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飘香

WXSY海阔天空 2022-02-12 12:47:06


 红薯飘香

                    

文/立青 


       冬日的下午,太阳暖洋洋的,走在大街上,有一种悠闲、从容淡定的感觉。忽然远处飘来一阵阵烤红薯的甜香,女儿立即雀跃:“妈妈,妈妈,我要吃烤红薯!”一丝淡淡的亲切和甜蜜迎面扑来,啊!久违了,烤红薯。

 

       关于红薯的回忆要追溯到童年,那时候没什么零食吃,如果要有的话也就应数烤红薯了。冬日的傍晚,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大人们在炉上烧着水,边加炭边说聊些家务事,小孩们则将生红薯一个一个塞进炭灰里,等到香气飘出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都顾不上烫手和不卫生,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剥开皮大嚼起来,有些红薯还未全熟,中心部分还是生的,但我们依旧有滋有味地吃着,在那个年代里,也许这是我们最好吃的零食了,就象今天的孩子吃肯德基和麦当劳一样。同时,红薯又是一种水果,拿起来就能吃,又甜又脆。小时候,在河边的菜地里,父亲每年都会种上一些红薯。它不娇气,像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它不挑地块,即使在干旱的坡地也能踏踏实实地扎根生长。雨水多的时候,秧条发疯似地到处攀爬,父亲就会和我,及时掐掉一些蔓延的秧条,要不然就只长秧和叶,而顾不上长红薯了。母亲每每说起红薯总是赞不绝口,经历过物质匮乏的那代人,对红薯似乎都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激之情,红薯就是救命粮啊!它浑身是宝,新鲜的红薯叶可以在青黄不接的季节做菜吃,还可以做成红薯叶饼、红薯叶馒头,晒干的红薯叶和秧条则磨成粉当饲料。如今人们生活越来越富足了,朴实的红薯也摇身一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时尚食品,挤上了超市的柜台。每当我从摆满红薯食品的货柜前走过,都会不由自主地在那徘徊,回想起和红薯有关的往事。我尝试吃过很多种,却再也找不回童年那种感觉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和惆怅。

 


       最让我怀念的却是在外读书时吃的烤红薯,它烫平了我几多的思乡愁绪。那时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刚远离父母亲人,特别想家,学校的伙食不太好,下馆子又吃不起,于是我们经常三五成群地到学校门口不远的一个烤红薯摊去吃烤红薯。卖烤红薯的老头特慈善,经常让我们挑最大最大的。从我们学校到学院邮局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路,每每家中来了汇款单和包裹单时,只有到那里去取。于是,边吃着烤红薯,边聊天着赶路,长长的路也短了,心中充满了温暖和感激。回来的时候,依旧就着烤红薯,盘算着取来的钱该怎么花,想着晚上可能买的好菜,想家的思绪就慢慢地淡了,心情也逐渐欢愉起来。

 


       然而,就让我感动的莫过于谈恋爱时吃的烤红薯。那时,我和爱人工资都很低,出来散步时没什么零食吃,吃得最多的就是烤红薯,因为烤红薯既经济又实惠。那时候矿区还没有什么烤红薯的,只有一个老头,摆的地方也不固定,有时在老自由市场,有时在小学门口,但只要烤红薯的香味飘来,我们总能知道他在哪里。在烤红薯的香味中,那些个飘雨的春季,那些个飞雪的冬日就这样过来了。记得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晚上,所有的小摊都收摊了,包括那个烤红薯的老大爷。我们跺着脚,哈着手,满大街的转悠,最后才在金家的一所农舍里找到一个正烤着红薯的老大娘,热呼呼的烤红薯暖着我们的心,老大娘说:“吃吧,不要钱。”炉火红红的,映着屋外白茫茫的雪,我们的心贴的更近了。

   

       今天,当烤红薯的香味一阵阵入鼻时,那回忆的甜蜜和温馨竟使我有些按捺不住,我和女儿急切地向烤红薯的方向奔去……           

   


       作者简介笔名:立青,原名陈靖,在寂寂的红尘中,听静默花开的声音。江铜传媒专栏写手,自媒体“香落尘外”签约作者,在《有色金属》、《信江杂志》等多家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一百余篇,江西上饶作协会员。在《蕾鸣文学》、《香落尘外》等多家自媒体平台发表文章两百多篇。

       (图片来自网络)



涛兄敬您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