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人的一天一个烧饼、一根油条走天下的人

仙居微生活 2019-08-07 01:49:20





【仙居人的一天】

挖掘仙居人平凡中的传奇,撰写传承中的经典。



第十二期
摄影指导:沈华锋    图文编辑:杨微微



烧饼、油条, 是仙居人最初去外地做早点生意的老两样。慢慢地,这支大军发展壮大,不再是简单的烧饼油条,而是发展成了丰富多样的早点。这支早点大军遍布全国很多城市的乡镇,社区,每每都是当地不可或缺的早餐主力军。



因为是从做烧饼油条开始的,现在还有很多人把做早点的这批人称为“做烧饼油条的人”。



这支来自仙居的早餐军团,在外也享有一定的声誉。从沿街叫卖,到路边摊,从农村到城市,过去的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仙居农村家庭靠自己的双手,在城市站稳脚跟,靠这个看似简单却十分辛苦的行业撑起一片不一样的天!



仙居人的一天



十二月的夜很黑、很冷


凌晨1点左右,周遭还是一片漆黑,安静极了。在宁波一个小镇的村子里,郑叔和胡阿姨这时已经起床了,整个村庄几乎就只有他们住的小平房里亮着灯,十分显眼。



郑叔起床后就开始点火生炉。郑叔熟练的掏着炉子,很快火星噼哩啪啦的飞舞着,在漆黑的夜里划开一道道光影。



郑叔在那盏100瓦的白炽灯下,不停地忙碌着,生好炉子,他还要烧豆浆,将烧好的豆浆搬到小炉子上保温,煮上茶叶蛋,还要烧“炊饭”...



炉子有三个,郑叔把烧红的木碳夹到做烧饼的炉子里,而煤饼分几个到煮豆浆的炉子里,剩下的炉子一会要用来炸油条...





仙居人的一天



生好炉子,郑叔和阿姨动作利落地把做早点的家伙什一一搬上三轮车,再拉到路边的摊子上,摆好。




就是这样一个简陋的路边摊,是郑叔一家一年收入的来源。别看这个小小的路边摊,却供应着附近村民和过路的上班族们每天必需的早餐。




大到蒸笼、豆将锅、整一蛇皮袋的柴火,几筐煤饼,小到锅碗瓢盆,纸巾等。由于东西多,虽然只几十步的路,却要来回好几趟,才能把所有用具一一整理好。






仙居人的一天



郑叔在摊上整理着,而此时,胡阿姨在小屋里做包子和馒头,天太冷,面团不能受冻和吹风,那样很容易皱皮,所以要先在屋里做好,摆进蒸笼,再拿到锅上蒸。






仙居人的一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外面虽是天寒地冻,一直只顾着忙碌,大冬天的,他们额头居然渗出了细细的汗珠,郑叔和胡阿姨却哪有时间理会这些,因为对他们来说,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仙居人的一天



凌晨4点左右,一些农民工已经来买早餐了。


此时,馒头也刚好出笼,热腾腾地冒着热气,烧饼也已经出了一炉子,豆浆也已经煮透。



对打工的人来说,吃上一口热热的实惠又扛饿的早餐,那是他们一上午干活地动力。刚出炉的烧饼夹着葱香,顾不得烫,就往嘴里送,再包根油条,那就是无比美味了。




仙居人的一天



天渐渐放白,人也越来越多了,上班的白领,上学的孩子,锻炼归来顺便为家人买早餐的老人...郑叔和胡阿姨有时忙得脚不沾地,像个陀螺一样在这个小小的摊里转,拿了油条,还有烧饼,再来个茶叶蛋,豆浆要甜的,打包...




一直到8点半后,人渐渐少了点,郑叔和胡阿姨才有空喘口气,虽然之前已吃过东西,但从1点到8点半,马不停歇地一翻活下来,早已是饥肠辘辘,这时才有时间喝口豆浆吃个烧饼或油条暖暖肚子。





仙居人的一天



这样的日子对郑叔和胡阿姨来说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在这个地方已经20多年了,胡阿姨和郑叔都炼就了一套自己的本领,就拿胡阿姨来说,闭着眼也能把油条面切得又快又整齐又均匀。




而这把切油条面的刀从他们做小吃以来就一直跟着他们,已经磨成了一把窄窄地小刀了,但胡阿姨舍不得扔,她说用习惯了,顺手了。一把用来切面的菜刀,却能磨成这样,这得切掉多少油条面啊!



周围的村民也都已经习惯到他们家买早点了,毕竟20多年如一日地在同一个地方做早点,恐怕在仙居也找不出几个了,郑叔是个特别憨厚的人,脸上总是带着憨憨地笑容,从不多言,他说地最多的一句话恐怕就是:豆浆要咸的还是甜的?



郑叔做的烧饼酥脆而且薄,还散发着葱和芝蔴的香味,用来包油条是最适合不过了。



贴烧饼时还要沾上水,才能牢牢贴在炉壁上。趁着稍有空闲,郑叔把冻得通红的双手放在炉上烤一会。




胡阿姨早就会熟练地说宁波话,时不时用宁波话和本地人交谈,还抽空逗逗小孩儿。她总是和村民们熟络地打招呼,忙地时候一边给这人拿早点,一边给这边收钱,心里还要计算那边早餐钱一共是多少....也有很多老顾客,吃完后就自己把钱放进去了。





仙居人的一天



早餐到此就差不多结束了,郑叔又忙着整理东西,早上搬出来的家伙什,这会又要一一搬回到住的地方。



就是这样,就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早点摊上,郑叔和胡阿姨已经不知不觉过了20多个春夏秋冬,他们的大女儿在这期间已经结婚生子,小儿子在这期间出生,现在在宁波一所技术学校学习汽修...多少个日夜,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个刮风下雨的日子,就算下雪也雷打不动地1点钟起床,再忙碌到9点半左右收摊,一天天地从不间断,直到过年.........





仙居人的一天



过年对于在外闯荡的仙居人来说,那是一年中最悠闲和快乐的时光了吧。长年围着围裙地他们,都没时间给自己买件新衣服,只有过年的时候,才给自己买身新衣服,才有时间去理发店理一个头发,好光光鲜鲜地回老家--仙居过年




然而过年对他们来说又是痛苦和忙碌的,一年不曾收拾地房子,要里里外外,角角落落的打扫一番,铺上新被褥,买上过年货,还要忙着会一年未见的亲朋好友...时间总是过地特别的快,正月初十到十五,又是他们走向天南地北的时候,和春运一样的大军又从老家出发,走向全国各个城市,一年的打拼又开始了.....




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过年了,郑叔一家也将带着一年收获和辛劳,风尘仆仆地回家过年,即便在仙居只能呆个十天半个月,但这一份浓浓的乡情不能变,也不能少......





仙居人的一天


在仙居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做早点对很多农村家庭来说,是一个成本低,风险低,回报快的营生,虽然也有很多人做早点买了房子,车子,然而,无论是赚多赚少,都少不了用这样的辛苦换来的。这群走南闯北的仙居人,就是用这样的双手,这样的勤劳和辛苦供子女们上学,给孩子们攒钱结婚...


编后感:

现在虽然早点基本上都搬到屋里了

也不用受风吹日晒了

但起早摸黑的日子还是一成不变的

但愿过年的喜乐能抹去他们一年的辛苦


——献给所有在外地打拼的仙居人


PS:“仙居人的一天”是仙居微生活推出的栏目,旨在讲述仙居平凡的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现在向全仙居征集稿件,也欢迎大家踊跃推荐身边的人!联系微信:171043521

广告宣传|活动策划|热点曝料|微信托管

电话:0576-87792101,微信:18767890002

↓↓↓ 点击"阅读原文" 【打听小道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