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愿你时常归来

泰山风物 2020-02-17 21:19:14


点击上方蓝字泰山风物直接关注

注重原创作品   *   宣传地方风物 

弘扬基层文化   *   共建美好家园






同学,愿你时常归来


陈杰


第一眼看见他,背着一个沉沉的旅行包,肥大的灰裤,长袖的衬衫面容憔悴,头发凌乱,疲倦,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是我们一九八八年初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他告诉我这次回来因为母亲病了,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


几个同学一起吃了个饭,三十年不见,再见如故,回忆往事,一幕幕就像昨天。


相聚的时间总是太短,我们再一次各自踏上归程。他当夜十二点的火车,第二天我打电话问他可否平安,他给我简述车上的故事。


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挨着座,小女孩困的磕头打滚,不时的把头歪倒在他肩上,接着又警惕的醒了。同学主动提出给她换了位置,以便她靠在窗户上睡,她一声“谢谢”没有。


换过位之后,去趟卫生间的功夫,对面的男人把脚搭在同学的座位上睡着了。见他睡得香,同学就站到过道里抽烟,两根抽完了,他还没醒,直到早晨五点,才把脚拿回去,我同学站了五个小时,他一声“谢谢”没说。


放下电话,我静静地想了许多。


那年世博会,我家三口坐火车去上海,没座位的乘客坐在冰凉的地上,有的躺在别人的座位底下,枕着自己的包袱,一夜睡得沉沉。在外奔波是多么艰辛!


我家门口刚开了一家餐馆,各种粥和咸菜免费,我见许多男女民工,只要两个馒头或两个花卷,就那样一碗一碗的喝粥,小心翼翼的撕着干粮放进嘴里,轻轻的嚼。他们的儿女可否知道,自己的学费来之多么不易?


一个初冬的黄昏,我骑自行车在环山路上,一个中年男人穿着带有斑斑石灰的茄克,赤脚趿拉着一双塑料拖鞋,匆匆的走在无尽头的大马路上,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方便袋。夕阳已经下山,只留一片红晕在远方,哪里是他的家?可有什么人在等待?


他们一定也有美好的青葱岁月,曾经一块幻想过未来的同学、挚友、爱人,可否也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想起他?     


我想起自己,在那个偏远的小镇,教完二十多个学生,冬天的夜黑的早,没有回城的车,一次搭上一个拉货的大车,一路上战战兢兢,和司机斗智斗勇,总算平安到家。


想起一天早晨,已经梳洗打扮完要去上班,被一对年轻的家长夫妻,轮番电话数落,我好言相劝,却不知不觉泪流满面。还要重新洗过,强颜欢笑去上班。


我们都曾有过不堪回首的过去,谁创业都不容易,谁的人生都不是一路坦途。只是日子太匆匆,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回忆来时的一路荆棘。也从来没想过认识的熟悉的人中,或在身边,或在遥远的城市,某个角落,也在为了生活而奔波。


回忆我们的初中,就像一个花团锦簇的摇篮,曾经摇荡着我们美妙的梦想和青春。我们在那里学习知识,学会自强自爱,我们一起崇尚未来,幻想美好,建立了世界上最纯洁的友谊。


后来我们各自离去,独自往前走,一个人走,汗水和泪水不知浸染透多少次衣衫。为了理想,我们忍看寒冷、污脏、恐惧,在顺境中前进,逆境中奋起。


而今,有的早早失去了至亲至爱,有的常年忍受病痛;有的好像事业有成,有的似乎潦倒半生;悲欢离合,成功失败,人生百味,我们已尝过大半。


当年,我们的父母年轻健壮,现在他们已逐渐老去;当年我们是少年,现在我们是青年的父母;当年我们白手起家,现在上有老下有小,肩头的责任沉甸甸。


欣慰的是,我们依然善良纯朴,依然保留着农村劳动人民的质朴。我们勤劳的工作,默默的在各自岗位上为社会、为家庭做着力所能及的贡献。


我们已经分别了太久,好像那么遥远,却又这么亲近,就像别离多年的兄妹。浓浓的同学情,温暖着我们的心灵,同学,愿你们时常归来。 


长按二维码关注!

记着在左下点个 转发亲朋就是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