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老巴刹

大脑袋飒的咖啡馆儿 2019-01-11 04:01:10


新加坡老巴刹位置图


        老巴刹是新加坡的国家古迹,对于CBD上班的人来说,正八边形铜制结构并不吸引大家,相较于周边众多各色餐厅,这里是白领们的最后选择,原因很简单,这里没空调,食物对于本次人来讲也算不上好吃。

        因为是离公司最近的食阁,价格又便宜,我中午倒是时常来这打包一些吃的,久了,跟几家小店老板也混个脸熟。

        常去的一个摊位就是普通的炒菜,通常我比较喜欢主食配3个青菜。这是一家人,男主人负责炒菜、盛饭,大姐和女主人负责盛菜,二姐负责收钱。每次排队时,男主人就会笑着问:“今天又打包哦?” ;大姐盛菜时,还会不时推荐一些不常吃的;二姐算账很快,看一眼都有什么菜便迅速按动收银机。偶尔我卡中的余额不足,二姐也会说下次再付吧,上次少给了2毛钱,再去吃付款时,我还特意提醒,欠了2毛钱,二姐豪爽的一挥手,不要那么认真嘛。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每个人都长的比较富态,珠圆玉润的,看着特别协调。

        另外一个常去的是摊位是卖卤味的。跟北京的卤煮当然不一样,但是这是最接近北京卤煮的食物了。也是个夫妻店,两口子年纪不轻了,估计要60岁上下了。大爷负责切各种卤味,阿姨负责煮面条煮米粉片(这里叫粿汁)。我常买个一人套餐,卤肉、卤内脏、鸡蛋、豆腐之类的,还配上爽口的榨菜。有时,我会多要点这样、少要点那样,因为个性化需求总会给人家造成不便,我便会说一句,不好意思,麻烦了。大爷总是说,吃的开心最重要。即使排队的人很多,他也会哼着小曲,大刀有节凑的剁肉,浇上卤汁时,也总是像大厨一样动作优美。阿姨煮面就没什么表情,问好吃什么就煮什么,我觉得这个才很正常,天气本来就热,又在炉灶边煮面,热的要死,有好心情才怪。

        还有个中外友人都喜欢的类沙拉,叫“擂茶饭”。据说是福建菜系+马来菜系的结合品,但众多福建人民和马来人民表示并没吃过类似的玩意。正常的饭和各种菜之外,还有一盒汤汁,是茶叶和几种香料一起研磨成细细的粉末,用温水冲开,有种谜之香味。这里大多是年轻人在做工,有天晚上加班来买,刚好蒸饭没准备好,于是跟小妹多聊了几句。她说她从福建过来做工,有亲戚在这里,并不喜欢这份工作,暂时又找不到其他的好的工作,说太辛苦了。我尽量开导了几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过了一阵,小妹妹就没在这里工作了,希望她找到了好工作。其他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也基本面无表情,就是盛饭、收钱而已。

        最近新发现的摊位也不错,是卖绿面条加炭火烤鸡肉或铁板烤鱼烤牛肉,配上一些沙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刻不停的烤着,排队时能听到滋滋的烧烤声音,也能闻到特有的香味。外面摆盘的盛面的有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大爷。因为是烤的或铁板的,有时候味道不够重,需要自己加调料汁。年轻女人每次打包都会直接扣上饭盒的盖子,大爷呢,每次都先不盖,而是先收钱,给食客自己倒调料的时间。

        另外一个印象很深的摊主,也是位收钱的中年女人。她跟这里的人明显不一样,首先她站的很直,在这里工作半天,至少站3个小时,大多数人都会选个舒服的放松的姿势;收钱也不是像其他人那样低头,而是微微颔首,眼睛向下看,动作很快,但仍然透着一点优雅;另外,她总系着彩色的头巾,我印象中看到过蓝色的、橙色的,头发也一丝不苟,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清秀的眉眼。看到她,总忍不住会想,这大概是哪家落魄的小姐。

        除了以上,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摊位,以后再继续。因为每个工作日都会看到这个地标性建筑,有一半时间都吃这里的食物,久而久之,也有了一些感情。希望食物越来越好吃,那些摊位上的人们也都越来越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