的形象,刚才这么和慕璎珞正面交流,让小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小姐,小姐的脑壳一定是坏掉了!竟然不止是骗人,还,还说了好多的谎话!


    可是心慌的二小姐根本没有多加思考!


    慕芙蓉瞪了一眼在那边发呆的小桃:“发什么呆,过来把那些菜吃了。”


    刚才矮桌上摆了五道菜,以慕芙蓉的胃,怎么可能吃的完。倒掉又非常的可惜。


    “小姐没吃完的话,留着下一顿还……”


    小桃的话没说完就被慕芙蓉严厉的眸子“看”的没音了。


    “你不想吃可以倒掉!”


    慕芙蓉这么说后,小桃连忙抱走矮桌到一边,一点不嫌弃的抄起慕芙蓉的筷子,要落筷前,又询问着,“小姐,我,我可以吗?”


    “你不饿?”慕芙蓉淡淡的挑眉问。


    “……”


    小桃哪敢在废话,端起碗就毫不犹豫的吃起来。


    慕芙蓉很满意小桃。


    虽然还是不能完全相信。


    要养一条忠心的狗,就要从小事仔细的对待,这样才能训练出一条忠心的狗。


    望着狼吞虎咽的小桃,慕芙蓉眼底满是暖意,“吃吧。以后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


    这小丫头,也算是苦了十多年。


    吃了两口饭,紧张的抬头问慕芙蓉:“小姐,你不吃了吗?”


    “我饱了。”常年的吃不饱,让她的胃非常小,根本吃不了两三口就饱的不行。


    五道菜,多了。


    小桃美滋滋的抱着碗不撒手,开心的像个小仓鼠:“谢谢小姐赐饭。”


    “乖。”


    来日方长,今日她的腿还没好!又刚苏醒。


    不宜跟慕璎珞正面冲突,再者,以前痴儿的傻子形象可以好好的利用下。


    在正面口舌之争上非要争个大胜而归,是蠢人的做法。


    迂回作战,釜底抽薪,关门打狗才是慕芙蓉最擅长的做派。


    “小姐,你刚才忽悠了二小姐很多事。”小桃忽然放下碗,神情有点焦虑。


    楚王皇甫连城殿下何时爱慕过二小姐,那个人一向高高在上,天下间的女子有几个入的了他的眼,连京城名媛白水烟都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二小姐慕璎珞!


    小姐这回撒了个大谎,改日要是谎言戳穿了可怎么办啊。


    小桃急的半死。


    “安心吃你的饭!一时半会根本没事。”


    慕芙蓉很平静。


    云淡风轻的放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一时半会?小姐说那些话时根本没有多想吗?“可是以后……”


    “小桃!以后?今天我在这里,你没听到,二小姐说了,白氏要把我嫁给王员外做小妾啊。这还有以后?”慕芙蓉淡笑着提醒小桃,危机重重,她竟然还有空操心以后。


    小桃一听,脸色大变,满脸哭腔的说,“对啊,还有这个事情,小姐,可怎么办啊。”


    夫人竟然要把小姐送给什么员外,这不是欺负人么!


    “船到桥头自然直。”慕芙蓉从容不迫的安慰着小丫鬟。


    “不行,明天小桃再去求药铺老板,多给点药草,小姐的腿得赶紧好才是。”


    小桃眼底满是焦急之色。


    ——


    国公府。承露院。


    慕璎珞从后院回来就着急的到处找慕璇玑,想探探口风,结果没找到慕璇玑,却被白氏看到,叫了过去。


    “璎珞,你刚才去哪儿了。”


    慕璎珞随口说:“我……我刚才去后院了。”


    说完就立刻后悔了,干嘛提起后院啊。


    这该死的碎嘴。


    白氏自然而然的询问着:“那个死丫头死了没?”


    “娘亲!说起来。她不傻了。”慕璎珞赶紧汇报着正事。


    “不傻了?”白氏被慕璎珞这句话吓一跳。


    那猛然剧变的脸,让慕璎珞反倒是有点吓到,忙摇头补充:“不是不是。还挺傻的。”


    “你在说什么浑话。璎珞,越发的没规矩了。”指着慕璎珞的额头,气的手指都在颤抖,白氏喝道,“下次还这么吓娘,仔细你的皮。”眉眼间却是倏然放松的笑。


    慕璎珞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娘!那个小杂种,她还是傻的。只是口齿伶俐了不少,脑筋也比以前清晰了。”以前说话颠三倒四,只是满脑子记得以后要嫁给连城哥哥!现在竟然记得那么多事。


    白氏的眼底凝聚着暴风雨,有种黑云压城的暗色。


    “她和你说了什么,嚼了什么舌根!”


    “没说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慕璎珞语带保留的说。


    白氏知道慕璎珞在这种事上不敢有所隐瞒,趁着还没完全恢复,“管她傻不傻!没死正好,回头卖给王员外,国公府出产的品种,最起码也能卖个三千两银子。” 

袭名“霄云镇国公”称号的慕辉耀,两个月前带着兵去了边境,平定和北堂的边境战争!恰好错过了慕芙蓉的大婚,也并不知道几日前,慕芙蓉被楚王直接休了这件事。


    因为修书一封快马加鞭,到达边境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打发了二女儿回园子休息。


    白氏躺在贵妃塌上,手中抱着小暖炉,眼中出现了一抹极度阴寒的光。


    涂氏啊涂氏,当年你抢了我的国公夫人的位子,今天我就要你的女儿偿还!


    她白氏都嫁给慕辉耀好几年了,皇帝陛下的一纸诏书却让涂氏嫁给慕君辉耀做正妻!那她呢,她白氏好歹也是白大学士的女儿!!


    已经给慕辉耀生了两个女儿了,竟然还只是个妾侍。


    更可气的是,慕辉耀在娶了涂氏的几个月内,白氏感觉慕辉耀的心变了,尤其知道涂氏怀孕了,更是整天嘘寒问暖,好像涂氏能给他生个儿子似的。不料想天公不作美。涂氏生的也是个赔钱货。


    趁着涂氏生了赔钱货。慕辉耀后来又得诏去西月国做使官几个月内。白氏弄死了涂氏那个贱-人。


    横竖你死了。你看不到今日我的风光岁月了。


    你的那个赔钱货变白痴了!还被不明男子玷辱了,又被楚王休了!


    国公爷还没回来!赶在他回来之前,我便会将这个赔钱货低价处理给王员外,我倒要看看你涂氏在天,拿什么保佑你家那个小白痴!


    楚王皇甫连城,只有我女儿才配得上。


    ——


    是夜,慕芙蓉的腿因为小桃敷的药草,钻心的痛,哪里睡得着。


    一万只蚂蚁在咬着腿部的全部肌肉似的。慕芙蓉明知道那是药草渗入肌理的正常现象,可还是忍不住的怀疑,我这是中了传说中的七虫七花膏吗!


    猛地睁开眼,她的墨眸在深夜中清亮幽幽。


    确定四周没有一丁点声响,慕芙蓉的手指拉出了脖间的那个红绳上绑着的白玉吊坠。


    在衣饰响动间,借着从漏风的窗口射进来的月色。依稀可见,那个白玉环佩上浮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凤凰图腾,凤凰展翅欲飞天。


    慕芙蓉看了一眼白玉吊坠,嘴角扬起了一抹松泛的笑意。


    她中午就察觉出来这东西跟她一起来了!纵使并不知道什么原理。


    这个世界有很多的未解之谜。


    就像是她最初也并不懂这个东西……


    心念一动。


    慕芙蓉整个人从床上消失了,只剩下被子轰然平落在床上。


    赫然出现在了一片云雾缭绕的神仙般的空间内。


    四周烟气缭绕,云海茫茫。


    只消慕芙蓉心念再一动,她的身体竟然从半空中向远处飘飘而去。忽略这一身破衣褴褛,这种画面当如神仙下凡才对。


    飘了几秒的功夫就到了一片药香扑鼻的药田前。


    药田的旁边坐落着一栋琉璃色的竹楼,竹楼的后面是一池冒着氤氲热气的热泉,热泉旁是清潭,热泉和清潭呈现泾渭分明。从不会交汇。清潭是从在后面的高山上以九天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冲下来,至于高山,曾经慕芙蓉试图以意念爬上去,却没法!根本无法靠近。


    不过这不影响她对如意空间的使用。。。。。。。

如果觉得好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一下哦!因字数限制发表不了很长的文章,可以点击右上角可以在浏览器中搜索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