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快点吸,我下面就要喷水了!

每晚睡前小说 2018-12-05 14:48:20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我们,免费看小说



本文转载自 精品美小说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楔子

街道一侧,梧桐树下,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妇人在沿街乞讨。她的衣服上满是破洞和灰尘,似乎是年代久远了,因为没有鞋子穿,所以走着走着,脚由血迹斑斑变成了布满老茧。

这样一个狼狈的乞丐本来是不会引人注目的,可是一阵风扬起了她的头发,路人看到了她那张白皙精致的脸,虽然皱纹爬上了眉梢,但能看出年轻时定是个绝代佳人。

沿街一家水果铺的老板丢给她半个馒头,她接过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后,她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后便开始着急地走动,像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她停在了金色饭店的门口。

金色饭店今天格外热闹,门外整齐地停放了一排排小轿车,从车内下来的不是西装笔挺的绅士便是穿着洋装的小姐,他们都是来金色饭店参加婚宴的。

金碧辉煌的大门上用红纸贴着“莫常九先生与吴茉莉小姐大婚”的字样。

老妇人望着红纸出神,饭店门外的门童站到她跟前,面无表情地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麻烦去别处乞讨好吗?”

老妇人像没听见一般,依旧杵在那儿。

门童不耐烦了,以为她耳背,便轻推了她一下,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这次的声音很大,连来参加婚宴的客人都听到了。

老妇人终于有反应,她指着门里对门童说:“我可以进去吗?”

门童愣了一下,语气嫌恶地回道:“当然不可以,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都说了要讨饭去别处讨。”

周边围观的客人哄堂大笑。

老妇人不依,她走上台阶,打算硬闯,门童及时拦住了她并把她推了出去。老妇人跌倒在地上,大家都以为这次她要放弃了,谁知,她站起来,眼神瞟过去,走到了下水管道前,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攀了上去。

门童吓得一时之间六神无主,醒悟过来之后就开始叫警察。

哪老妇人费力地爬到了三楼,然后开始敲玻璃,没有人理会她,她便自己打开了玻璃窗。

三楼的会客厅内,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和英俊挺拔的新郎正举着酒杯与客人聊天谈话,看到窗外的情形也惊得后退了一步。

老妇人并没有要爬进来,她一手紧紧抱着管道,一手却朝着莫常九的方向伸去。

楼下警车已经到达,几名警察将人群隔离开来,然后举着播音器朝楼上喊:“快下来,我命令你快下来!”

老妇人置若罔闻,她的手悬在空中好久,莫常九都没有要走过来握住,反而把她当做怪物一样看待。

老妇人眼神里最初是失望,后来却变成了释怀,她自言自语道:“其实我能看见你就满足了。”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松开手,整个人从高处坠落,倒在血泊之中。

由于是仰面朝上,惊慌失措的人群中终于有人认出了她,可是没有人知道她跟莫常九之间有什么关系,这变成了一个永远也无人能解开的谜。


(一)梦里见过你

西洋人开的餐厅大抵都相似,墙上挂着色彩浓重的油画,木制餐桌上摆着中英双语的菜单,两者相得益彰。

林雪玫点了一份什锦时蔬和一杯咖啡,然后便左顾右盼期待着发生点什么好玩的事情来供她调侃。谁知,好玩的事情没有,倒是一个女人的惨叫声吓着了她。

是隔壁桌传来的,扭头望过去,一个身形矮胖的男人揪着一个看上去纤弱无力的女人的头发,抬手就是一耳光,一边打嘴上还一边不干不净地叫骂:“让你给我那么晚才回家!让你那么晚回家!”

被打的女人不敢顶嘴,倒是林雪玫不急不缓地抿了一口咖啡,然后说道:“能回家就不错了,就算是不回家又怎么着,犯法了?”

林雪玫的声音清脆利落,很快引起了全餐厅人的注意。

那男人抬头,看见出声的是一个披着羊毛坎肩,头发烫得卷卷的时髦小姐,于是冷哼一句:“女人都该死。”

林雪玫不屑回应,只是高高竖起了中指。

这个举动一瞬间惹怒了男人,男人冲过来打算也教训一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女人,可是哪里轮得到他下手,原本站在门外的两个保镖一样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架住男人。

“你们干什么?!”男人受惊吓大吼了一句。

架住他的二人不说话,倒是在林雪玫冷哼出“给我打”这三个字后,二人突然对男人拳打脚踢,毫不留情。

男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林雪玫悠闲地边喝咖啡边观赏眼前的这出戏,还时不时地助阵:“扇他耳光,打得他满地找牙,只要不闹出人命来即可。”

看客一开始是为林雪玫叫好,觉得她仗义。后来却都开始可怜被打的男人了,人群中,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中年男人站出来说:“教训教训就可以了,气也出了,可以收手了。”

林雪玫冷笑:“谁说我的气出了?谁说我要收手了?我就是要代表全天下的女人收拾这头驴。”

中年男人没想到她丝毫不退步,反而越发刁钻泼辣,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形同泼妇一般。”

林雪玫刚要回话,店里又来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他走到林雪玫前弯腰道:“小姐,夫人叫你到乐府陪她看文明戏。”

林雪玫表示应允,离开之前还不忘奚落那中年男人一番:“看过文明戏没有?一看就是个土包子。”

中年男人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林雪玫就离开了。

其实林雪玫并不喜欢看文明戏,她喜欢看电影,她觉得一个人在荧幕上比在舞台上更能放光彩,于是陪自己的妈妈看文明戏时一直打着呵欠。

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林雪玫听见自己的妈妈好像在跟谁问好,睁开眼一看,居然是自己刚才在餐厅里骂过的土包子。他居然是妈妈的朋友。

那中年男人已经瞧见了林雪玫,林雪玫也正睁大眼睛看着他。避免不开的尴尬,局面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这是电影大亨杨胜览先生。”林夫人朝林雪玫介绍道。

“久仰久仰。久闻杨先生大名,果然久闻不如一见,杨先生风度翩翩,气质非凡啊。”林雪玫反应非常快,赶紧说尽了好话,只求不露破绽。

可是杨胜览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林小姐?”杨胜览嘴角微扬,眼里闪过促狭的光。

“在梦里吧。”林雪玫笑得放肆,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林夫人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跟杨胜览第一次见面聊天就聊得如此熟稔,不过林雪玫一向是千城上流社会有名的交际花,所以她也就没往深处去想。

三人坐下一起看戏。

“杨先生最近有没有投资什么电影?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角色。”林雪玫问。

“有一个,不过是演一个泼妇,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杨胜览笑着答。

这显然是故意刁难,但林雪玫却咬咬牙应道:“有,一个好演员当然不在乎角色是什么。”

就这样,杨胜览真的找林雪玫去演戏了,演一个任性又泼辣的小姐,这完全是本性出演,林雪玫演得很成功,戏一炮而红,林雪玫那娇艳而又婀娜的模样也立刻深入人心,她立刻成了整个千城最耀眼最炙手可热的明珠。


(二)我会保护你

这一阵子,几乎所有男人都拜倒在林雪玫的石榴裙下,特别是一个叫许易为的。这个男人原来是林雪玫的同学,家境尚可,长得也算清秀,可就是性格懦弱。

他每天都给林雪玫写情书,然后托人送到剧组。

林雪玫每次都是看完情书,然后直接撕碎丢进垃圾筒。

许易为见自己写的情书从来都没有回复就鼓足勇气自己去了拍片现场。他躲在柱子后面,看着林雪玫那张骄傲得不可一世的脸,听着那纸张清脆的撕碎声,低落得不能自抑。

林雪玫已经瞧见了他:“怎么,敢写不敢面对我啊?”

许易为只能站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

“都写了这么多了,我就给你个机会,你要是敢过来亲我,我就和你在一起。”林雪玫笑得轻佻。

可是这许易为对林雪玫疯狂的迷恋都写在纸上了,现实中,他都不敢与她对视,更别提亲她了。他立在那里许久,最终还是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帷幕后,杨胜览的夫人上官晓玲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闹剧道:“简直无法无天,这样乖戾的女人以后一定不得善终。”这话不知怎的就传到了林雪玫的耳朵里,林雪玫将化妆台上的一盒胭脂打落在地:“我倒要看看,是谁不得善终。”

她开始在拍戏的时候故意迟到,整个剧组都拿她没办法,只得去回禀杨胜览。杨胜览便亲自来现场监片。

大家都对杨胜览毕恭毕敬,就林雪玫不怕他,她公然坐在杨胜览的大腿上,钩着他的脖子说话。

林雪玫的裙衩开得极高,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这画面太香艳。上官晓玲来片场看杨胜览的时候,林雪玫就故意眉梢一挑,红唇在杨胜览脸上一啄,留下一道刺眼的印记。大抵男人的想法都差不多,无法拒绝美人的投怀送抱,所以杨胜览从来不会推开林雪玫。每当看到上官晓玲明明醋意大发却不得不为了大局而隐忍的表情,林雪玫心里就有种报复的快感。

流言比细菌传播的速度要快得多。很快,大家都知道了,著名艳星林雪玫勾搭上了电影大亨——也就是有妇之夫杨胜览,林雪玫的父母觉得很丢人,他们给林雪玫两条路选择:一条是息影,一条是断绝关系。林雪玫的事业如日中天,她怎么舍得息影,所以从此跟自己父母的关系一刀两断。

从现在看来,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林雪玫压根儿就不想受到家庭的约束,她从家里搬出来,住到繁华街道的公寓里,每天拍完戏就在家里搞派对。

这天晚上,林雪玫又在公寓里搞狂欢派对,来参加的都是圈内的明星。

他们喝酒跳舞,打算狂欢至天亮,却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家里闯进了一批不速之客。

音乐戛然而止,林雪玫抬眼打量着突然闯进自己家里的这些人,个个面露杀气,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些人里面为首的那个四处打量了一圈之后径直走到林雪玫跟前,语气不是请求而是命令道:“我们是莫老板派来,请林小姐去拍戏的。”

“莫老板,哪个莫老板?”林雪玫问。

“莫岳之。”为首的说出这三个字时,林雪玫怔忡了好一会儿,这位莫老板名字优雅,但却是一个性格特别残暴的人,他原本是千城一个富商的儿子,前几天,他的爸爸暴毙,不知怎的,财产全部落入了他的手中。很多人怀疑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可这莫岳之黑白两道通吃,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他请林雪玫去拍戏,还不如说是他想要占有她。

“如果我说我不去呢?”林雪玫手指抚摩着酒杯,就连这时也依旧风情万种。

为首的那人立刻拿枪抵住林雪玫的头:“还由得你说一个不字?”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尖叫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有一个胆子大的小明星说话了:“千城是法制社会,你们再不放了雪玫姐,我就叫警察来抓你们了。”

“警察?”那人冷哼一声,然后开枪。

林雪玫腿一软,倒下的并不是她自己,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明星死在自己眼前。

再没有人敢动了,林雪玫闭上眼睛,打算认栽。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推门而入的居然是杨胜览。他只身一人,表情从容,对眼前发生的狼藉一片不惊讶也不害怕。

“这是在干什么呢?”杨胜览一步一步朝里走,望着林雪玫,举了举手中的一瓶红酒微笑着说,“听说你今晚开派对,我给你带了瓶好酒过来。不过现在看来,好像现场不欢迎我嘛。”

所有人都为他提心吊胆,为首的人还挟持着林雪玫,他应道:“我们是莫老板派来请林小姐去拍戏的。”

杨胜览笑了笑,然后回道:“看来我眼光不错,连莫老板也要来和我抢人了。”

杨胜览的笑容转瞬消逝,他与那伙人对峙了一会儿,为首的那人居然把林雪玫放了。大家都觉得匪夷所思,后来想想也许是杨胜览的名气响当当,即便是莫岳之的人也不敢轻易得罪,总要留几分面子的吧。

“我们还会再次光临的,等着,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这是那伙人临走之前留下的狠话,而这句话正是冲着林雪玫讲的。

杨胜览派人过来处理了现场,大家各自散去。

他揽着惊魂未定的她安抚道:“你太惹眼了,过分惹眼并不是好事。这段时间你先休息,不要拍戏了,我会派人保护你。莫岳之那边我会派人去交涉。”

林雪玫平日里所有的刁钻野蛮此刻全部不见踪影,她只是机械地点头。

小明星倒下的那摊血迹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林雪玫望着那里,第一次觉得人的命竟比纸还薄透。


(三)流言成真

没有戏拍,林雪玫的生活便一日比一日无聊。在这无聊的日子里,她爱上了抽烟。其实以前她也抽,只是烟瘾没有现在这么大。

偌大的宅子空旷得很,林雪玫一闭上眼就能看到小明星倒在血泊中的样子,这事给她的打击很大。

她睡不着就坐在窗台上,一边吹冷风一边用钱点烟。

林雪玫看到楼下总是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她是认得那辆车的,车的主人就是杨胜览。一连几天,那辆车都在。

于是她下楼,敲击车的窗户,朝坐在里面的人习惯性地妩媚一笑:“既然来了,干吗不上来?”

“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后来想想其实把你交给谁我都不放心,还是我自己守着比较好。”杨胜览的眼睛有些熬红,他望着林雪玫的笑诚挚地回应道。

这一刻,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将她捧上天堂,成全了她的梦想,又在她身处危险时救她于水火之中,现在还亲自来守护她。如果说之前与他的暧昧情愫都是演戏,那现在的喜欢却是发自内心的。

“天冷,上来喝杯热茶。”林雪玫拉他上楼。

这一晚,杨胜览没走。流言成了真实的,她真的是他的女人了。

之后,杨胜览将林雪玫藏进郊外的一栋别墅里,只要有时间他就去看她。

别墅里什么都有,这样的生活安全且安谧。一开始,林雪玫是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每天等着他来,给他奉茶。他爱喝西湖龙井,她就提前用凉汤和沸水反复冲泡。

可是有些人天生是属于舞台的,就算将她的光芒暂时掩盖,她也不会在一栋别墅里安身立命。

杨胜览因事没来的这一天,林雪玫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有一只不知名的小鸟停在泳池边上,林雪玫轻轻走过去试图抓住它,可是它听到一点动静就立刻展翅高飞向蓝天。

林雪玫终究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这样的生活太冷清了,她受不了。她怀念蓝天,怀念自由,怀念大屏幕,怀念过去放肆的岁月。

林雪玫趴在杨胜览耳边说:“胜览,那件事已经平息了吧。我想回去演戏。”

杨胜览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不行,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抛头露面,尤其是你。”

虽然已经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可林雪玫还是抑制不住情绪的激动:“可我现在就像是笼子里的鸟,你让我飞,我会飞得很高,你把我关在笼子里,就像折断了我的翅膀。”

杨胜览转身,语气软下来:“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干吗还要去演戏?”

林雪玫回道:“那我不去演戏也行,你和你的夫人离婚,和我结婚。”

“晓玲是名门淑女,虽然没有为我生过孩子,但我不可能抛弃她的。”

“你不就是看上她家有钱吗?我也可以给你赚钱啊。你让我演戏。”

“怎么话题又绕回来了?”

最后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一段日子之后,林雪玫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杨胜览,杨胜览惊喜莫名。他年纪已经不轻,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吩咐林雪玫什么都别再乱想,安心养胎,林雪玫表面上应下来。

一高兴,杨胜览就喝了不少酒,最后枕在林雪玫的肚子上昏睡过去。

林雪玫偷了杨胜览腰上挂的钥匙,然后留下一封信便开着他的车逃了出去。

她没有回家,更没有去找以前拍戏时的好友,而是直接驶去杨家大宅找上官晓玲。

她坐在上官晓玲对面,气焰十分嚣张:“开门见山吧,我怀孕了,不过这个孩子我不想要,放心,我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不过你要么给我钱,要么让杨胜览让我演电影,我想复出。”

上官晓玲毕竟是大家闺秀出身,面对这个第三者,她不急不躁,颇有涵养地回道:“既然怀孕了,胜览也不可能舍得你出来。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想怎么样都行。不过现在没有,明天我派人跟你到银行去取。”

这场谈判顺利得让林雪玫很得意,卸下防备的她并没有料到往后的腥风血雨皆是由这场谈判开始。

就在第二天一早去银行的路上,林雪玫被人从背后捂住嘴巴,挣扎了一会儿后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之后,林雪玫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站在窗口的男人不是杨胜览,她并不认识他。

男人见她醒了,嘴角一扬,那是一种占有之后的愉悦。

“我是莫岳之,我的手下应该跟你说过,你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幸运。还记得吗?”

林雪玫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跑到莫岳之跟前扇了他一耳光,莫岳之立刻回扇过去。男人的力气当然比女人要大,林雪玫站不稳,趔趄地差点撞到床脚,她护住自己的肚子,便听见莫岳之冷笑着说:“我不是杨胜览,不懂得怜香惜玉,所以你给我老实一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第六房夫人,吃穿都不会少你的,但是你别想逃跑,除非有一天我玩腻了你。”

莫岳之派手下整日守着林雪玫,相当于将她软禁起来。试过逃跑几次,失败之后,林雪玫便心如死灰了。


(四)抵不过命运

命运的大手翻云覆雨,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秋去冬来,林雪玫在一个大雪天生下一个男婴,取名为常九,谐音长久。并不是想和莫岳之长久生活下去,而是和放在心底的某个人能够长久相爱。过去是她不懂珍惜,如今他还记得她吗?

新年的时候,莫岳之带着几房姨太太去参加一个商业聚会,也有林雪玫的份儿。

这是她受软禁以来第一次外出,大概莫岳之觉得她连孩子都生了,也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所以对她的管制也放松了许多。

长久不与外界接触,林雪玫站在自己向往要回去的热闹中间,一时不知身在何处。人群中,她居然看到了上官晓玲挽着杨胜览的手臂在与他人谈笑风生。

她愣在那里,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第一反应不是奔过去,而是想逃走。

莫岳之却抓住她的手臂,拉着她走到他们跟前。

“姐姐,姐夫,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第六房夫人林雪玫。”

林雪玫下意识地想要离去,莫岳之却牢牢抓住她,不让她走。

“这就是息影的电影皇后吧,真漂亮,岳之,你真有福气。”上官晓玲看似由衷的夸奖让林雪玫难受得很,接着,她又上前拉她的手,亲热地说:“都是一家人,别这么拘谨。”

林雪玫抬头对上上官晓玲笑意深刻的眼眸,转侧是杨胜览冷漠的脸。

寒暄了几句便各自散了,林雪玫鼓足勇气上前拉住杨胜览的袖子,杨胜览一转身,眼里写满了厌恶。林雪玫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不肯跟我,倒是愿意跟莫岳之,既然如此,当初何必假惺惺。”说着便甩开林雪玫的手。

林雪玫的眼泪溢满眼眶,模糊中似乎看到上官晓玲如花一般灿烂的笑容。

林雪玫跟着上官晓玲走到二楼拐角处,她整理好心情,望着楼下的熙熙攘攘开口问:“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吧?”

上官晓玲平日温婉的笑容瞬间消失,换上的是一副阴沉的表情,她语气狠戾道:“是你这个女人太不识趣。”

“外表柔弱,你内心怎么那么狠毒?!”

“狠毒?”上官晓玲喃喃低叹一声,她扶着栏杆,仿佛在自言自语,“我爸爸娶了好多房姨太太,我娘很快就被遗忘,因为不是正房,因为不受宠,因为没有家族势力,我和弟弟从小就受欺凌,我们姐弟俩只能相依为命。从小看着娘那样,我就发誓,我一定会和弟弟出人头地。我亦讨厌跟女人去争男人,所以谁跟我争,我就会让她输得凄惨,更何况是你这么嚣张艳丽的女人,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可是我生下的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他姓莫。”


(五)尾声

战火弥漫的年代,就算是繁华如千城,也会遭遇沦陷。

敌人攻进来后,千城内的有钱人家全部收拾金银细软逃到海外,杨胜览是,莫岳之亦是。他带着家人逃走,包括莫常九,但是没有带走林雪玫,任由她自生自灭。

茫茫人海中,林雪玫竟遇见了许易为,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报社记者,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他没有娶妻,他还爱着她。

“让我照顾你,保护你好不好?”

这个时候的林雪玫已经彻底死心了,许易为却一点也不介意,他在战乱中娶了她。对于林雪玫来说,一方面是报恩,另一方面是负疚,她洗尽铅华。可是就在生活重新燃起一点希望的时候,许易为却因为报导了不该报导的新闻,惨遭敌人杀害。

林雪玫失去了依靠,又什么都不会。终于在战争平息下来后,靠乞讨为生。

她一直没走,守着这座城市,她想杨胜览,想孩子,她的心中存着遗憾。

就算生活再苦,她也没有放弃过。相反,她穿得再邋遢,每天也总会用清水将脸洗干净,如果有一天杨胜览回来了,他一定不会忘了她的容颜。如果有一天还能再见到常九,她也要让她的儿子记住她最美的样子。

后来林雪玫听说他们一家全都回来了,可是杨胜览和莫岳之都相继去世了,只剩下上官晓玲。莫常九要娶外交官的女儿了,在金色饭店。

林雪玫已经老得行动不便了,但她依旧想去看看她自己的孩子,就一眼。

常九,长久,了却她所有的哀愁,长相是否像他,眉眼依旧。


求留言!求点赞!我们会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