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 | 天无绝人之路

野蛮旅行 2021-09-14 11:29:53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点击上方“野蛮旅行”马上关注

一个人去旅行

你尝试过吗

或许暂时还没有


但是我相信

人生总有一段路

是你独自走过的


那段独处的时光

你是否和我一样

也曾面临过绝望



2017年6月,我决定独自去登山,我想看看,一个人的旅行,到底能走多远?


为什么选择独行

1、主要原因:不想因为害怕而放弃尝试

2、时间安排:端午节前刚离职,时间充裕

3、风险评估:此行目的地的海拔高度只有1700多米,登顶线路也有明 显的行路轨迹,不至于会出现迷路的情况;其次,源于之前的登山经验,以及对常规户外知识的了解,所以自己还是很有信心。


为什么选择军峰山

1、个人情怀,我对江西的“山”情有独钟,在此之前已经爬了5座,剩下 还未被开发并且当下又有强烈意向想去尝试的只有军峰山。

2、地理位置,长沙距离南丰县只有550公里左右的路程,且两地之间有动车直达,交通的便利让我更加坚定此行目的地。



一、整装待出发


临行前半个月,趁着天气晴朗,我把背包重新清洗了一遍,有些贴身衣物也在出发前重新添置,这次我想以“新姿态”迎接全新的旅程。


临行前的一天,去超市购买水和干粮,但是考虑到不想过早背负太重,当时就只买了2瓶农夫山泉(2元/瓶),想着等到了南丰之后再买。


收拾好了一切,2015年5月26日下午16:22,我登上了开往南丰的动车,从长沙始发的时候,车上的满座率在90%以上,中途换乘几次之后,乘客明显减少许多,可能是大家都还没放假,所以整个车厢显得很空旷。 


其实每次背着包从长沙出发时,不管是在白天还是晚上,公交车上还是地铁里,我都是带着墨镜一个人静静的装X,即便如此,我依然能用旁光感受到来自周围的各种好奇眼神,我有时候就琢磨,他们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心里的潜台词到底是什么?


2017年5月26日晚上19:46,历经3个半小时,从长沙开往南丰的D2602次列车顺利到站。虽说不是第一次踏上陌生土地,但还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出站之后,本想坐个公交车去县城客运站,一看地图有那么远,公交车晃晃悠悠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会儿又还没有吃晚饭,索性叫个滴滴打车,结果半天都没人接单,只好问路边的摩的师傅:


“师傅,到县城客运站多少钱”

“20”

“15,可以的话现在就走”

师傅有点犹豫,我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这么晚了只有最后一趟动车了,你现在送我过去还能再跑一趟,也不亏“。

他可能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

其实我哪知道还有几趟,都是瞎掰的。


人生地不熟,一个人坐在陌生人的敞篷车上,半夜还在屁颠屁颠往城区赶,其实还是很刺激的,一点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毕竟一到晚上,我要不呲牙,能看清我的也没几个。不过换个角度想,我要不是男的,也未必有这豹子胆。


高铁站距离县城客运站大概有13公里的路程,道路两旁灯光昏暗,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其他车辆,好在15分钟后,安全到达指定地点。一下车我就懵X了,这TM是县城客运站???心里一下子就有点犯嘀咕了,第二天有没有车去丹坛村(山脚下的那个村)估计还是个问题。


虽然心里有些落差,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先安排住宿,就在车站正对面有家宾馆,70元一晚将就住下了。旁边正好有家吃炒菜的小餐馆,点份四季豆炒肉特么要18快!!!我擦,二师兄又涨价了???


吃完晚饭后,接着去打听关于次日乘车的事情,这不问还好,一问就出事,问过的每个人都说不知道。不过这也很正常,就像我是张家界人,别人问我去景区怎么走,我也不知道。我转念一想,干脆等明天问了车站工作人员后再做打算,当晚先休息好,其他的事情第二天再说。



二、致命的失误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已经到了7:30,其实确实有点晚了,早饭都没吃直接去车站询问乘车的事情,工作人员告知有车直达,但是每天就一趟公交车,还要等到下午才会发车。


我又得临时想办法,思考再三决定打车前去,一看时间,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又过去了,考虑到赶时间要紧,立马联系车,先是叫滴滴,又没人接单,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丹坛村多少钱“

”60“

”60?我上个月来的时候还不要这么多,算了“

”那你出多少“

我表现出一副死不着急的样子,其实生怕他拒绝

”还跟上次一样,50,多了不去“

司机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

”好吧,上车上车“

我一看他答应了,马上回房间把东西拿出来准备登车,临走时还在楼下买了一份豆浆外加两根油条,匆匆忙忙就上车出发了。


然而,我忘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从长沙出发时背包里只带了2瓶水,这下着急忙慌又忘了再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失误,差点让我有去无回!


在车上啃着油条喝着豆浆,跟司机一路聊到下车也没发现少买了水,要不怎么说有时候也挺缺心眼的,我还老是不信。不过,考虑到第二天回程的乘车问题,我留下了司机的电话。


从县城客运站到丹坛村全程近17公里,路面都是水泥路,所以只花了25分钟就到了山脚下的公交车终点站,而我下车的时候已经是9:10了。我心里很清楚,接下来我得跟时间赛跑了。


看着出租车离去,我特么第一次有种被抛弃的感觉。虽然知道时间比较赶,但是下车之后,我并不知道具体的进山口在哪里,顿时也是手足无措。


遇到这种无法辨识具体进山路线的时候,我首先去向当地的村民求助,但是问了几位之后,他们也不确定,一下子我就心慌了。然而,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救星”出现了,有个哥们儿正好骑着摩托车经过,我立马叫住了他:


“哥们儿,军峰山是这里吗?”

“是啊,你一个人来爬山?”

“对啊,但是我现在不知道具体怎么走”

“进山的地方不在这里,还要走很远,我正好上去,要不带你一段”

“好好好,那就太感谢了”

二话不说,我就上车了。


视频如下:



遇到这种意外惊喜的时候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在保证对方不会对我的人身安全产生威胁的前提下,我选择了相信他。其实我也是没办法,有时候选择信任一个陌生人并不需要太多理由,可能是真的需要帮助


与"救星"道别之后,我开始往上走,没过几步就看到了军峰山的进山指示牌,可能是当地村民或者以前的驴友做的标记。方向找对了,我正式进山。


万事开头难,刚进山的前两个小时一定会伴随大量的出汗,体能消耗也特别快,这样一来对水的需求就很旺盛,同时也是最容易放弃的阶段。


然而,直到我第一次补充水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随身只带了两瓶,如果继续前行,我将要面临的问题严重性不言而喻,此时留给我的选择只有两个:

1、选择下山,重新购买之后再折回

2、继续前行,边走边想办法


稍作思考后,我毅然选择了后者,对我来说,一旦选择下山再折回,中途的时间损耗是我无力承受的,继续前行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风险更大,但我愿意去冒一次险。


说实话,即便是天气晴朗,独自走在深林里,心头也会瘆的慌,不由自主的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此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时刻保持警惕,对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比任何时候敏感。但是在阴暗潮湿的森林里行走,还是会招来大量的蚊虫,那种嗡嗡作响的感觉简直就是要了我老命。


11:00左右我到达海拔890米处,在此停留了将近30分钟,这也是进山以来唯一一处有4G信号的地方,说来还真是巧,正当我拿出手机拍照的时候,接到了钟琦打过来的电话。


这些照片看似是其他人拍的,其实是自己依靠简易三脚架完成的,设置好延时时长或者利用便携式蓝牙远程控制,包括后面拍摄的所有个人照片都是如此。


休息过后继续向前赶路,30分钟后到达第一个重要地标--土地坛,我放下背包进去拜了一下,祈求保佑一路平安。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岔路口,登山途中遇到这种需要辨别方向的地标时,记住一个重要原则--走高不走低千万不要往两边走,因为那很有可能是其他下山的路线。



三、救命的水源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走之后,两瓶水已经消耗了整整一瓶,我急需找到新的水源。在炎炎烈日的炙烤下,如果不能及时获得水分的补充,我很难继续坚持下去。这个时候我要做的就是保持头脑冷静,然后仔细分析当下的实际情况:


1、以往爬过的所有山都是分布在南方地区,这次也不例外。南方多雨水,经过成百上千年的冲刷,森林里面早就形成了大小不一的沟壑,这样一来,水就有了相应的承载体。

2、一路上来道路两旁有一些被丢弃的食品袋、矿泉水瓶,还有指引路线的红丝带,这些大多都是以前的驴友留下的,所以只要运气够好,遇见他们之后自己的情况就能得到缓解。

一段时间后,我到达第二个重要地标--炼丹古寺。看到建筑的那一刻,只有一句话能形容当时的心情: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人类活动痕迹的地方,一定有水源。看到水龙头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想去确认是否有水,走进一看发现并没有,心情一下子就低到谷底,怎么办?只能先放下背包休息呗。


利用休息的间隙,我发现旁边有扇门,于是就琢磨着想进去看一下情况,但还是很心虚,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提高嗓门儿大声喊:"有人吗,有人吗",但是没得到任何回应。


等我走进去之后才发现正屋中间供奉着十来尊神像,具体叫什么我也对不上号,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着先跪拜,然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祈祷,嘴里还念叨:


"各位大神在上,小弟生平第一次到访,多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今儿一个人过来爬山,遇到一些麻烦,希望得到神灵的庇佑,我只希望此行一路平安,顺利登顶,小弟这厢给各位磕头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要是平日里去烧香拜佛估计都没这么实诚,现在回想,真是TM绝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可能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上苍,各位大神显灵了。拜完之后,我从侧门走了出来,无意识的往右边多走了几步,眼前的一幕让我顿时高兴的不知所措,只见一口很小的水井呈现在我眼前,水位不高,除了上面漂浮着的一层枯叶之外,水清澈的能看见井低。


欣喜之余,赶紧想办法取水。问题来了,水面距离井口有1米,怎样才能安全取到水?我先是四周寻找合适的取水工具,转了一圈后实在是没找到,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了--趴地上用手慢慢灌进去。


最关键的问题解决了,内心轻松了许多,至少我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此时我更加坚定的告诉自己,此行,必定成行。



四、重燃的希望


最重要的事情完成后,一个人顶着烈日,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行走在空荡无人的森林里,身边微风拂过,耳边虫鸣鸟叫。


双目不见车水马龙,双耳不闻世间喧嚣。阳光透过林间的空隙照在大地,些许光芒依附在绿叶之上,闪烁金光,行者穿行其间,过后叫人心生眷恋,这样的感觉,或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显得更加真切。


独自登山,不仅要面对来自体能的强大挑战,而且还要克服内心的恐惧。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自娱自乐变的尤为重要,要不然,这么艰辛的一段路,岂不是显得枯燥无趣。



人生就是如此,一辈子会遇到无数的困难和挫折,既要迎难而上,又要沿途欣赏。如若只顾低头往前,不顾抬头停留,人生岂不是很无趣,我们追求的有趣灵魂又从何而来呢?


到达迎客松的位置,我才算是彻底从深山老林走了出来,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两点,阳光正盛,失去了树林里枝繁叶茂的保护,整个人完全暴露在太阳底下,手臂被晒的火辣辣的疼,每走一步都觉得异常痛苦。


虽然太阳晒得厉害,但还是需要休息补充体力,毕竟体能消耗太严重,随便找个稍微平坦的地方休息片刻又得接着起身赶路,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能休息太长时间,因为光坐在地上都会消耗掉大量的水分,所以必须边走边休息。



五、绝望中冲刺


从来没有过哪次登山像这次一样深陷绝望,从来没有......


自打我进山后,全程再也没有遇见任何人,背着将近40斤重的背包在太阳底下一步一步往上挪了,活生生折腾了我两个多小时,整个人完全垮掉,筋疲力尽,连喝口水的力气都没有,极度痛苦,极度绝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整段冲顶的路全部都是石阶,路面很窄,旁边就是悬崖,走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稍不留神,基本上就挂那儿了。所以为了保证安全,我都是尽量靠内侧走,在身体严重透支的情况下还得用尽全力,一个小时后,我终于看到了希望。


这是通往山顶的最后一个陡坡,有将近70度的仰角,往上爬的时候真是要了我亲命,当时连骂它的力气都没了:你个扑街......


有时候我真是佩服古人的勤劳和智慧,在这么陡峭的地方还搭建起了这座石门。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就想:只要大爷我过了它,就算是解脱了。


2017年5月27日,上午9:10出发,下午16:30到达军峰山山顶,全程历时7小时20分钟。


视频如下:




登顶的那一刻,心里有一万句mmp想说,但是我已经彻底无力吐槽了,就让我放肆浪一会儿吧......



六、独自赏日落


登顶后稍作休息,第一件事找空地搭帐篷,然后寻找可饮用水源,因为我只剩半瓶水了,对于今晚和次日下山需要的摄入量来说,这点水连塞牙缝都不够。我心里很清楚,如果下山之前还没解决水的问题,那我距离地狱就更进一步了。


围绕山顶周围转了好几圈,倒是发现了水源,但那都是常年雨水积累形成的死水,苍蝇飞虫遍布,极其恶心。但是在那种关头,我也作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实在是走投无路,为了活命,那也得喝。


忙活完这些事,终于可以静静的欣赏日落了。这么刺激的经历实在是可遇不可求,我可不会因为这点糟心事扫了自己的兴。我自仰天长笑,管他命运作何


晚上七点半左右,我在帐篷里面听着音乐,突然听见外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虽然这种情况绝大多数是其他驴友,但还是引起了我的警惕。等声音慢慢靠近我后,更加能听清他们交谈的内容,突然,我有了重大发现--我特么没听懂他们说啥?!


后来我听他们的声音好像是去了山顶的建筑里面,于是我就走出帐篷,拿着手电筒走了进去,一看才发现他们是驴友,随便聊了几句得知他俩都是从抚州过来的,下午才进山,所以这么晚才到顶。此时我本可以寻求帮助,但是我没有开口,之后我就回到了帐篷,继续听歌。


晚上九点钟左右,我再次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是女声,根据说话的语气,第一直觉判断是年轻妹子,并且还有其他同伴,我立马起来去看是什么情况。三男两女,都是南丰县本地人,年龄跟我差不多,二十多岁,全部都是轻装上阵,每个人带着头灯,下午四点多开始进山,由于是轻装,只带了帐篷和睡袋,所以上来只花了四个多小时。


我之所以要出来看情况,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因为这一天下来消耗了巨大的能量,晚上在帐篷里面休息的时候口渴的厉害,把仅剩的半瓶水喝了,相当于我断水了。所以,这种时候,我必须出去寻求帮助,但是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后,我便没有开口问这个事了,因为我心里有了底,当时的判断如下:


1、他们一行5人上来,带了大量的水、饮料和其他干粮,实际上对于轻装上阵的人来说,这些食物完全超出了正常所需,并且到了山顶后他们主要喝的是养乐多和哇哈哈AD钙,水很少喝。跟几个男生聊了之后得知,他们都是没有户外重装登山经验的新手;


2、根据个人经验,第二天返回的时候他们也会尽量减轻下山时的重量,这样就可以尽早到达山脚,因此我判断他们在下撤时肯定还会留下一些多余的东西,而这些被留下的食物最大的可能就是水,因为水的重量比其他干粮重。


就这样,我放弃了第二次开口寻求帮助的机会,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七、艰难的回程


为了看第二天的日出和云海,当晚我把闹钟调在清晨5:30,一大早上起来后发现外面起雾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一直笼罩在雾里,完全看不到云海。


等我起来去拍照的时候,发现那帮年轻人早已下撤了,不过在他们当晚搭帐篷的地上,我惊喜的发现了4瓶怡宝水!!!其中有两瓶已经喝了一半,剩下两瓶完全没打开,我捡起来后先是看了瓶身的生产日期,是2017年5月份的,然后尝试拧开。当时真是极其兴奋,极其激动,绝处逢生的喜悦应该就是那样吧!事实也证明,我的判断没错。


我站在军峰山之巅,面对缓缓升起的朝阳,如同获得了“重生”。


收拾完装备,我准备原路下撤,临行前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万苦千辛来时路,再回首,我心依旧!


经过了四个多小时的折磨,我终于快到跟"救星"分别的地方了,一时兴奋便席地而躺,凉爽的微风扑面而来,真是满足至极。


正好这时已经有了4G网络,就跟覃冬冬在微信聊天,突然她说这么热的天小心有蛇,前一秒我还说怎么可能,点子哪有这么低,紧接着就听到我左侧的草丛里有点小动静,我下意识的立马起身,往旁边一看,一条黑色的蛇正往我休息的地方靠近,大概有成年人的四个大拇指粗,距离只有半米,吓的我一激灵,也不管累不累,赶紧往下跑。这特么绝对是此行最后怕的事情了。


2017年5月28日中午12:00左右,历经5个小时,我终于到达山脚下的丹坛村,那一刻我的身体严重脱水,累摊在一户农家的椅子上,休息了一个小时才缓过神来。


然后给出租车司机打电话,让他把我送到来时住的宾馆,但是他临时有事,就叫了他的朋友开车来接我。回到宾馆后才发现,脖子、手臂严重晒伤,那一刻啥都不想多说,休息一晚,次日滚回长沙。


2017年5月29日,上午10:26,我搭乘开往长沙的动车,离开了南丰。



未知的路,继往前行


这一路走来,说不上有多辛苦,庆幸心里很清楚,纵然尝尽酸甜苦辣,但我依然充满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生命的热爱,对旅行的执着!


人生就像一段旅行,大部分时间,我们需要独自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和麻烦,为此,我们努力奋斗,渴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有时候,我不仅想:


我们究竟应该给生命以时光

还是给时光以生命呢?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欢迎留言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