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首先应该会做一手好菜

周周的茶话会 2019-06-25 08:41:25



昨天在我们心理学同学群里聊天,群主Wendy说,天冷了,昨晚自己熬的一大锅羊蝎子汤,一会功夫被女儿吃得只剩下白萝卜,骨头都被啃光了,大赞在某网站买的羊蝎子非常的味美。

 

我脑子里立即有了个画面,一个孩子坐在热气腾腾的锅边,手里抓起大骨头棒子,津津有味的啃着,那种满足,应该不只是味蕾的,还有心里面的,一个有巧手,做得一手好饭的妈妈,应该是一个孩子童年里最大的福气。

 

妈妈的饭,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无论你走过多少路,离家有多远,胃里有各色美食填充,但时不时的,总觉得吃什么都似乎味如嚼蜡,无论去多高级的餐厅,都找不到能挑起你幸福的味觉阈值,其实,你是在寻找妈妈的味道。

 

我的儿子现在就读的是寄宿制学校,但我破例给他争取了走读的名额,不过一日三餐还是在学校里解决,我知道他们学校伙食不错,卫生情况也很好,偶尔还能吃到披萨烤肉以及西式点心,应该比我做的要丰富多了。

但有一次周五,我把他接回家后问他晚上是要吃馄饨还是外出吃面,他居然说:我想吃妈妈做的。我以为他特指我做的哪一道菜,结果他说:随便什么菜,只要是妈妈做的。

 

那顿晚饭是我和他一起做的,很简单的两个菜,一个蔬菜,一个炒蛋,他和我一样并不是肉食主义。洗菜和切菜都是他完成的,起了油锅,他在我的指导下,将菜倒入,再放盐煸炒,等熟透了就装盘,我则将碗筷准备好,配合的打他的下手。

 

那顿饭,他吃了一大碗,因为有两个人的参与,还有他自己的的进步和收获。知道炒蛋要先调味,知道青菜可以爆炒,也可以水煮再酌酱油。知道如何用刀会避免切到手。

 

他说这是妈妈教的,课堂上都学不到,我很欣慰。

 

我想起过去我钟爱面食,但一直认为制作面食无比繁琐,又对自己没有信心,因此就总去市场买现成的吃。但后来因一个朋友的启发,从此一头扎进面食制作一发不可收拾。

 

朋友小D,她有一双令我非常羡慕的小手,那双手非常精致灵巧,除了能做一手不错的女红,还非常擅长烹饪,尤其面食做得和店里卖的不相上下,她过去经常在QQ空间分享她做馒头和花卷的图片,我看了那整齐划一的成品,叹为观止。

 

还问她:你是有天赋吗?怎么可以做得和机器一样好看?实际上,味道也和外面的不差毫厘,而且因为用料新鲜,比外面卖的更加健康。

 

她回我一句:别信什么天赋,那都是在给懒惰找借口而已。我受了这句话的启发,立即买了一大袋面粉,开始照着她的程序,和面,发面,蒸了人生的第一锅馒头。

模样很难看,但至少发起来了,我把如同面疙瘩似的馒头给儿子尝一尝,他竟然也不嫌弃,一口气将一个吃完了,还说有一种说不出的香味。我至今不明白他说的香气来自哪里,但感激他能大口将馒头吃完,这是给我最大的鼓励。

 

从此,我们家的厨房,从早上六点开始就热闹起来了,我一边和面,一边看手机百度美食,天天换着花样给他们做早餐,大概有一年半,我家从来没在外面买过一次早饭,都是我精心准备的各种面食。由此,我还得到了另一个道理:女人只要不懒,都能将生活经营的有声有色

 

要论巧手,我仍不算。如果把女人划分等级,我只勉强够在中游翻腾,甚至都会偏下。因为比我过得精致又有品味的朋友太多了。

 

上周去市区看了正在患重感冒的Panny,她咳嗽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虽然接近恢复期,但前一夜仍有过几次剧烈咳嗽,导致整晚睡眠都欠佳。但我过去以后,她仍兴致勃勃的拉着我去逛生鲜超市,采购炖汤的牛骨,还有其他新鲜的蔬菜。

 


我是个在吃方面比较图简单的人,只要自家做的,素一点,简单一些我都能接受。但她是对生活非常认真的人,只要能做,就不将就。于是那顿饭,在她的一丝不苟之下,菜色非常丰盛,我破例吃下了一大碗米饭,孩子们也在吃过糖之后还吃完了大半碗饭。

 

不仅如此,因为那天是平安夜,细心的她还提前定购了圣诞蛋糕,因此我们大家在饭后,又有了非常香浓却不甜腻的甜品,从嘴里到心里,都异常的幸福和满足。

 

吃完饭后,我们到她的阳光房内休息聊天,我一进去就被满屋子的绿色植物吸引住了,外面的树木大多掉光了叶子,野草也已经在北风肆虐下泛黄了,但她家的多肉植物还那么嫩嫩的,一颗都没用被冻僵,几盆绿萝都健康的活着,一颗幸福树还那么郁郁葱葱,叶子如春天般的鲜绿,只是个头不停往上冒,很快要够到房顶的高度了。

 

地上还有一小盆金鱼,几条鱼静静的飘在水上,好像安然的进入了冬眠季。就这么几个平方的阳光房,经她的倒饬,动静相得益彰,像个微型的世外桃源。

Panny一直过得不错,她非常热爱生活,因此善于在折腾里去打造美好,你无论何时去她家,厕所地上看不到一根头发,厨房里不会发现一丝油腻,书本都归置在了架子上,茶几上不会出现多余的垃圾。就是那么井然有序,又精致美观,这是我一直追求和向往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类型的女人,但在我心里,无非两种,就是热爱生活的,以及什么都无所谓的。

 

前者能将青葱都切得根根整齐,抹布常年白净如新,靠近她的生活,总有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和舒服,而后者凡事无所谓的态度,总让你觉得她的生活好像更像拼凑,脚踩西瓜皮,过到哪里算哪里,她不相信生活可以凭借自己过得很好,而任由自己得过且过,毫无追求。

 

她们会说:我小时候就不会啊?妈妈没教我啊?我天呐,你妈妈也没手把手教你生儿育女吧? 

其实做饭没有几个人是天生就做的好的。就如同电视剧“金婚”里的文丽,她从小虽家境不是很富裕,但也算知识分子家庭出生,因此也曾是十足的娇小姐,从小油烟不粘手,衣服都没洗过几件,完全是过日子的门外汉。

 

刚结婚的时候,她娇气任性,无比矫情,上个厕所都要让老公陪。可后来有了孩子以后,被现实生拉硬拽般的,她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家里不仅布置洁净整齐,还练就了一手的好厨艺,我认为这绝不是被生活俘虏的结果,而是人生最美好的升华。


女人,一定要进得了厨房,闻得了烟火,做得了一手好饭菜。且不说外面的美食光是外表华丽,实则调味过多,而且食材让人堪忧。有位哲人曾说,厨房才是一个家庭的灵魂因为这里不仅酝酿美食,还生产幸福的味道,这味道是每个家庭独一无二的名片,在一位既是妻子,又是母亲的用心操持下,一家人为了这顿饭,总是迫不及待,多远都竞相赶回来。

 

因为,他们知道,由女人从厨房里制造的幸福,是在外面怎么都买不到的。