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食记|饺子的轮回

非理界 2020-12-30 07:37:20



◎韭菜水饺 ◎



我们家不是北方人,所以饺子这种主食,是不会出现在平日的食谱里的。不过我老妈是那种会忽发奇想的主儿,在我小学那会儿的某些不特定的周末,她会忽然有包饺子的热情。家里备了面粉,还专门买了擀面杖。并且,在她的“淫威”之下,必然都是全家一起上。(话说,她常年迷恋那种‘一边干活一边聊天’的方式,很难不让我联想到电视里放的‘农村妇女们在河边一边挥着棍子敲打被单衣服一边大声说笑的场景。)


小家庭只有三口人,只有几岁的我也被逼着参与“包饺子”运动。


“擀饺子皮”是高难度的活儿,轮不到我上场,然而老爸老妈的水准也着实有限,大小不一、厚薄不均、不圆,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剁馅儿”也不容易,当时的我只知道那一大盆糊糊里有韭菜有肉,是爸妈在厨房里面“咚咚咚咚”了很长时间剁出来的,偶尔还会看到老妈用筷子蘸一点放在嘴里尝咸淡,那可是生的啊……年纪小小的我惊恐地躲得老远,生怕她让我也尝一口。







我全程参与并且做得颇为熟练的,就是“包饺子”这个环节了 —— 馅儿要放在中心位置,不能太满也不能太少,总面积大约占整张饺子皮的2/3;饺子上的褶子是一边固定不动、另一边一道道折过去形成的;饺子皮的边儿需要蘸水抹半圈,这样粘得紧,不会下水一煮就散开;摆放生饺子的托盘里要先撒上少量面粉,这样饺子们不会粘在托盘上。


这些都是老妈不知从哪儿听来又传授给我的技巧,虽然我一直记到了今天,但深深地怀疑她从未吸收到其中的精髓。我这个一板一眼的金牛女,严格地执行了她的要求,包的饺子每个都是漂亮的“小沙发”,可以稳稳地坐在托盘上,而老妈包的饺子却长得有些“随性”……


不记得是从九几年开始,“速冻水饺”这种东西就出现了。老妈从早到晚呆在学校为学生们高考冲刺服务,老爸更是忙得跟陀螺似的,连年三十都要下车间慰问倒班职工,速冻水饺自然而然地成为家中冰箱里的常备食品。


常常独自在家的我,练就了一手下速冻水饺的“技术”,没有面粉飞扬、手指酸痛,不会站得腰背僵硬,还有多种口味可选。于是,“包饺子”这件事就从我家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这两年刮起了复古风,大家纷纷开始在家手作。随手刷刷朋友圈,就能看到做蛋糕饼干的、做各菜系大餐的、做衣服包包的、做包子花卷的……包饺子倒很少出现,大概是因为太简单了吧。不过,我也就包水饺拿得出手。


为了顺应潮流,也为了在儿子面前扭转一下我“厨艺白痴”的形象,周末时分,我卷起袖子大张旗鼓地忙了起来。


饺子皮完全不会擀,我认怂地从菜场买了两斤现成的;将韭菜洗净切碎挤去水分后放入不锈钢盆,倒入黑毛猪肉末、姜末,撒了盐,又打了两个生鸡蛋进去,搅拌均匀。并且,和当年的妈妈一样,也尝了尝生饺子馅儿的咸淡。


到了包饺子的时候,我试着延续当年的“传统”,吆喝儿子来共同参与。


他过来围着桌子绕了一圈,认真地打量了一番饺子皮饺子馅儿后,一本正经地问,“我一定要包吗?可是我只想吃饺子,并不想学包饺子。”


这话,好有道理啊。我被噎住了,无力地挥挥手让他玩自己的去。的确,这世上这么多的事儿,不是每件都必须体验的。


我们是在一代又一代地轮回,却不只有轮回而已。




◎ 我的做法 ◎


1 / 买饺子皮

2 / 拌饺子馅儿

3 / 包饺子

4 / 煮开水下饺子

5 / 吃饺子




◍FINI'INFINI 

非 理 界


我说,我只想做喜欢的事、说真心的话。

我很认真,这世界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